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从西方古典音乐角度谈沈从文的文学创作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陈曦泽 [字体: ]

从西方古典音乐角度谈沈从文的文学创作

一 沈从文的音乐情结
  沈从文的音乐爱好和他的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他生活在美丽的湘西小城凤凰。由于从小就调皮好动,喜欢逃学到外面玩,因此接触大自然的机会也多,对于大自然的一切音响都会产生兴趣,“蝙蝠的声音,一只黄牛当屠户把刀剸进它喉中时叹息的声音,藏在田塍土穴中大黄喉蛇的鸣声,黑暗中鱼在水面拨刺的微声,全因到耳边时分量不同,我也记得那么清清楚楚。”(《从文自传》)
  一个天生对声响敏感的人自然对优美的旋律有浓厚的兴趣,在黄永玉的回忆录里,记叙了沈从文五十多岁时,还会用树叶放在舌头上学鸟叫,并且很有层次,有单独叫、两只画眉打架叫、画眉求偶叫。除了画眉,还会学杜鹃、布谷、黄鹂、喜鹊的叫声,这些小孩的玩意,想来沈从文很小时候就掌握了。
  沈从文对音乐的喜爱和他的家乡风俗也有很大关系,湘西自古属于楚地,这里在古代就有用音乐祭祀、驱邪的风俗,在屈原的《九歌》《招魂》中就有这方面的描写。由于湘西地处偏僻,这些古老的风俗一直延续下来,加上当地居民以土家族和苗族居多,这些少数民族都能够善舞,具有“说话就会唱歌,走路就会跳舞”的传统。在民族节日、男女相会时都善于用歌声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生长于斯的沈从文从小就受到民族音乐的熏陶,自然具有较深的音乐修养。
  沈从文接受到西方音乐主要还是因为与夫人张兆和的结合,张兆和出生于合肥富商家庭,她的父亲思想开明,不但结交了蔡元培这样的文化人,还出资办学,培养出著名的张家四姐妹: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和张充和。张兆和的父亲和姐妹们都是昆曲爱好者,除张兆和外,其余几个以及大姐夫顾传玠都是昆曲专家。而四姐妹之外的张家兄弟张定和、张宁和则迷恋西方古典音乐。张定和擅长小提琴和作曲,曾为话剧《棠棣之花》作曲,他的《湘累》《在昔犹豫让》《侬本枝头露》已经成为名曲而流传。张宁和后来留学法国学习指挥,曾经是中国交响乐的第一任指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不爱音乐都难。
  在抗战期间,沈从文和张充和家住在一起,张充和每天都会用电唱机播放昆曲和沈从文所说的“洋人的古典音乐”,后来张充和将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唱机和唱片都送给了沈从文,沈从文也从最初的“莫名其妙喜欢小提琴声音”发展到后来对西方古典音乐的喜爱。
  沈从文对音乐的喜爱除了深受岳父一家的影响之外,还与他的朋友马思聪、梁宗岱有关。他从马思聪那里学到一些关于作曲、指挥和乐器方面的音乐知识,从梁宗岱那里了解到一些音乐历史方面的知识。因此,尽管沈从文对于音乐理论不熟悉,对于音乐却是从心底喜爱。
  二 沈从文小说中的音乐文化
  在沈从文的小说中,音乐元素几乎遍布了他的每一篇小说,在小说叙事中,沈从文对于声音的描摹从大自然的鸟鸣、风声雨声雷声,到摇橹声,马蹄声,水流声,甚至连锅铲炒菜时撞击铁锅声都做了细致的描摹。这些声音的描写,充分突出了一个对声音敏感者的特征。
  除了对声音进行摹写之外,他的小说还引用了大量的民歌,这些引用一方面突出了民族地域特色,另一方面也深化了小说主题。
  在小说《雨后》中,七妹子唱的歌谣,“天上起云云重云,地上埋坟坟重坟。娇妹洗碗碗重碗,娇妹床上人重人。天上起云云起花,包谷地里种豆荚。豆荚缠坏包谷树,娇妹缠坏后生家。”“娇家门前一重坡,别人走少郎走多。铁打草鞋穿烂了,不是为你为那个?”这些歌谣质朴,表达的是直白的男女之间最淳朴的感情,这些歌谣用生活中常见到的景物做比兴,感情真挚、大胆泼辣,但这些露骨的表白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只有在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才有这样的人,也只有湘西的苗家妹子才有这样热辣的情怀。
  在《媚金,豹子与那羊》中,媚金和豹子唱的情歌是这样的:
  “红叶过冈是任那九秋八月的风,把我成为妇人的只有你。”
  “白脸族一切全属第一的女人,请你到黄村的宝石洞里去。天上大星子能互相望到时,那时我看见你你也能看见我。”
  “我的风,我就照你的意见行事。我但愿你的心如太阳光明不欺,我但愿你的热如太阳把我融化。莫让人笑凤凰族美男子无信,你要我做的事自己也莫忘记。”
  “放心,我心中的最大的神。豹子的美丽你眼睛曾为证明。豹子的信实有一切人作证。纵天空中到时落的雨是刀,我也将不避一切来到你身边与你亲嘴。”
  这些情歌,如果不在小说中,别人还以为这是莎士比亚说的十四行诗,充满着异国情调,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与世隔绝的自由王国。
  音乐文化表现最充分的小说应该是《边城》,小说中翠翠的母亲和父亲相爱是因为对歌。翠翠的外公在船头用小竹子做的双簧唢呐吹《娘送女》给翠翠听。翠翠闲来无事哼着“白鸡关出老虎咬人,不咬别人,团总的小姐派第一。……大姐戴副金簪子,二姐戴副银钏子,只有我三妹没得什么戴,耳朵上长年戴条豆芽菜。”
  天宝和傩送也是通过唱歌来向翠翠表达情义的。这里的求婚还有“走车路”“走马路”之说。走车路是找媒人前去女方家提亲,走马路是通过唱山歌向女孩直接求亲。这些民族情调正是通过音乐元素表达出来的。
  在小说中还有很多音乐元素的运用,像爷爷“哑哑”的竹管声,翠翠“独自低低地学羊叫”,“哑哑”和“低低”让人听到了这种声音,看到了一个害羞又调皮的小女孩。
  小说中的声音分为天籁和人籁两种,天籁声是翠翠和爷爷摆渡时水面上传来的大自然的声音,山中的风声、鸟叫声,水上的划桨声和爷爷吹竹唢呐的声音。人籁声是节日的唢呐声、鼓声、歌声和欢笑声,这些声音使小说充满了牧歌式的田园之美。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声学论文音乐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