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藏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的困境与宗教资源的有效利用探析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刘曙光 [字体: ]

藏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的困境与宗教资源的有效利用探析

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地处甘南藏区腹地,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与宗教氛围构成了它独具特色的民族氛围。其办学的定位,“政治可靠”“民族团结”仍然是首当其冲的。因此作为承担全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任务的教师,倍感压力巨大,在实际教学实践中,教学效果的不大理想,又时时困扰着任课教师们,藏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工作之所以艰巨与复杂,根本原因在于对藏区思想政治理论课规律的特殊性的探索与认识不足所造成的。藏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如何入“心”(心灵),化“行”(行动),是我们的课堂教学实践追求的最基本的目标。作为该校承担全校思政公共理论的教师,通过自己的教学实践和调查研究,梳理出民族高校思政理论课中的几点“困境”,以及对如何摆脱困境的一点看法。
  一、藏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的困境主要凸显以下几方面的矛盾
  (一)传统思想政治理论教学方法与藏族同胞心理特征的矛盾。
  甘肃民族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专职教师41人,其中思政类专业毕业的教师33人,思政类藏族教师仅有1人,承担着全校41个班其中18个班的纯藏族学生的公共思政课教学和6个班的藏汉双语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班的教学。(注:数据来至于甘肃民族师范学院教务系统内部网站,本次调查主要涉及藏语类与藏汉双语教学班,其他普通汉语班的藏族学生没有包括在内,时间主要是2015-2016学年度的课程安排情况)从课程安排情况来看,由于思政专业教师缺乏,不得不借用其他系非思政专业课任老师担任思政理论课教学。其他科任老师任藏汉双语类班级的课程有2位,3个教学班(6个行政班,由于大班授课,两个行政班合一个教学班) ,占总课程班级的2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藏族类教师严重不足,其他民族教师占绝大多数,并且绝大多数是来之非藏区本地的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教师。他们所学的教育理论主要还是以汉族的心理特点为研究对象。因此,思想政治教育教学的方法主要还是按照汉族学生的性格特点,在走访非藏族思政课教师时,很多对于上藏族思政理论课感到惧怕,大多只是完成任务,具体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从老师点名的出勤率来说,藏族学生到课率普遍比较低;主要依靠老师上课点名强制来维持到课率。从走访调查的情况来看,藏族学生听不懂,不感兴趣,是主要原因。由此看来,由于非藏族老师不懂藏语再加上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民族习惯和民族心理的隔阂,导致了师生之间的课堂交流成了问题,老师只是在课堂上满堂灌的讲,学生在下边睡意朦胧,不知所云。即使我们有时用现代化的手段——多媒体教学,但由于我们的课件上的内容都是来之于其他地方的例子,好像和他们丝毫没有关系。

由此以来,我们的思政课教师即使满腹经纶,每遇给藏族班上课,有种浑身力气无用武之地的感觉,而藏族学生面对老师的滔滔不绝,却一脸无奈,如坐针毡。
  (二)教学内容与宗教环境的矛盾。
  根据教社政厅[1998]1号文件《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普通高等学校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和思想品德课(公共课)教材建设及管理问题的通知》精神:“高等学校‘两课’的全国通用教材,仍限于由教育部直接组织编写、审定的示范性教材和由教育部经过评审后向全国推荐的教材。”现在我们使用的是由教育部推荐的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该系列教材的使用“为我们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坚持毛浙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重要思想,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十八大精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意义尤为重要。
  然而,在我们的思政理论课教学当中,为了所谓的“政治立场正确”,教条的宣讲教材的内容,不能“因地制宜”的去结合学生的宗教环境去讲解,由于教材编写主要考虑的是全国的大学生,所以少数民族地区的宗教因素考虑的较少,所以容易使藏区学生感到有点“空”。
  另外,我们的教材的内容与当地的宗教文化与习俗容易产生一些不协调的地方,容易造成藏族学生的逆反心理。①我们的教材过于宣传唯物主义可能和藏族大学生的宗教心理产生抵触,从而使思想政治课陷入举步维艰,藏区学生从小就就接受宗教教育,是有神论者。而我们的教材对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阶级对立的划分,无疑对他们是一种心理上的挑战。②使用的思想政治公共课教材,由于受传统影响,对于敌我的阶级斗争方面宣传过度,当然这里主要是要记住我们党的血泪斗争史,而对于藏族宗教——佛教文化传统主要以积德行善、仁慈友爱反对人与人的之间的争斗也形成了冲突。 并且,这种斗争思想很容易被藏区别有用心的分裂势力利用,从而挑起民族矛盾。③我们的历史宣传主要反映中华民族在以中原汉族地区为中心的斗争历史,作为边远藏区斗争的历史未免被边缘化了。藏族的民族认同感难以从汉藏之间的血肉联系中得以体现。④爱国主义教育没有把藏区大好河山的宣传,作为重点,没有有效利用藏区的革命传统中的有效成分。
  (三)汉语教学语言与藏语语境的矛盾。
  单一的汉语文字对从小生活在藏区的学生特别是一些汉语基础不太好的纯藏族学生来说很难阅读和理解,这为这部分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留下空挡。在甘南藏区大部分藏族学生特别是藏族集中居住区学生,他们从小所受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汉语底子比较薄弱,所以对全国统一使用的高教教材理解起来困难重重。
  虽然我们在藏区实行了多年的藏汉“双语”教学,简单的对话他们还大致能听懂,但对一些稍微一些深的词句,还是有点困难,汉语教师课堂上如何用通俗的语句让藏族同学完全听懂仍是个难题。甚至,藏族学生有时对不明白的问题就不知道如何交流,所以师生上课时很难形成有效的互动;也就难免教师上课仅仅为了完成教学任务,教学质量自然无法保证。
  (四)教学手段单一与时代发展的矛盾。
  课堂教学仍是当前思想政治理论课的主阵地,即使有了“多媒体”的运用,对于网络的充分利用远远不够,当前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效果比过程更重要,藏族学生利用网络获得的信息早以超过我们的想象。而我们还停留在向课堂“五十”分钟要质量的阶段。而学生的思想随时随地都在变化,而我们的老师从不关注这些,只顾自得在讲。
  当前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没有去挖掘学生的真正需求,了解学生的思想倾向,不能解决学生生活与思想中的实际问题,学生也就失去了对课堂教学的兴趣,认为那只是一套“假,大,空”的理论。这也是高校学生更重视专业理论课,不重视思政课的主要原因。另外,“教条主义”,“形式主义”与“满堂灌”的教学方法最终让思政课教学离学生越来越远。
  综上所述,教学内容不接地气,教学方式守旧落后,教学语言难于沟通,教学思想不能与时俱进,使我们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举步维艰,而藏区特殊的宗教环境与政治气候又使我们思想政治理论课老师使命特殊,压力重重,如果我们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最后诉诸于学校行政管理人员对学生事后惩罚或者甚至搬出校规或国家法律给予开除或拘留,不能化为学生事前的自觉行动,这不能不反映出我们思想政治教育理论课的失败。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统一战线 宗教工作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