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的含义及其意义

来源:中国论文联盟  作者:申晓娜 [字体: ]
 【摘要】笛卡尔是近代哲学的先驱,是理性哲学的开启者。他的“我思故我在”的思想理论是笛卡尔哲学体系的奠基石,在近代哲学史开启了西方近代哲学而影响深远。所以增加对其的理解和把握对理解西方近代哲学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关键词】笛卡尔;我思故我在;普遍怀疑
  
  笛卡尔(1596—1650),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解析几何的创始人。笛卡尔是欧洲近代资产阶级哲学的奠基人之一,黑格尔称他为“现代哲学之父”。被称17世纪的欧洲哲学界和科学界最有影响的巨匠之一,被誉为“近代科学的始祖”。是西方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是理性主义和二元论的奠基人,与培根并称为近代哲学之父,在西方影响深远。
  在笛卡尔哲学体系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基础的一个命题就是“我思故我在”,也是近代哲学开启的标志,所以对这个命题含义的把握不仅对于笛卡尔思想的理解而且对于近代西方哲学的理解都有重要的意义。
  一、普遍怀疑是“我思故我在”命题的工具
  笛卡尔的普遍怀疑方法是为了解除经院哲学的盲目信仰主义与经验论以及法国的新怀疑论以及宗教信仰的合法性所构成的威胁,并提供知识的“确然性”基础而提出的,且普遍怀疑方法被笛卡尔当作了自己哲学的方法论基础。
  怀疑只是笛卡尔为确立理性认识论而采用的一种工具,他认为怀疑本身不是目的而只是一种手段,要通过普遍怀疑去寻找确定的、不可怀疑的东西。
  笛卡尔的普遍怀疑把“清楚分明”的理性确立为判定真理的唯一标准,认为任何东西“哪怕我在那些东西里找到一点点的可疑的东西就足以使我把它们全抛弃掉”。因此,笛卡尔首先对感觉进行了怀疑,他认为感觉是不可靠的,它是会随着环境其他因素的影响而改变的。然后怀疑的是年幼时所接受的东西。年幼时心智还不成熟,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对于我们所接触的一切只是被动的去接受,而不是凭自己的主观意愿去分析和判断,选择性的接受,所以年幼时所接受的东西是不可靠的。笛卡尔用自己怀疑的精神去怀疑一切,并试图找到真正不被怀疑的东西,最终他找到了。笛卡尔认为,虽然我们可以怀疑一切,但有一件东西我们不可以怀疑,那就是“我在怀疑”这件事,因而就为“我思故我在”思想奠定了基础。
  二、“我思故我在”思想的内容
  1、“我思故我在”的简单含义
  笛卡尔认为世界上一切知识都是不确定、令人怀疑的。笛卡尔提出普遍怀疑的原则,要求接受一项事实前必须达到清晰、明确的理解程度。他的方法是怀疑一切,但有一件事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我在怀疑”。因此简言之就是“我思故我在”即“我思想因而我存在”。其中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包含两部分内容:“我思”和“我在”。“我思”中的“我”不是指我的肉体,而是思维包括怀疑、意愿、情感、想象以及人能直接意识到的任何精神活力,是指一个思想的主体。他解释说:“严格地说,我只是一个思想的东西,也就是说,我只是一个心灵、一个理智或一个理性。”当我的身体不完全时,我依然可以思考,因而我的精神、灵魂是和肉体是完全不同、完全分离开来的。“我思”中的我是超越形体的我,因为我完全可以在没有形体时做一些活动,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思想。思想是“我”的一种本质属性,“我”只要一旦停止思想,自身也就不存在了。
  而“我思故我在”哲学真意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他认为理性本身含有自我批判和自我反思的含义,它是建立在自我意识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必须时时受到自我明证性的批判审视。
  2、经验哲学家对它的错误理解
  早在笛卡尔时期就有许多经验哲学家就对这个命题表示了否定的态度,正如英国的霍布斯说:“因为我认为:说我是在思维的,因而我是一个思维,或者说,我是有理智的,因而我是一个理智,这样的推理是不正确的。因为我也可以用同样的推理说:我是在散步,因而我是一个散步。”笛卡尔极力反对这种这种经验论意义上的理解模式并明确地指出它的错误之处:“‘从这里似乎应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一个在思维的东西是某种物体性的东西’,这就毫无道理,不合逻辑,甚至跟通常说话的方式相反的了。因为一切行为[用]的主体[体]当然是指实体说的(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是指物质,即形而上的物质说的);不过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是物体。”经验论错误之处在于:一是将“我思”等同于经验之中“我能够思考”,是一种生理上的特征和功能。二是将“我在”等同于经验之中的客观存在。而在笛卡尔看来,“我思故我在”的合法性并非在经验中的验证,而是理性之中的直观,而“怀疑一切”是天先地存在于人脑中的思维规定,而这种思维的先天存在是不需要任何形式上的证明的,因为它是在理性中直观得到的具有普遍性的真理。
