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从批评性语篇分析透视两则新闻报道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曹倩 [字体: ]

从批评性语篇分析透视两则新闻报道

批评性语篇分析主要研究语言、权力和意识形态三者之间的关系。本文简要介绍了批评性语篇分析的基本概念、原则和理论框架,并以系统功能语法为分析框架,从分类、及物性、情态等方面对两篇新闻报道进行对比性分析,试图揭示其不同的意识形态意义。
  批评性语篇分析(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是近年来新兴的批评语言学所采用的一种语篇分析方法,它以批评性与其他的语篇分析方法相区别,通过从语言的外部因素对语篇进行分析,试图揭示作者/说话人通过操纵语言对读者/受话人实施控制这一现象,并对这一控制过程的基本原理和作用机制进行阐述。Van Dijk(2001)指出:“批评性语篇分析是语篇分析的一种研究方法,它主要研究社会政治背景下社会权力的滥用、控制和不平等是如何通过文本与谈话而得以实施,再生产和抵制的。正是由于对不同政见的研究使批评性语篇分析明确其立场,那就是试图理解、解释和最终抵制社会不平等现象。”批评语言学家摈弃了传统语言学研究只注重从语言内部着手对语言现象做客观描写的研究方法,转而从语言的外部因素出发,将语言与其赖以存在的环境——人们密切关注的社会问题紧密联系起来,给予了批评性语篇分析以特殊视角,在这种分析方法的指引下,以往为人们长期忽视却颇具价值的问题得到了应有的关注。
  一、理论基础与研究方法
  批评语篇分析可追溯至法兰克福学派。法兰克福学派认为意识形态是指人们“理解世界,整理、归纳经验时所持有的总的观点和看法”,是人们面对现实社会时无法回避的中介。人们是在一种不自觉的无意识的状态下,将自己所持有的意识形态投射到自己的心理和行为当中去的。
  20世纪70年代末期,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一些学者接受了法兰克福学派的批评理论,并尝试将其应用于语言学研究,由此开创了批评语言学(Critical Linguistics)。批评语言学认为语言是人们的一种社会实践方式,在进行言语活动的同时人们必定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理解世界,整理、归纳经验时所持有的观点,即意识形态融入其中。批评语言学家的任务就是以批评分析为手段,将隐藏在语篇之中的意识形态意义得以暴露,引导人们建立起解读语篇的批评意识。
  在语言与思维的关系问题上,批评语言学吸收了美国人类学家E. Sapir与B. L. Whorf的假设,认为人们是通过本族语所规定的框架和模式去认识和把握外部世界的,语言给人们提供了一种交际手段,还给人们提供了一种观察和组织外部世界的方式。Fowler与Fairclough认为,以往的语言学注重探索语言及其运用的“什么”问题,而忽视“为什么”和“怎么样”的问题。批评语言学的目标就是要通过语篇分析来回答那些“为什么”和“怎么样”的问题。Wodak(1989)把这一目标分为三个步骤:(a)对语篇分析做批评性分析以解开某些社会过程的神秘面纱,使那些用以操纵、控制、歧视、蛊惑的手法暴露无遗;(b)尽可能细致地考察这些社会过程中的来龙去脉以便弄清现实社会为什么和如何会有这样的结构;(c)研究者与所有相关各方联合采取行动来改变这种现实。
  批评语言学注重研究语言、权力和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它将语言看作一个多功能的系统,因此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言学自然成了其主要的理论基础和方法来源。Halliday认为,语言有三个元功能,即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批评语言学家分析语篇时把各种语言形式和这些功能相联系,特别注意运用及物系统、语气、情态、转换、词语选择等分析工具。
  二、实例分析
  2010年11月23日朝韩炮击事件后,韩国和美国最大的通讯社——韩联社和美联社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美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韩双方对同一事件的立场及其背后意识形态的差异。
  (一)分类
  分类指用语言赋予外部世界以秩序。(Fowler,1979)语篇的分类系统通常反映了作者所报道事件的命名和描述,主要表现在词汇的不同选择上,新闻报道虽然力求客观公正,力求实事求是地反映还原事件的原貌,但由于它终究要服务于所代表的社会阶层,因而就无法摆脱相应的意识形态的控制。不同的语篇在词汇选择上的差异能充分体现不同报道者在同一事件上的不同观点和立场。
  在标题的词汇运用上,美联社《US condemns North Korean attack on South Korea》,只用“attack”一词来描述朝方的“炮击行为”,客观平实地报道了这一事件,并没有明显体现美国政府对该事件的态度。
  韩联社《White House condemns N. Korea’ s artillery attack》,用“artillery attack”这一短语进行了更详细地报道,这不仅仅是追求新闻报道本身的准确与详尽,而是试图通过提供更多的信息吸引读者的关注,进而说服读者接受己方立场。
  在正文中,韩联社报道中所使用的nuclear warheads;artillery shelling等短语,美联社中都使用了更为简略的词语nuclear weapons;shelling. 此外,韩联社报道中所使用的disclosure;long-suspected;revelation;traditional brinkmanship等词语都体现了韩国政府对朝鲜及其同盟国家的敌视态度。
  (二)情态
  情态能表现作者/说话人的“评价”或“态度”。(Fowler,1991)在英语中,除了情态动词、情态形容词和情态副词之外,人称代词、实义动词、时态和直/间接引语都可表达情态意义(Halliday)。直接引语是新闻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报道者常常引用当事人或权威人士的话语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从而间接地影响对这对新闻事件的看法。本文所选的两篇报道都充分地利用了直接引语的这种功能。美联社报道中的15个转述引语中,8个是直接引语,7个是间接引语;韩联社报道中的20个转述引语中,19个是直接引语,只有1个间接引语。仔细分析这些引语的消息来源,即报道者所引述话语的发出者,发现双方的消息来源上有许多重合之处,但仍然存在明显差别:美联社报道中的引语全部出自美国政府官员,报道的重点在放在美国在事件发生后的态度和采取的行动上,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则放在次要地位;韩联社报道中的引语虽然大部分来自美国政府官员,但同时也有来自联合国与其他国家的,报道的重点在于事件的严重性与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三)及物性
  及物性是一个语义系统,其作用是把人们在现实世界中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分成若干种“过程”(process),并指明与各种过程有关的“参与者”(participant)和“环境成分”(circumstantial element)。Halliday认为人类经验可分成六种过程,即物质过程、心理过程、关系过程、言语过程、行为過程和存在过程。而发话者选择哪种过程来表述是其思想倾向和意识形态的反映。
  对比这两篇报道中出现在主句谓语动词位置上的动词性短语,表达言语过程和物质过程的使用频率相差并不大。美联社报道中出现的34个动词性成分中,有13个物质过程和19个言语过程;韩联社报道中出现的45个动词性成分中,有12物质过程25个言语过程。但后者使用的心理过程明显高于后者,韩联社的报道中出现了8个心理过程,而美联社报道中只出现了2个心理过程。由此可以看出韩联社的报道更倾向于利用各方对该事件的态度向读者表明己方的立场。
  三、小结
  语言一旦被人们运用,必定要渗入作者/说话人的观点,语言绝不仅仅是人们的交际工具,在人们的交际过程中,语言与权力的关系以及语言对社会过程和个人生活的干预作用不容忽视。新闻报道作为大众传播媒介,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公正。通常情况下,读者很难意识到新闻报道背后隐藏的意识形态,批评性语篇分析无疑起到了揭秘的作用,通过对语篇的批评性分析有助于提高读者的批评性阅读能力,使读者认识到意识形态在语言中的投射。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新闻报道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