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符号双轴”视域下当代新闻的“杂交叙述”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强 [字体: ]

“符号双轴”视域下当代新闻的“杂交叙述”

 在对人类表意实践进行解码的过程中,当代符号学显示出强大的理论阐释力。聚焦传播过程中符号表征与信息交流的传媒研究,与符号学具有天然的亲缘关系。当代符号学与传媒学的学科融合发展具有广阔前景。应用符号学原理探讨当代新闻叙述文本,是富有新意的理论探索。符号学的理论阐释,能够深化人们对当代新闻叙述以及新闻文化的认识,推进新闻符号学与新闻叙述学的理论建构。
  符号文本的双轴运作,主要指的是文本的符号选择与组合,它是文本建构的必然过程。考察符号文本的双轴关系及其运作,是探索文本深层构成以及文本风格的重要途径。“符号双轴”理论为考察当代新闻叙述实践提供了一个有益视角。当代媒体纪实叙述面临“泛虚构化”的危机,纪实与虚构混合的“杂交叙述”在新闻文本中大量出现。从“符号双轴”视域观察可以发现,这是作为“窄幅文化”的新闻趋向于“宽幅操作”的结果。这种新闻叙述的兴盛,一方面持续刷新新闻文本的样式,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新闻业边界的消解,因此值得深入研讨。
  一 “杂交叙述”与纪实叙述危机
  当代西方著名叙述学家玛丽-劳尔·瑞安(Marie-Laure Ryan)在《故事的变身》一书中专门论述了“虚构与非虚构杂交”这一问题。她认为这一现象在后现代主义语境中已经非常普遍:“在过去几十年,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的边界已屡遭侵犯,若非溅血之地,也是倾泻笔墨之所。随着作家们想出全新的方法来杂交这两种叙事模式,文学理论家们也开始思索,二者的分野是否在后现代文本性的新地理中仍然有用,或者,这条充满争议的边界是否最终也会走上柏林墙的命运。”[1](P1)虽然这种杂交叙述并非作者或读者哪一方的特权,但是数字媒介技术的发展让广大受众也加入到这一杂交叙述运动当中,进一步加剧了纪实文类的危机[2](P16-152)。
  瑞安坚持纪实与虚构分界的观念,将混淆纪实与虚构边界的思路称为“泛虚构性教条”。这种思路认为虚构与非虚构之间没有本质差异,虚构叙述无限膨胀,侵入了纪实叙述的专属领地。“新新闻主义”运动开启了新闻史上杂交叙述的序幕,并导致一种新文体的出现。关于这种文体的诸多称谓如“真实小说”、“非虚构小说”和“事实小说”等,彰显出文学虚构技巧与新闻纪实报道杂糅的特性。“新新闻主义”运动盛极而衰,已经走进历史深处,但是虚构侵犯纪实空间的实践却不绝于缕。虚构技法在纪实叙述中大量出现,真人秀等戏剧化的纪实叙述方兴未艾,让受众在面对真实与虚构的抉择时犹疑不决。后现代主义美学与数字媒介技术的化合,使得受众自由“盗猎”素材并加以拼贴,生产了大量“杂交叙述”文本。瑞安也将这种文本拼贴视为“泛虚构化”的重要表现:“玩弄虚构边界的另一种方法是,从两边借用元素,故意结合成一个异质性拼贴,其中的单个片段仍明晰可辨。……数字超文本由于能够链接任何类型的文件,對拼贴或连缀原则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1](P)这种杂交叙述的目的在于自我表达,它与传统新闻的宏大叙述截然不同。借用利奥塔(Jean Francois Lyotard)的描述,这种“大叙事”向“小叙事”的转变体现出现代性向后现代性的迁移。
  纪实与虚构的杂交,造成了大量处于中间状态的文本。按照符号学标出性理论,这些文本可以看作“中项”。“中项偏边”现象,或者中项的认同取向,决定其归属于纪实与虚构哪一个阵营。赵毅衡认为,“在虚构叙述与实在叙述的对立中,虚构叙述是标出项”,其原因在于作为杂交叙述的“中项”往往被归类为纪实,而不是虚构(P28)。在当代媒介文本中,杂交叙述文本都处于真实与虚构连续体的某一点,具体偏向于哪一极,要根据纪实与虚构的混合比例以及存在于受众与文本之间的“文类规约”来决定。受众认定的纪实文本,哪怕其采用戏剧化和娱乐化叙述方式,添油加醋、夸大其词,仍然会抱以宽容的态度。不过,面对来势汹汹的泛虚构化风潮,保持警醒和批判意识是必要的。虚构虽然被认定为标出项,但是也存在标出项翻转的可能(P2-29)。而在新历史主义以及解构主义者看来,虚构反而是非标出的。
  如赵毅衡指出的那样,纪实叙述与虚构叙述的分界依据,在于它们与外部现实世界的框架区隔差异:前者是一度区隔,后者是二度区隔。瑞安认为,因为非虚构文本指涉外部世界,因此需要通过“文本竞争”来验证真实性:“真正的虚构文本创造自己的世界,并构成该世界的唯一通达模式,而非虚构文本指涉的世界则构成许多文本的潜在目标,因为该世界具有文本外的存在。虚构文本对其指涉世界而言自动为真,但非虚构文本必须同描述同一世界的其他文本竞争才能确立真实性。”[1](P9)基于此,其实不必过分忧心泛虚构叙述。按照自由主义传媒理论,事实真相会在“观点的自由市场”(open market place of ideas)中胜出,而理性的受众会在参与竞争的文本叙述中分辨真伪。詹金斯在分析一档名为《每日秀》的诙谐时政新闻节目时也持有这一观点:“《每日秀》节目中的戏弄情节与采访现实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中的公众人物这两者交织混合在一起,它要求观众活跃而又机敏,以在事实和想象之间进行区别和转换。这样的节目为监测型公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训练场所。……这类节目是提出问题而不是提供答案。在这类节目中,新闻是通过对各式各样竞争报道的斟酌推敲发现的,而不是从权威信息来源那里所领悟到的东西。”[5](P2)在《每日秀》中,纪实与虚构叙述混杂在一起,在文本内部就构成了竞争关系。此外,对于新闻来说,围绕同一事件的叙述是开放的、多元的,可以同时容纳纪实、虚构以及二者混杂的多种类型。在文本竞争中,对于信息和娱乐的不同需求,会让受众做出不同的抉择。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新闻传播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相关文章       符号双轴  当代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