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文化是一种规则,艺术是一个例外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何萧 [字体: ]

文化是一种规则,艺术是一个例外

何为现代性?这是我们的线索。
  “中国当代艺术家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重新审视收藏中的系统。也给予了我们一个深入窥视艺术史的机会。这中间最重要的一点,是它让我们避免简单化收藏相似的东西。”贝尔纳·布利斯特纳(Bernard Blisténe)说。
  贝尔纳·布利斯特纳是蓬皮杜现代艺术美术馆(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de Centre Pompidou)的负责人,他今年61岁,人很儒雅。在此之前,他曾任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展人,担任过马赛博物馆的馆长(现为该馆的遗产总负责人)。不仅如此,20年来,贝尔纳·布利斯特纳还一直担任卢浮宫学院当代艺术的教授。
  我在北京见到这位老先生,他是作为第十届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艺术家奖评选的评委会成员来到中国的。布利斯特纳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做评委。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已经走到了第19个年头,今年的大奖最终选择了三位艺术家,分别是:年度最佳艺术家曹斐、年度最佳年轻艺术家何翔宇和杰出贡献奖徐冰。评委会认为,他们的艺术真实展现了德勒兹意义上的“图像教育”,这在今日的视觉艺术领域是欠缺的。
  近来,作为现代艺术圣地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与中国的互动颇多。一个月前,“蓬皮杜现代艺术大师展”在上海开幕,成为圈内圈外的热门话题。贝尔纳·布利斯特纳表示,他们还决定邀请中国策展人,在蓬皮杜建立一个中国当代艺术的资源中心。但对于“中国艺术”这个定义,布利斯特纳却另有说法,称它为“俗套的概念”,是需要抗争的。
  “‘中国艺术’这4个字本身并不意味着任何东西。我们确实在与‘国家化标签’进行抗争。简单的国家化是一种危险的退步。我更喜欢说,发生在中国的个人经验和发生在世界各地,或者是国际化的个人经验之间的区别。”布利斯特纳说,“一定程度上,‘国际化’这个词,这个观念本身,是被市场发明的词,本身是一个危险的退步。我们需要谨慎,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个体和个体性上。”
  收藏艺术家的个人作品,是激发个体体验的直观方式。“收藏不仅是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的综合体,而是一个工具。它能激活艺术的意义。收藏的标准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如何拷问艺术史本身的意义。”
  当我们思考艺术史的意义时,不可避免地延伸出另外一个更本质的问题,即:艺术本身的意义是什么?而展示艺术品的美术馆,又该如何通过藏品来回答这一问题?
  “我们希望,收藏能够成为一个整体性的模型。”贝尔纳·布利斯特纳说。这样的收藏如何建立?三个关键词:它是历史的、复杂的,也是主观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艺术家奖评选的评委中,有来自中国的,也有来自国际的。在对于艺术家和作品的评判上,他们有否表现出不同的理解?
  贝尔纳·布利斯特纳:我不能说这中间存在必然的不同。当然我们与中国评委是有差异的,我们来自西方文明,对于中国艺术作品的阐述会不一样。中国评委对于这些艺术家作品的理解,有一个植根文化的背景,这是我们不具备的。但我认为,年轻的艺术家非常全球化,他们处在这样的情境里,其影响有好有坏,好处在于,他们会在艺术形式上更丰富,不好之处在于,这会影响他们探索的新方式,影响到他们的特性。全球化会带来相似性,但特性才是艺术至为重要的,不是全球化。
  三联生活周刊:你如何看待全球化之于现代艺术?就像你说的,这中间既有积极的部分,也有消极的影响。
  贝尔纳·布利斯特纳:一个问题是,现代艺术就是全球化的,全球化就是现代化艺术。现代艺术是全球化的反映,全球化是现代化的一部分,不能将两者分开来。它们属于同一个过程。危险在于,建立所谓的标准艺术。这像一个陷阱。最好的艺术——是处理(我不想说对抗)这种危险。这种艺术站立在自己的根基上,同时处理举世皆然的问题。但是记住,现在做一个艺术家,是非常危险的,比任何时候都危险。因为你每天要接收太多的信息、图像、消息和规则,你需要自控,要以个体的经验,去面对普通世界。这不仅是艺术家的问题,也是所有人的问题。现代化本身成为一种艺术。蓬皮杜现代艺术美术馆负责人贝尔纳·布利斯特纳
  三联生活周刊:在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了许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在挑选中国艺术家——或者说非西方艺术家的作品时,是怎样的标准?
  贝尔纳·布利斯特纳:首先,我们不希望有一种标准的艺术。我们寻找不同的艺术家,收藏各种作品,不拘一格。我们希望那些作品,是与历史发生关系,可以进入相关历史语境之中的。每个博物馆都有自己的历史,有时藏品是一种混合。
  回顾一下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中国艺术收藏,你会发现,有许多上世纪初的作品。许多中国艺术家在此时来到法国,他们中一些人在法国待了很长时间,进入了法国当时的现代化运动。这些艺术家也属于我们的文化根基,在我们的收藏范畴。
  20世纪30年代,艺术与文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收藏了许多此时在巴黎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他们既属于你们的文化,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又属于我们的文化。并且他们站在西方主流旁观者的角度上,没有那么融入。到了20世纪90年代,许多中国艺术家变得世界知名。我们试图收藏一些处理自身文化特性的艺术家作品。我们关注此时的中国艺术家如何表达现代性,许多是宏大问题,比如全球化。而今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艺术家,都是一方面保持自身的独特性,同时又与某个领域有着不可分割的文化联系。这些艺术家,是我们希望建立联系的。
  三联生活周刊:关于艺术家的社会角色,一定程度上,现代艺术家越来越多地扮演知识分子的角色,他们所做的事是提出问题。
  贝尔纳·布利斯特纳:在某些文化里——比如你们的文化,有着非常深刻的知识分子特色。你们的每一个姿势,每一件事情,都包含着高度的文化寓意。如果要评论中国文化,我感到它与知识分子密不可分。你不能在看到艺术的时候,不想到中国文化本身,它是如此知识分子化的一种文化。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艺术论文艺术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