  3、“我思故我在”的本意
  实际上“我思故我在”的本意是“我思故我是”。其中“我思”即是存在于人的头脑之中的“思维规定性”,“我思”是“我在”的前提。因此,只有真正把握了“我思”的内涵,才能真正地解开“我在”之谜。笛卡尔认为的“我思”指称人具有思维的先天认识能力,是存在于人们头脑之中的思维规定性。他将这些认识归结为存在于人们头脑之中的数量、位置、时间等等。笛卡尔要证明的是:人只能依靠这些先天就存在于人们头脑之中的思维规定才决定了“人之为人”。
  “我在”就是指“人的本质存在”。“I thing,therefore I am”中的am指是本体论意义上“是”或“本质”,而“I am”则是指人的“是”或人的“本质”,而不是经验哲学家眼中的客观存在。
  “故”说明了“我思”的第一性原则,而且也奠定了“我思”决定“我的本质存在”的逻辑顺序。所以从唯理论的解释原则出发,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要真实表达的是“我思故我是”。因此“我思故我在”要表达的内涵就是:人本质或本性就是人的头脑之中先天地存在着某些思维规定,“我存在着先天的认识形式,才决定了我的本质存在”。
  三、“我思故我在”的意义
  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理论中的“我在”是本质的存在。从西方哲学史上看,柏拉图将这个“存在”归结为“理念”,亚里士多德则视为事物的“形式”,因此,笛卡尔正是继承了西方哲学史本体论的思想,将这一精神内核加入了“我思故我在”的命题之后开启了近代哲学唯理论的先河。
  笛卡尔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外部世界、身体和其他事物,对事物的思考并不能证明我身体的存在性,即是人可以不依赖于肉体而对事物进行思考,即使肉体不存在了“我”依然可以思考。这种把思维和肉体分开来考虑的思想是他的身心二元论体系建立的基础,正是他对这种身心关系的思想最终确立了他的二元论的思想体系。而且他对身心分开思考的思想第一次在近代哲学意义划分了的思维与存在。
  “我思故我在”的思想使他在怀疑中确立自我,用“自我”的理性主义怀疑心外的一切,从而把认识提到了哲学研究的首位。对以后哲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同时奠定了他在哲学上举足轻重的地位。
  笛卡尔是近代理性主义哲学的开创者,他作为唯理论的开创者用“我思故我在”确立了思维对于存在的决定性原则,把人从宗教神学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促进理性的解放。笛卡尔第一个将人的理性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他看来,理性既是获得真理的知识的出发点,也是检验知识的真理性的标准。以笛卡尔为代表的法国思想家进一步将理性主义发扬光大,开启了“理性独立”的文化发展时代。
  在笛卡尔看来,我们唯一能够信赖的就是理性的证明,所以要只依理性去怀疑一切可怀疑的东西,笛卡尔所开启的近代西方哲学的知识化与理性化时代。一方面开拓了新的知识领域,扩大了人类生活的境界,甚至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物质生活世界;但是另一方面将理性和人类理性精神推到了极致,甚至达到了“理性崇拜”的地步。中国论文联盟wWw.LWlm.coM
  
  参考文献
  [1]成智荣.试论笛卡尔方法的演变及其意义[J].理论观察,2009,3(57).
  [2]尚新建.笛卡尔的“我思”与“人”[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6(1).
  [3]杨晓.笛卡尔的方法论反思及其在哲学中的应用[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2006,10(5).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lwlm.com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西方哲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论文联盟卢老师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