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读《民主的不满——美国在寻求一种公共哲学》有感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宇 [字体: ]

读《民主的不满——美国在寻求一种公共哲学》有感

在当下政治学界乃至思想界,要民主与自由的声音此起彼伏,关于民主与自由的讨论也日趋多元激烈,在民主已经成为“好东西”似已成为共识的时候,让我们静下心来,仔细阅读桑德尔的《民主的不满》,可谓炎热天下浇注的一盆凉水,发人深省。
  谈到民主与自由,美国就像一堵墙,又像一面镜子,让研究者无法绕过,还要对照自我。然而,灯下黑的状况古今中外都是一个模样,言必标榜民主自由的美国,其实自身也有很多虚火是我们看不到的,桑德尔洞若观火,他指出,当前美国社会的公共生活充斥着不满,主要归结为两点:“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来说,我们正在失去对统治我们生活力量的控制;从家庭到邻里到国家,我们周遭共同体的道德根基正在瓦解。”桑德尔把这两点担心,总结为“自治的丧失”和“共同体的侵蚀”。
  从上述桑德尔开宗明义的阐释中,我们似乎可以找到对当前我们国家相似问题的感应,特别是桑德尔所谓的道德根基的瓦解,纵观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成就且放置不谈,关于道德的滑坡有目共睹,全民皆愤,那是不是可以从桑德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尔这里汲取养分?
  一、对自由主义理论的反思
  美国的今天与我们的明天,是要学习的,还是要防止的,桑德尔的论述对我们非常有启示意义。自由主义理论与美国的现实结合得如此之紧密,应该是政治哲学的一种奇特现象,以致美国的很多政策都要从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汲取话语力量,在美国政治话语中,主要有三种主张:一是自由平等主义,即“想要福利国家更慷慨以及社会经济更平等的那些人的主张”;二是尊重个人权利和强调宽容的思想传统,主要是学理上的;三是自由至上主义者,但是他们都基于一个共识就是:“自由就在于人们选择他们价值与目标的能力。”
  毫无疑问,桑德尔是站在反对自由主义一面的,他强调的是共和主义理论。共和主义认为,自由取决于自治。共享共治需要一个完备的体系,它意味着公民就共和展开协商,并致力于塑造政治共同体的命运。他需要公民具备一定的条件,不仅需要公民具备选择自己目标的能力以及他们做同样事情的权利的尊重,而且还需要公民具备关于公共事务的知识、归属感、对集体的关心和对自己命运休戚相关的对共同体的道德担当。
  可见,成为共和主义所强调的国家的公民是有一定难度的,桑德尔用了一个概念形容,叫塑造性政治,即在公民中培养自治所需要的品质的政治。而自由主义由于强调人们只是作为自由且独立的自我个体,而不受人们未曾选择之道德或公民纽带的束缚,所以相对比较容易。但是,我们在看到桑德尔对于公民的论述,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却并不陌生,且容易找到认同的相似价值,因为,强调集体、责任、道德,这也是社会主义集体主义价值观的一种要求。更为重要的是,桑德尔在批评自由主义理论时指出,它难以处理存在美国社会中公共生活的无力感,也就是,它不能激发共同体感和自由所必需的公民参与。这里就涉及公共哲学与政治参与两个概念。
  二、自治、共和与美德
  桑德尔所强调的自治,按照笔者的理解,应该包含了政治参与的含义,而共和主义的内在要求,就是要激发公民有效有序有德的参与到公共生活之中。关于德行,是共和主义政治观的核心内涵,也是政治学的一个存在基础,即我们要什么样的政治,政治的目的是什么。人们对良善生活的追求,难道不是应有之意么。亚里士多德把政治的目标就定义为培养美德,城邦的最终目标就是公民的良善生活,社会生活的制度只是这一目标的工具。只有公民参与到政治中,城邦才能实现公民的本质,完成良善生活的最终目标。桑德尔借此提出了对自由主义强有力的驳斥,即“自由主义理想如果不能在最高人类善的名义下得到辩护,那么这些理想的道德基础在什么地方呢?”桑德尔针对功利主义(效用主义)、康德权利优先于善的观念进行了分析和批评。其中,桑德尔提出了他所赞赏的一个人物,即罗伯特·李,因为他代表了一种共和主义公民的品质,“作为能够反思自身处境的存在者,看清楚自己的生命处境并担当起来;自己深深卷入其中的特定生活对自己有所要求,而自己又意识到这种生活的特殊性,也就是说意识到存在更广阔的世界、另外的生活方式。这正是那些把他们自己想象为无负荷的自我的人所缺乏的品质,他们只为他们选择去承担的责任所约束。”桑德尔对他的表现不吝溢美之词,并与持有自由主义的人进行了对比,“自由主义的人的观念太稀薄了,以致无法说明我们通常所承认的、诸如团结的责任之类的道德和政治责任的全部范围。甚至无法支持现代福利国家对其公民所要求的并不苛刻的公共责任。”
  可见,桑德尔对于共和主义所强调的德行和善的品质倍加珍视,这也是他批评自由主义所持有的道德根基,而把持有自由主义理念的当今美国的政府形容为“程序共和国”——自由主义的方案要求政府在道德和宗教问题上保持中立,在政策及法律事务上不愿援引任何特定良善生活观念的基础上进行争论与决定。桑德尔批评说,“这不可能产生一种生机勃勃的民主生活所具有的道德能量。它会导致道德空虚,从而为狭隘的、不宽容的道德说教敞开了大门。而且它也未能培育公民共享自治所需要的那些品质。”更为重要的是,自由主义的程序共和国“不能维护它所承诺的自由,因为它不能维持自由所需要的那种政治共同体和公民参与。”
  在此,桑德尔再次强调了政治参与的重要性,这在后一章共和主义与自由主义关于界定自由中再次进行了论述,在共和主义观念对于自己的理解是,“我之所以是自由的,是因为我是一个掌握了自己命运的政治共同体的成员,并且参与了支配其事务的决策。”可见,参与是自治的表现形式。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西方哲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