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系统危机理论视域下的资本主义危机新形式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舒建华 [字体: ]

系统危机理论视域下的资本主义危机新形式

在马克思那里,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危机产生于经济层面,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和危机,也正是这种根本性危机最终将导致资本主义灭亡,走向社会主义社会。然而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当代,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也做出一些新的调整。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辩护者看来,资本主义经济结构性危机迟迟没有爆发,资本主义灭亡趋势迟迟没有显现,相反,当代一些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政治手段的纠正,部分地弥补了经济上的危机,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危机理论似乎过时了。新马克思主义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既力图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出发,又试图结合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新情况,回归国家和政治理论,重新审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重新阐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危机理论,奥菲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奥菲结合系统论的模型,认为资本主义社会主要由三个子系统构成:经济子系统、政治子系统以及规范子系统。以交换关系为基础的经济子系统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但是经济子系统的运转需要政治子系统和规范子系统的辅助,并且由于经济子系统存在着自我瘫痪的趋势,需要政治子系统和规范子系统的修复和维持,所以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但是这两个侧翼子系统尤其是政治子系统的介入又会威胁到经济子系统安全,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将危机导入到政治子系统中,经济子系统的危机转化继而为政治子系统层面上的危机,这正是现代资本主义面临的主要尴尬症状。就如葛兰西在《狱中札记》所说:“危机正好出现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一方面,年暮之人已行将就木,另一方面,新生代却迟迟不能降生。在这一间隙,各种各样的、病态的征兆大量涌现。”[1]奥菲认为,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危机仍然占据着首要地位,但是危机的形式已经逐渐转移为危机管理的危机,即政治子系统的介入对经济子系统造成的威胁以及政治管理自身存在的局限性和危机,也就是政治层面上的危机。
  一、资本主义的系统危机理论
  奥菲将危机的概念区分为两种:一种是“偶发危机概念”,即将危机当作发生在系统边界之外的偶发性事件,但是奥菲认为这种危机概念不能很好地描述社会系统的危机趋势和倾向,导致危机的事件被当作外在于系统的偶然性力量,而不是内在于系统的特质;因此他提出“过程性危机概念”,这种危机概念涵括了系统本身存在的不可预知的危机结果,危机是与系统联系在一起的过程。因此,“危机可以被定义为这样一种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系统的结构受到怀疑。”[2]45资本主义社会系统危机就是一种过程性的危机,其危机趋势伴随着其生长和发展过程。但是在这种过程性危机概念中,我们难以确定危机发生的具体机制,因为危机的爆发总是经过长时期的累进过程之后,是各种因素的堆积,不像偶发性危机概念往往能在偶发性事件中找到其产生机制。在奥菲看来,商品形式的实现、交换关系的普遍成立是资本主义社会成立的基本单位,而从过程性危机来说,资本主義社会的危机首先表现为交换关系的自我否定,即资本经济自我矛盾的瘫痪过程,其次在于经济子系统与其他子系统之间边界的重叠,即规范子系统和政治子系统对经济子系统的组织原则的干预或替代。
  资本主义社会是建立在交换关系之上的,但是这种交换关系不足以构成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组织结构,这种作为基础的交换关系本身就需要其他力量来组织、规范和维持。“一个以交换关系所组织起来的社会,根本不可能单纯通过交换关系而得到组织,它还需要‘侧翼子系统’:即使在一个完全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系统中,个人也必须在规范结构中被社会化,而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交往准则也必须得到统治权力的认可。”[2]47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社会就主要由三个子系统组成:首先是经济子系统,是以交换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基本系统;其次是规范子系统,主要发挥意识形态规范功能;再次是政治子系统,即国家权力系统。三者之间是相互关联、相互依赖的:经济子系统依赖于政治子系统的干预来维持其稳定和发展,政治子系统又从经济子系统那里获取财政支撑;政治子系统通过满足社会期望和需求稳固规范子系统,规范子系统通过意识形态等功能加强政治子系统的合法性。经济子系统受到规范子系统和政治子系统的作用和影响,但是后两个侧翼子系统从属于经济子系统,资本主义经济子系统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和核心原则。一旦资本主义经济子系统的核心支配地位受到挑战和威胁,资本主义社会就会陷于危机之中。在正常情况下,规范子系统和政治子系统就是要维护资本主义经济子系统的核心支配地位,维持资本主义社会秩序。
  侧翼子系统与经济子系统之间的从属关系可以分为积极从属与消极从属。[2]47积极从属是侧翼子系统的建构方式被经济子系统所决定,积极创造条件服务于经济子系统,使侧翼子系统的功能与经济子系统的要求相一致。在积极从属的关系中,规范子系统与政治子系统产生于经济系统,同时又能为经济系统的发展提供有利条件。消极从属则是指规范子系统与政治子系统已经不能为经济子系统创造条件支持其发展,不能积极促使交换关系的实现,充其量只能划清界限,对交换领域进行保护,避免重叠和干预。相对而言,侧翼子系统的积极从属是一种理想状态,这种关系的实现也往往需要较高的社会条件,而消极从属则无论对于侧翼子系统还是经济子系统来说都是被动的,因此,侧翼子系统的重叠和干预往往是非常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尤其是经济子系统无法修正和调整自身的时候,规范子系统和政治子系统的干预就成了资本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趋势。在积极从属关系中,规范子系统和政治子系统维护和补充了经济子系统功能,但是在消极从属关系中,两个侧翼子系统无法为经济子系统提供积极的帮助。进一步说,如果消极从属的条件也消失了,侧翼子系统势必对经济子系统进行干预,系统之间就会出现重叠,经济子系统就需要防止其他两个子系统的干预可能对经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济系统本身造成的威胁。因此,在奥菲看来,“如果经济系统与其他两个系统之间的边界划分出现困难的话,我们可以认为,社会过程将具有危机倾向”[2]48,即社会系统危机。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资本主义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