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教学型教授”能否推动职称评定改革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教学型教授”能否推动职称评定改革

“教学型教授”“教学型副教授”,这是安徽财经大学最近设立的工作岗位。教授分出类型,是为了更好地调动教师们的积极性,提高教学水平。安徽财经大学决定试行新的教师职称评定方案,拿出小部分职称指标授予符合“教学型教授”和“教学型副教授”标准的教师。那么,什么样的教师才够得上“教学型”的教授或副教授呢?该校提供的标准是“在教学上获得公认好评”“得到教学督导老师多次表扬”以及“最受学生欢迎”等。
  据报道,此方案出台之后,既受到了该校师生的欢迎,也得到了相关方面的认可。当地教育部门相关人士表示,此举开了省内高校职称评定先河,值得借鉴,而媒体亦以“破冰”论定意义。
  事实上,就全国范围而言,安徽财经大学此举并非首开先例。此前,武汉大学就设立过“教学型教授”岗位,旨在为教学业绩突出的教师评聘教授职称创造公平环境;同济大学则通过设置“专业建设责任教授”岗位,实现“教学型教授”享受与“科研型教授”同样的待遇;天津师范大学也曾在职称评定中单列指标,评选“教学型教授”。而在这些措施实行前后,相关讨论更是时有所见,比如北大教改之时,有论者就建议设立教学型教授、副教授岗位,以便改革循序渐进、顺利推行;又如,上海交通大学教师晏才宏教学出色却只以“讲师”终其一生的悲情遭遇,引发过关于教学、科研与职称晋升的大讨论。这些先期的尝试和讨论,实际上构成了此次安徽财经大学职称评定改革的大背景。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
  近年来,高校的职称评定制度颇受诟病,诸如评审标准过于僵化、行政主导色彩过浓、教学与科研比例失衡等,都是舆论剑锋所指之处。这些弊病,经过多年的累积,形成了彼此牵扯、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讲课再好也评不上教授”的情况,只是其中的一个现象。现下的职称评定虽然包括了论文或著作、研究项目以及教学成果等几方面的标准,但学术研究成果的数量要求显然占了压倒性优势,由此写论文、出专著、搞项目几乎成了晋级的不二选择;而跟着这个指挥棒,教师自然也就埋头于数量指标,轻视教学实践。硬性指标的指挥和教师的偏向,两个方面互为强化,就易形成“教授不教书、教书的难评教授”的现象。“教学型教授”的出现,在制度之内单辟了一条路径,有利于解决科研与教学失衡的毛病,有利于高校人才的选拔和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也有利于各个高校根据自身的特点形成各自的办学特色。安徽财经大学的尝试,又为这种改革提供了一个样本。
  当然,总体来看,“教学型教授”只是高校整个职称评定制度改革的一个“小手术”,只是稍稍缓解了高校职称评定标准过于单一和僵化的趋势,要想让教授安心在一线给大学生上课,还要从根本上重建职称评定制度。而且,即使是这样的“小手术”,也还有种种争议,比如教授的根本职责到底是“科研”还是“教学”。但不管如何,尝试总是好的,各种各样的试验终究会为更合理的改革提供经验
  陈建新:高校教学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即使是建设世界一流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首要任务也是培养出高素质人才。世界一流大学的首要标准,就是大学应该成为培养和造就高素质创造型人才的摇篮,不断培养出具有优秀的思想政治素质,具有国际视野、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全面发展的人才,其中相当一部分应成为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领域的领导人。因此,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追求卓越”的人才培养目标,高度重视教学工作,以高水平的教学保证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
  高等学校“重教学”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重教学”的过程已经将大学其他方面的工作包括其中,对其他工作有良好的带动作用。重教学的出发点是育人,搞好教学的最终检验标准是是否培养出合格人才。搞好教学必然注重科研,大学的科研毕竟与科研院所和企业的研发中心不同,在提倡科研为经济社会服务、与生产实际结合的同时,还要强调科研为教学服务。
  “重科研、轻教学”,脱离教学搞科研,那是为了科研而科研,争项目、争经费、争获奖,于培养人才无益,还搞坏了学术风气;联系教学搞科研,以教学带科研、以科研促教学,才能真正实现教学与科研的良性互动。
  “重教学”的过程有利于塑造良好的大学精神和教师的职业精神,扭转“高水平大学重科研,一般大学重创收”的不良现象。一个领导重视教学、教师严谨教学、学生积极向学的大学校园,一位甘于清贫、耐得住寂寞,时时以“学高为师、德高为范”勉励自己搞好教学的教师,不会给物欲横流、追名逐利、浮躁钻营的不良风气任何可乘之隙。
  笔者一直认为,“教学型教授”是我国现阶段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自相矛盾的概念,它是现行大学体制、校园文化和社会风气孕育的“怪胎”。教授教授,本来就是一个教学授业的过程。不上讲台,不教学生,何以成其为教授?不搞教学、只搞科研的人冠冕堂皇地当上教授,潜心于教学第一线、精于教学、培养出大量优秀人才的还必须加上“教学型”才勉强成为教授,这本来就是很滑稽的事情。热爱教学、专心教学、教学有法、教学业绩突出,才是评聘教授的首要条件。“科学研究与学术水平”等其他方面的“硬件”必须与育人和教学成绩相关,它既然是“教学的活水源头”,就应该在教学过程中充分展现,体现在教学业绩中。
  笔者绝没有轻视科研、鄙薄科研的意思,那些在科研中作出成绩,解决了科学技术难题、为人类科学文明作出贡献的学者是很值得崇敬的。笔者只是呼吁大学要回归本位,教授要名副其实,不能再容忍教授不教、学生厌学的现象存在下去、蔓延开来。
  吴平:让擅长教学的人乐于教学
  武汉大学教授
  也许有人认为“教学型教授”放弃了对教师科研业绩的要求,而如果教师不做科研,教学一定搞不好。其实“教学型教授”的评审并不排斥教师从事科研工作,尽管对申报人的科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职称评审职改动态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