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谈《法律的成长》中英国法学传统美国化的法律哲学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田冰 [字体: ]

谈《法律的成长》中英国法学传统美国化的法律哲学

我们所说的法律意味着什么,它如何产生?在产生之后,它又如何扩张或发展?找不到先例的法官会发现自己彷徨地站在十字路口,究竟什么原则能指导道路的选择呢?法官遵守的指导性力量是什么,采用的方法是什么,寻求的目的又是什么?在这一连串深刻的问号后面,是善于提问的卡多佐生花的妙笔,我们的思维旅程不禁启动,最纯粹的探索开始张开翅膀。卡多佐说:“变化与运动的秘密,就像在文字的最初记载中令古老的埃里亚人困惑不已一样,仍然在烦扰当代人类的思想。”如何摆脱发展和稳定这一悖论的困境,卡多佐通过《法律的成长》给我们展示了一片耕耘过的土地。
  一、卡多佐的成长和《法律的成长》
  本杰明·内森·卡多佐1879年5月24日出生,其家族属于纽约市显赫的犹太人社区,所以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但是这并未影响他的进取精神,从他大学时代以来的记录来看,本杰明学习一丝不苟,涉猎广泛。在本杰明走向辉煌的过程中,父亲带有污点的职业履历曾经给他带来影响,但作为法官,他把德行放在重要位置,并且依据深思熟虑的司法哲学断案,所以他的名声和口碑与他的父亲截然相反。在职业律师生涯的23年中,他凭借一流的技巧及与西班牙系犹太人社区的联系,赢得了广泛的关注和充沛的提升机会;在任纽约州法官的18年期间,他迅速享誉全国并且成为声望仅次于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的杰出法官,成为美国历史上公认的最伟大法官之一;作为理论家,他重塑了公法与私法中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许多领域的规则,他的司法意见书及著述典雅、雄辩,在美国法律的关键时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卡多佐的一生跨越了美国历史上一个发生了沧桑巨变的时期,出生时内战刚刚结束,去世时罗斯福新政接近尾声。
  1921年2月15日、16日、17日、18日卡多佐应邀在耶鲁大学做演讲,这一系列演讲文稿随后以《司法过程的性质》为题结集出版,产生巨大反响,该书被列为美国的法律名著。发表《司法过程的性质》之后,卡多佐又有两次重要的演讲,用以扩充、澄清《司法过程的性质》的论点。1923年12月,卡多佐回到耶鲁大学发表系列演讲,分三次讲完,主题仍是司法裁决。卡多佐将这一系列演讲命名为“法律的科学与哲学”,但在准备结集出版时,又认为这一名称过于狂妄,并不适合做书名,于是取名为《法律的成长》,这就是本书的由来。卡多佐谦虚而谨慎地评价本书是“对第一次系列演讲微弱的回应”,但这并不影响本书的价值,使其成为美国法学院学生入门的必读名篇,因为他对法哲学中的重要核心问题做了非常深入地、富有教益地探索。
  二、“方法的单一可能令我们撞到暗礁”
  “形式主义法学”作为20世纪西方法学的主要流派之一,是西方法律哲学领域的一种重要法学思想。形式主义法学认为,法官作为使用法律裁决纠纷的司法工作者,只能有选择适用法律的权力,而不能创造法律,否则将违背三权分立原则。但也有学者认为,形式主义法学不是独立的一个学派,而只是一种法学的研究方法,其核心主张就是坚信法律制度是一个封闭的逻辑自足的概念体系……法律对每一个案件都能提供唯一正确的判决[1],即仅仅通过形式推理便可以从法律规则中推导出正确判决。然而这种法哲学研究方法的弊端是忽视了其他的司法研究方法,这也是卡多佐试图批判的法律形式主义特点。
  卡多佐经久不衰的重要地位源于他的司法裁决方法。他指出:“我们必须学会运用工具、使用方法,而不是单个的运用……仅仅使用了一种方法而排斥另一种方法,往往将成为许多错误的源泉”[2]。本书中卡多佐运用他那令人惊叹的分析与修辞技巧,把判决方法的深层机理揭示给读者。在司法过程中可以适用的不止是一种方法,正如可以弹奏的也不只是一根琴弦。他认为,在目前的知识状态下,面对相互冲突的社会利益,法官如同立法者一样,将根据糅合多种因素的判断,来评价它们的相对价值。在本书中,卡多佐仍然沿用了他在《司法过程的性质》中对于判决方法的分类即逻辑的方法、历史的方法、习惯的方法和社会学方法。并且卡多佐认为这几种法律研究方法需要相互交替,结合使用,不存在一种方法凌驾于其他方法的情况,在一个具体案例中,哪一法律方法能使社会利益的价值得到体现,就接受这一法律方法。这些严谨的方法在卡多佐那里得到有机的结合,他的正义感以及从事法律工作的热情也使得实践这些方法的案例充满魅力。
  卡多佐认为,绝对没有现成的规则可以帮你胜任判决,因为任何案件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其各自的特殊性。判决方法的形成依赖于有效知识的积累以及基于这些知识而形成的下意识,或者说整合这些知识的哲学思维。“在法律中,就像在其他科学中一样,必须学习许多现成的知识。如果必须用法定货币支付旅费,它们就是我们口袋里必备的银币……我们大脑里浮现的,大多是下意识或者近乎下意识的东西。”
  当然,卡多佐作为法律方面的能工巧匠,其方法不仅仅局限于法律的适用方面。他善于处理语言与思想的关系,善于结合格言与比喻说服读者,这些技巧同样是他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同时深谙艺术与哲学的他,懂得如何让自己的意见表述得更加富有美感。虽然声名不及《司法过程的性质》,但是本书在方法的讨论与表述上仍然不失为一部经典之作。
  三、“发现和创造相辅相成”
  在本书中,卡多佐再一次强调了法官对于法律的成长的重要作用。19世纪末20世纪初,关于“法官造法”争论的核心问题是,法官是“发现”还是“创造”了法律。主张“发现法律”的人认为法官只是确认了已然存在于先例、惯例或永恒的“自然法”中的法律,持这一派观点的人否认了法官作为准立法者的角色;主张“法官造法”的人认为,法律绝不是现成的,它始终待定,法律不过是一种预期。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西方哲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