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人物:作为写作的一种终极之典型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阎连科 [字体: ]

人物:作为写作的一种终极之典型

无聊的统计
  在《发现小说》那本文学理论随笔中,我总结过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初的伟大作家中,以人物名和与人物相关的事物与寓意命名(或被我们翻译命名)的小说之多,可谓一道文学的风光与趣像:《巨人传》《堂吉诃德》《浮士德》《弃儿汤姆·琼斯史》《鲁滨逊漂流记》《少年维特之烦恼》《简·爱》《匹克威克外传》《福尔赛世家》《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包法利夫人》《苔丝》《安娜·卡列尼娜》《父与子》《卡拉玛佐夫兄弟》《马丁·伊登》等。
  现在,我们把这个有趣的现象,朝着19世纪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短篇小说领域稍稍地做些延伸,会发现这样的篇目题名,更是多到堪为一种文学奇观。在19世纪法国的那些短篇大家中,以莫泊桑为例,他的短篇中就有上百个这样的题名:《西孟的爸爸》《保罗的女人》《玛珞伽》《是我疯了吗》《两个朋友》《那个小偷》《那个孩子》《霍尔康司女王》《为少年守节的孤孀》《窑姐儿》《那位父亲》《莫艾隆》《女疯子的归宿》《修理椅子的夫人》《一个儿子》《圣安端》等等等等。莫泊桑一生共写了约300篇小说,以人物和人物加事件命名的小说题目就有104篇,约占总篇目的30%强。在我书架上的《欧·亨利文集》中,共收入欧·亨利的短篇125篇,以人物和人物加事件命名为小说题目的是50篇,比例为40%。而真正的短篇小说之王,契诃夫一生写了500余篇,以人物和人物加事件命名小说题目的篇数共130来篇,其比例占近30%,而他最有影响和权威、代表了他短篇最高成就的那本出版在20世纪90年代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选》,收入小说28篇,以人物和人物加事件命名小说题目的有18篇,比例高达64%。把这种统计延伸到20世纪去,如同树下摘果,路边采花,随手抽出《海明威短篇小说全集》,共收入这位大胡子的短篇75篇,以此命名的篇目为25篇,所占比例为30%。另一位短篇大家《博尔赫斯文集》中他的小说卷,收入这位作家的短篇93篇,其以此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命名的小说篇目为42篇,所占比例为40%。1994年,中国的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八卷本的《世界短篇小说经典》,这套丛书对当时的中国作家全面了解世界文学中的世界性短篇写作功不可没。它收入了19世纪和20世纪几乎所有国家的名家名作,共为286篇,其以此命名的小说篇数为123篇,比例同样超过40%。
  这样的统计,颇为无聊,如一个无所事事的孩子走在路上查数路边的树木,但却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一个文学写作中不为规律的规律:人物,在19世纪文学中几乎不可替代的至高而神圣的地位。倘若,我们从古希腊的“荷马史诗”说起,到那些可以历数的古代经典如《一千零一夜》《神曲》《十日谈》《堂吉诃德》等这些伟大的杰作在穿过欧洲文艺复兴的历史通道后,文学中的神秘、传奇及故事的戏剧性在渐次的减弱,而人物终于上升成为文学中最为重要的角色,霸占了作家写作最为金贵、重要的笔端。到了19世纪,可以说,人物几乎就是文学终极之目的。
