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穿越700年,中国最古老的户外音乐节有多“躁”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辉 [字体: ]

穿越700年,中国最古老的户外音乐节有多“躁”

  音乐、草坪、美食、啤酒,还有文艺青年的海魂衫、金属党甩动的长发……每到假日,到户外音乐节上“躁起来”,已经成为广大文艺群众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但是,你以为户外音乐节是外国人发明的吗?恐怕没多少人知道,700年以前,中国就已经有户外音乐节了!而且,这个音乐节年年举办,一直持续到今天。这,就是马街书会。 河南平顶山宝丰县郊,有个马街村。每年农历正月十三,河南各地以及安徽、河北、山东、湖北、陕西、四川等省成百上千的民间艺人,都会负鼓携琴汇聚于此,以天作幕以地为台,在田野中纵情狂歌。方圆数百里的民众,携家带口呼朋唤友,来赴这一年一度的盛会。 
  这场完全由民间自发的“音乐节”,更像是艺人和观众的默契约定,700年来只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兵打到宝丰时中断过一年。当然,700年也只是有文字记载可考的历史。据马街广严寺及火神庙碑记载,这个古刹大会起于元代,盛于明、清。也就是说,马街书会真正的历史(在有文字记载之前),也许还要悠久得多。 
  早在十来年前,我就看到过一篇關于马街书会的帖子,不禁拍案惊呼,“这不就是中国的伍德斯托克嘛!(目前世界上最著名的系列性摇滚音乐节)”心驰神往,怎奈总是难得闲暇。今年终于抽出时间,亲身体验了马街书会! 
  第一天,我可能来到了一个假的马街书会 
  跟迷笛、草莓不一样,网上可查不到那么多马街书会的攻略指南。费了好大劲,才在“平顶山在线”搜到今年的日程安排。寥寥几十字:“正月十一至十三,第十二届宝丰马街书会优秀曲艺节目展演、第五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曲艺展演等,在马街书会会场进行。”  既然没法提前做详细功课,那就去了再说吧!北京与平顶山之间没有高铁,和朋友老阎买了夜发朝至的软卧票。正月十二上午,我们下了火车。先到宝丰县城找宾馆把行李放下,打听着坐上了开往马街的公交车。 
  一下车,就看见不少充气拱门和横幅,都是“××企业祝马街书会圆满成功”之类。更显眼的是一个“马街书会艺人定点接待指南”的告示牌,标明了联系人和电话。原来,马街书会为所有来到这里的艺人提供免费食宿,艺人只要找到接待点,就能安顿下来。 
  11点,天空下着小雨。走在通往会场的路上,不禁心潮澎湃。期盼多年的马街书会,终于近在眼前了!哪承想,我可能来到了一个假的马街书会…… 
  到了会场,一座3层楼高的纪念碑首先映入眼帘。东汉说唱俑下,“中国曲艺之乡”显示着这里的地位。然而,演出在哪儿呢?除了星罗棋布的食品摊,根本不见艺人的影子。 
  忽然,远远听见有胡琴的声音。循声而去,见一片麦田当中,孤零零搭着一座戏台,挂着“河南省宝丰县豫剧团”的横幅。雨湿地滑,走在麦地上更是一步一崴泥。好不容易挪到近前,只听见几声喇叭——散戏了!别人都往外走,就剩下我茫然四顾。这就没了?“下午两点半,有大书擂台赛!”一位观众告诉我。这时候,放羊的来到了我身边…… 
  还有3个小时!鞋袜早已被冷水浸透,脚冻得冰凉。等还是不等?老阎选择直接回了宾馆,我却琢磨要是这么回去,这一趟不就白来了么?可是,漫漫3个小时,去哪里度过呢? 
  先到火神庙看看。麦田边的这座火神庙,就是上文提到碑文中记录了马街书会起源的古庙。据说,在同治二年(1863年),曾经计算过一次到会的艺人人数。艺人们来到火神庙进香钱,香案前放一口大斗,每人只许进一文,事后点数共有两串七。也就是说,那年到会的艺人有2700名。眼前的火神庙显然近年修缮过,香火也挺旺盛。但小庙不大,要在这里等待3个小时并不现实,转身往马街村里走走吧。 
  本想寻找一家饭馆吃口热乎的,暖暖和和地等待下午到来。然而,所见均是四面漏风的小吃摊,连个屋顶都没有。随便买了个夹饼,就把午饭解决了。好在也有收获——误打误撞间,撞到了艺人接待点。 
  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门口挂着“宝丰县李天一河南坠子传习所”的牌匾。不时有艺人在这里进进出出,一打听,这个不大的院子里住了几十位从各地而来的艺人。艺人们大都刚吃过午饭,正在午休。听说我来之前没多会儿,大家都在分头“彩排”,可惜我晚了一步,没能赶上。 
  终于挨过了漫长的3个小时!纪念碑下,“马街书会首届优秀长篇大书擂台赛”终于开始了。河南电视台梨园频道现场直播,显示了比赛的“高大上”。赛制挺有意思,攻擂者在台上演出,擂主则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如果攻擂成功,座位易主,否则那位擂主接着坐下去。 
  这天下午,一共有3位演员。两场河南坠子书,一场山东琴书。平心而论,3场演出质量还可以。但是!说好的漫天遍野上千档曲艺同时演出呢?说好的比迷笛草莓摩登天空都牛呢?这么多年的期盼,居然就只看到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这个!跺着被雨水浸透的鞋子,我欲哭无泪。“什么玩意儿?马上回北京!”我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第二天,真是大开眼界! 
  幸亏遇见贵人,拦住没让我回去。不然,不但白遭了这场罪,真正的壮观盛况也要擦肩错过。  回到宾馆,老阎告诉我,经朋友介绍,一位当地朋友老潘可以为我们妥善安排。这位老兄,居然就是马街书会组委会的成员。他在宝丰文化系统工作,还是一位作家,已经出版了十几部小说,都是讲述当地的历史故事。 
  老潘对我们讲,正月十三才是马街书会的正日子。只有这一天,才最热闹。原来,不怪人家场面冷清,是我们来早了……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声学论文音乐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