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韩东诗歌的年代性写作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陈严莹 [字体: ]

韩东诗歌的年代性写作

一、模仿期(—1982)
  韩东从大学起到1982年大学毕业期间,可称为韩东诗歌写作的模仿期。这个时期的韩东是个不管对政治还是诗歌都有相当热情的人。这个时期曾写过献给张志新和遇罗克的诗《昂起不屈的头颅》,也模仿北岛写过组诗《山》,从中我们能明显感受到韩东对于北岛们的“自觉模仿”。正如韩东所说:“正是由于对《今天》的阅读,我才开始写诗。这种模仿是相当彻底的,从意象的经营到语气方式。甚至,我们也办起了‘地下刊物’。”
  事实上,一直以来对北岛们的模仿写作让韩东并不轻松,他清醒地意识到:“阅读《今天》和北岛(等)使我走上诗歌的道路,同时,也给了我一个反抗的目标。”我想,正是因为这种被压抑心理,让韩东走向“弑父”之路,进行了必要的诗歌实验——韩东走向了转型。
  二、反叛期(1982—1984)
  本阶段的代表作品,如《有关大雁塔》、《你见过大海》等,真正实现了对“今天”诗歌的颠覆与反叛——“当年模仿的有多彻底,此刻反叛的就有多彻底。”
  《有关大雁塔》(1983)这首诗一经发表就引起强烈反响,韩东诗歌中客观、平淡的叙述,精炼的口语、冷静的眼光、日常生活化的态度,是当代诗歌语境的骤变。大雁塔在作者眼里,不再是承载历史的载体,也没有见证英雄的悲壮事迹,它只是一个建筑物,也只不过是一座古塔而已。韩东还原了古塔的真实面貌,用平凡的眼光去看待在大雁塔里发生的一切,作者告别了朦胧诗人的忧患与理性,以拒绝历史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的姿态对生活的态度由怀疑转为认同,同时反思主体本身,这是一种智慧的背叛。
  三、开创期(1985—1988)
  第一,自觉地意识到诗歌革新与个人创作之间的关系,由惯常的历史、英雄或是崇高精神等主题成功转向了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现状、生活场景和日常经验。如《写作》(1986),读完这首诗如同看了一副画,画中有电线杆上的工作者和正在写作的诗人,他们互不相识却互相尊重,没有世俗的杂陈思想,只有互相致意。两人默默地完成属于自己的工作,互不打搅,却也有着无声的交流。这首诗是作者对普通的生活场景地挖掘,没有崇高的历史,没有英雄主义色彩,也没有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呈现给我们的只是心灵的想通、人与人之间默契、和谐的美好。作者以个体的日常经验和生命体验入诗,使诗歌在平淡中不乏温暖,真正做到了对“崇高”的颠覆,形成了诗人自己的风格。
  第二,他作为一个普通人,体悟着生活本质,把自己的感情融入生活中去,同时又不会把这种感情扩大化,其情感节制与分寸把握可谓得当合理;如《温柔的部分》(1985),作者对乡村生活有一种真挚的感情甚至亲情,乡村的恬静已经深入作者内心深处,成为他性格的一部分。失去了乡村生活的韩东所感到的痛苦是那样真实,作者再也不能进入其中去享受宁静,再也不能从中收获什么。这里,深深地表达出作者对昔日生活的向往和不能再拥有的遗憾,正如作者所言,“这里永远含有某种真实的悲哀”,作者的感情再次细腻化。
  第三,我们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个时期韩东的“诗到语言为止”的诗歌观念已体现得淋漓尽致。
  韩东认为,“诗到语言为止”中的“语言”,是一种生命的感觉语言,是自然的而非装饰性的纯语言。这种语言内蕴着生命的原初感觉和意味,它是生命自然呈现的描述形态,于坚和韩东把它称之为“语感”。韩东在这一阶段真正做到了这一点:口语的使用,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在诗中囊括的平凡世界中的平凡人物、庸常琐事,都呈现出生命的自然形态,使诗歌有了鲜活的生命力:《温柔的部分》、《写作》、《我听见杯子》等,都能感受到与生命有关的语感,诉说的就是自由而本真的生命。
  四、成熟期(1989——1996)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韩东的诗歌观念有所变化,一是“语言是光线”,二是“语言有界限”。基于这两点,韩东在这个时期的诗歌创作确实融入更多的“世界中的关系”——《记事》(1989),这首诗关注到“我”和“你”、“我们”和“他人”、“马”和“马”之间的关系,这一系列的意象组成的符号链条,使人与人,动物与动物间的关系更加明澈,这正是世界中的关系与意义。韩东全神贯注地回到事物本身的行动里,回到造成某一瞬间心理真实的事物之间即非犹是的关系,这一个形象就具有这一瞬间所包含的一切可能的抛物线。
  五、沉寂期(1997—1998)
  在《爸爸在天上看我》这本诗集中,1997年里,韩东只选了两首诗,即《爸爸在天上看我》和《进行曲》。他的沉寂期,虽然诗歌很少,但是在思想性和表现力上,让人感到充实、耐读、在充满哲理性思考的同时,有更深的韵味。
  六、延续期(1999—今)
  韩东在1999年之后走出了沉寂期,又开始继续他诗歌的创作,诗风与成熟期没有明显的变化,还是乐于以日常生活经验入诗,如2000年的《中秋夜》;2001年的《我的皮肤》、《他的母亲死了》、《他的岳父死了》。但是其中也不乏佳作,如1999年的《街头小景》,2001年的《爱情生活》等。
  其实,在韩东的诗歌中还有很多是值得加以研究的。如韩东在诗歌中的“自我审视”,如《一幅画》、《画面》;对“黑暗”的理解,如《我听见杯子》、《写这场雨》、《一种黑暗》、《今天》等;还有一些诗中,包含韩东独特的视角:“窗”,《明月降临》、《黄昏的羽毛》、《写作》等。作为中年的韩东,虽然其写作重点放到了小说上,但其诗歌也依然在进步,2000年后的诗歌,更具有了老练、沉稳的韵味,不愧为“第三代诗人”的代表人物,韩东,仍在大地上行走。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写作指导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