  一个伟大的19世纪的作家,没有给读者和后人留下那么几个活灵活现、入木三分的典型人物,说其伟大是不可思议的。在世界文学的人物画廊中,哪个作家没有独一无二的文学人物留在文学史册和读者的内心,也就难有那个作家的名姓之存在。当塑造人物成为19世纪文学最重要乃至有时是唯一目的时,作家的小说题目,多直接采用人物的名字或与那名字相关的事件和寓意,就不是一种习惯和随意,而是带着十足的深思和熟虑。所以,千万不要以为文学中某些作为符号的名字是随意的。每一个人的名字背后都有其故事、意义和他(她)作为人物的重要性。即便中国乡村常常给孩子们起名叫“大狗”或“二狗”,“桩子”或“柱子”,都有其深刻的内涵和父母之思考。取名“狗”是表示命贱,不怕生病,不需太好的条件也能健康成长。“桩子”和“柱子”,那是指夯打在地上就永远不会跑掉走开的,是能“拴柱”的。由此,我们也才从那些浩瀚的巨著中,发现那些巨著的名字,原来多是小说主人公的名字的文学深意——即:人的意义。也才发现,在世界浩瀚的中短篇作品中,小说篇目的名字,直接来源为小说人物的姓名或加之与人物姓名直接相关的故事、事件或寓意的,竟高达40%以上,这也就简单明了地证明:人——“人物”,存在文学中不可撼摇的皇位。也由此,不言而喻地再次证明,人物——作为人的具体、典型的代表,在小说中相比小说之其他元素,如语言、情节、细节、结构等,这些我们常常挂在嘴上,含在唇内、牙间的由新鲜至腐烂的食物——不得不时时吐出的物品中,人物是小说最为结实的基础,是文学最为日常而又最为必不可少的主食。俗如一桌餐菜中,多种煎炒是可以不断更换和变换花样的,但主食却是长久不换而且永远存在的。通俗地说,人物,是一顿饭菜中的主食,而烹、炒后拼擺的各种炒菜,都是为了让那主食变得更为味美、营养和多咽。
  通向人物的写塑之路
  当典型人物成为一个时期文学最重要的目标或说写作最高的理愿时,塑造人物,也就成了走向艺术最高目标的途径。
  1.描述:
  她那双深藏在浓密睫毛下闪闪发亮的灰色眼睛,友好而关注地盯着他的脸,仿佛在辨认他似的,接着又立刻转向走近来的人群,仿佛在寻找什么人。在这短促的一瞥中,沃伦斯基发现她脸上有一股被压抑着的生气,从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和笑盈盈的樱唇中掠过,仿佛她身上洋溢着过剩的青春,不由自主地忽而从眼睛的闪光里,忽而从微笑中透露出来。她故意收起眼睛里的光辉,但它违反她的意志,又在她那隐隐约约的笑意中闪烁着。
  这是安娜在托尔斯泰笔下最初出场的描写与叙述。这段文字不是简单的人物外貌的描写,而是深刻地暗示着安娜的性格和命运。“她脸上有一股被压抑的生气”:“仿佛身上洋溢着过剩的青春”:“她故意收起眼睛里的光辉,但它违反她的意志,又在她那隐隐约约的笑意中闪烁着。”如此等等,我们初读《安娜·卡列尼娜》时,是会把这段文字当成人物出场时的正常描绘——托尔斯泰和巴尔扎克们总是那样,在人物出场之前,对人物有着不厌其烦,不惜笔墨的描写,当人物姗姗出场后,更是浓墨重彩,日月星辉,从衣服到首饰和拐杖,从头发、皮肤、眼睛到身材胖瘦和喜好,以至是人物的所思所想,都要像父亲样替人物大包大揽,思来写出。正是他们这样事无巨细,无一遗漏的“全知”之描述,让我们疏忽了安娜出场时的这段人物外在的描写对人物的内在和未来有多么重要和关键。以至是我们看完全书,为安娜的命运和她所处的上流社会唏嘘时,也才隐隐感觉到这段描写的不凡——我是说,只要一个读者愿意第二次来读这部伟大的小说,他就不会不惊讶地发现,这段对人物外在的描述,正是对人物最内在世界的开启和开始,是作为人的人物——安娜的性格、内心世界、内在灵魂,正是从这最初的描述中预告给了我们。她美丽而丰富,充满生机而又备受压抑,对新的生活向往而又犹豫,内心中饱含着不安的追求却又和现实格格不入……这就是丰富矛盾的安娜。而这丰富的矛盾,当我们重读或回味托尔斯泰的这段关于人物的描述时,不得不说,他才是小说中——人物全知的上帝和给人赠以灵魂的雅典娜。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写作指导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