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诗歌的写作要回到生命的源头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诗歌的写作要回到生命的源头

由《大家》杂志社和著名航海家郑和的故乡晋宁县举办的大航海诗歌艺术汇活动具有特殊意义,因为今年是郑和下西洋610周年纪念。而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晋宁是古滇国非常重要的历史源头。我是一个彝族人,对晋宁并不陌生,晋宁是古滇国最早的都城,这些年经过大量历史遗迹的挖掘和考证,证明古滇国与我们彝族人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和文化渊源。按照彝族人对古代创世史诗、创世神话的研究,我们最早的创世神话的创世英雄支格阿鲁实际上和晋宁有着很直接的关系。
  在彝语里面,滇池被称为“甸帕索罗”。彝语“甸帕索罗”翻译成汉语是什么意思?就是指在云层下的幽深、黑暗的大海——这个“大海”指的就是滇池。史诗中,我们的创世英雄支格阿鲁骑着一匹神马飞过大海,实际上就是飞过滇池。所以滇池在彝族的很多文化意象和文化符号里,特别是在我们的民族史诗里,被看成了一个重要的地理标志。
  在大量的彝族古代典籍里,对“甸帕索罗”的记载是非常多的。随着古滇国青铜器的大量发掘和发现,还可以看到在这个时期,很多被发掘的古墓里,都有古彝人的骨灰。那么可以说,这块土地实际上和我们彝族人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一种精神上的联系,所以说我对晋宁并不陌生。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对伟大航海家郑和的敬仰。六百多年前,郑和花了28年的时间七下西洋,让中国当时的文化(包括很多哲学思想)、中国人的生存方式(包括我们的很多礼仪),传到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对外开放的历史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标志着今天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正在朝着一个强国迈进。这个时候该如何看待六百年前历史上的对外开放——它除了是经济上的开放,实际上还是文化上的开放——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所以我想,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大航海诗歌艺术汇,思考我们本土的诗歌创作,寻找一种诗歌的原始精神,纪念对郑和航海和古滇国的历史文化,对我们今天的诗人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前不久我专程去了一下云南的会泽,四川会理、会东这一带,了解了历史上产铜的情况。大家知道,四川三星堆遗址出土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了很多青铜器,从实证考古的角度来说,必须要找出铜的来源,而现在通过对三星堆青铜的重新化验,发现它和古滇国有着直接的关系,或者说这些铜基本来自于云南和四川交界的会泽、会理、会东,这一带有着大量的冶炼古铜的遗址。
  我们现在对三星堆文化重新研究和考证中发现,在它的源头并非是像一些所谓的传说那样来自古埃及、古希腊,也不是一些更荒谬的看法认为是天外来人创造的一种文明。实际上,大概四千到五千年的三星堆文明,和古代云南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灿烂的古代文明有着直接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和古滇国的青铜器文明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另一个方面,今天我们在晋宁举办这样一个大航海诗歌艺术汇,我认为有几点启发对当下的中国诗人非常重要。
  第一,我想我们现在整个的诗歌创作态势是很好的,应该说现在中国诗人的写作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他们对自身的写作非常自信,每一个诗人都是从自己的内心出发,都在面对属于自己的诗的世界。另外,我们当下诗人的视野,包括阅读范围,也是非常广泛的。这种广泛让我们在进行国际交流的时候,能够越来越自觉地从我们自身的诗歌传统出发,来考虑怎么更好地继承和传承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
  实际上有很多前辈若干年前就在进行这方面的语言实践,包括最杰出的诗人之一——穆旦,包括现在还健在的杰出教授、学者、诗人郑敏先生。他们已经在探索,要传承中国古典诗歌的特殊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回归,但这样的回归绝对不是旧瓶装新酒,而是回归到中国古典诗歌精神。中国古典诗歌精神应该是比较广泛的,它不仅仅是《楚辞》《诗经》、唐诗、宋词到元曲这样的诗歌传统,它还包括很多中国少数民族的诗歌传统。这个诗歌传统也是我们国家多民族诗歌传统的一个部分。
  从中国新诗诞生到现在,走过了差不多一百年的历史,一百年来我们不断向外来诗歌学习,近几十年大量外国杰出诗人——不管是古典的还是现当代的诗人——他们的作品被翻译成中文,这些作品得到了非常广泛的交流与认同。我想今天的中国诗人应该说要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的诗人都对自己的创作充满了自信。在这样一种文学的沟通、文学的对话或者比较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正在形成一种面向21世纪、既具有中国特点又具有开创性、诗人能保留个性的这样一种诗歌美学。
  我想今天来到晋宁,谈到晋宁古滇国文化的时候,我们还要考虑怎么能在当下的创作中,找到一种更好的精神上的对接。这种精神上的对接实际上对很多诗人都非常重要。大家知道,南美20世纪最伟大的智利诗人巴勃鲁·聂鲁达,他的《马丘比丘高峰》对整个南美精神的回顾、追踪,实际上彻底改变了他早期诗歌的创作方向。从《马丘比丘高峰》开始,他的诗都在反映对南美古印第安传统的文化追踪,他在这种追踪中找到了一种文化的自信和重新复兴他对这一片大陆的文化梦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聂鲁达的诗歌,是把拉丁美洲这一片土地的梦想,在一个更高的角度进行了全面的提升和复苏。所以马尔克斯称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
  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巴勃鲁·聂鲁达之后,拉美诗人开始重视对自己本土原始文化的理解。所以我想,今天我们在晋宁谈古滇文化的时候,我们中国的诗人和作家,都要找寻一个属于自己文化的神性、或者是更强大的精神背景。
  当然,任何一个诗人的写作方式是不一样的,他所依托的精神背景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20世纪后半叶开始的非洲的、拉丁美洲文学,实际上都属于边缘写作,而这种边缘写作最初的开始,是在解决一个文化自信的问题。他们对他们古代文明的尊崇、对古代文明的热爱,使他们的诗歌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纵深度。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写作指导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