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说说《雷雨》的讽刺艺术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张怡春 [字体: ]

说说《雷雨》的讽刺艺术

  鲁迅先生说:“‘讽刺’的生命是真实,不必是曾有的实事,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所以它不是‘捏造’,也不是‘诬蔑’;既不是‘揭发阴私’,又不是专记骇人听闻的所谓‘奇闻’或‘怪现状’。它所写的事情是公然的,也是常见的,平时是谁都不能为奇的,而且自然是谁都毫不注意的,不过这事情在那时却已经是不合理,可笑,可鄙,甚而至于可怪;现在给它特别一提,就动人。”(《且介亭杂文二集·什么是“讽刺”》)曹禺在《雷雨》中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严格运用现实主义手法,深刻地揭露了资本及资本家的罪恶,揭露了周朴园伪善的丑恶嘴脸。在人物刻画上,作者显示出了高超的讽刺艺术。
  一、用他人的话来揭露人物丑恶的灵魂,对人物伪善的本性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董事长周朴园时时处处在人前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自认是“社会上的好人物”(第二幕),就连曾经被他糟蹋、尔后他自以为早已投河自尽的女仆鲁侍萍,他也不忘“废物利用”,把她变成了自己向世人展示有情有义的道德道具。但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周朴园的伪善,不但家人知晓,外人也看得一清二楚。
  1.来自家人的揭露
  跟他生活了18年的妻子蘩漪早已识破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她对亲生儿子周冲说,“你忘了你父亲是什么样一个人啦!”,“你父亲一句话就把你所有的梦都打破了”。她对情人兼儿子的周萍说,“我做的事,我自己负责。不像你们的祖父,叔祖,同你们的好父亲,偷偷做出许多可怕的事情,外表还是一副道德面孔,慈善家,社会上的好人物”,“你父亲是第一个伪君子,他从前就引诱过一个下等人的姑娘”,“你就是你父亲的私生子!”“你父亲对不起我,他用同样手段把我骗到你们家来,我逃不开,生了冲儿。十几年来就像刚才一样的凶横,把我渐渐地磨成了石头样的死人”。你看,“社会上的好人物”周朴园在妻子的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好形象,讽刺吧?
  如果光蘩漪这么说的话,我们还会认为她多少带有点个人情绪,但周朴园的亲生儿子周萍、周冲的话却完全印证了蘩漪的话。周萍对周冲说,“听爸爸的话吧,爸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周萍对四凤说,“父亲就是这样,他的话,向来不能改的。他的意见就是法律”。而小儿子周冲在亲眼见识了父亲的做派后也终于相信了母亲蘩漪之前给自己说的有关父亲的评价,“(哭声)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妈的话是对的”。就连对于周朴园的刻意保留鲁侍萍的住房样式的布置这件事,周萍也觉得太做作,对周朴园说,“不过,爸爸,纪念母亲也不必……”。滑稽吧,“社会上的好人物”、家里的“好父亲”周朴园在至亲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光辉形象!
  2.来自他人的揭露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周朴园的伪善同样没能瞒过周围人的眼睛。鲁侍萍对周朴园说,“哼,我的眼泪早哭干了,我没有委屈,我有的是恨,是悔,是三十年一天一天我自己受的苦。你大概已经忘了你做的事了!”,“那是因为周大少爷一帆风顺,现在也是社会上的好人物。可是自从我被你们赶出来以后,我没有死成,我把我的母亲可给气死了”,“三十年我一个人都过了,现在我反而要你的钱?”,“我这些年的苦不是你拿钱算得清的”。尽管心地善良的鲁侍萍这时对周朴园还抱有幻想,但她的这些话还是揭露了周朴园的罪恶,让我们看清了周朴园的本来面目。
  鲁贵尽管奴性十足,但他对周朴园的看法却深刻而直率。他对家人说,“咳,话说回来,这也不能就怪大海,周家的人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伺候他们两年,他们那点出息我哪一样不知道?反正有钱的人顶方便,做了坏事,外面比做了好事装得还体面。文明词越用得多,心里头越男盗女娼,王八蛋!”鲁贵的说法可谓一针见血。
  3.来自既是亲生儿子又是对立阶级的鲁大海的揭露
  鲁大海尽管跟周朴园有血缘关系,但更有阶级仇恨。工人阶级代表鲁大海对资本家周朴园的反动本性那是比谁都看得透彻的。鲁大海对同母异父的妹妹四凤说,“周家的人不是好东西。这两年我在矿上看够了他们做的事。我恨他们”,“凤儿,你不要看这样威武的房子,哼,这都是矿上压死的苦工人给换来的!”他更是在众人面前无情地揭露了周朴园的罪恶发家史。他说,“你的手段我早明白,只要你能弄钱,你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叫警察杀了矿上许多工人,你还……”,“哼,你的来历我都知道,你从前在哈尔滨包修江桥,故意叫江堤出险,……”,“你故意淹死了两千二百个小工,每一个小工的性命你扣三百块钱!姓周的,你发的是绝子绝孙的昧心财!”,可以说,鲁大海的话彻底撕碎了周朴园的遮羞布,将他的本来面目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遁形。
  二、客观事实与人物的自我标榜形成强烈的反讽,将人物的本性暴露无遗
  1.周朴园的自我标榜被客观事实讽刺得滑稽透顶
  周朴园一向自我感觉良好,不仅事业一帆风顺,在世人面前人模人样,用蘩漪的话说,“外表还是一副道德面孔,慈善家,社会上的好人物”,而且家庭生活上他也大言不惭,自我标榜:“我的家庭是我认为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我的儿子我也认为都还是健全的子弟,我教育出来的孩子,我绝对不愿意叫任何人说他们一点闲话的。”但事实如何呢?长子周萍先是跟后母繁漪“闹鬼”,将后母“引到一条母亲不像母亲,情妇不像情妇的路上去”,甚至亲口对后母说他恨父亲,愿父亲死,“就是犯了天伦的罪也干”。后来他又引诱下人鲁四凤,让这个他不知情的异父同母妹妹怀了孕。他为什么会这样?一是空虚,二也是遗传。周朴园口口声声教育儿子周萍“应当懂得‘自爱’!”,自己三十年前却让女仆鲁侍萍为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乃父乃子,怎不滑稽透顶!而蘩漪却为了自己的所谓“真爱”,在得知女仆四凤跟自己争夺男人周萍后居然使用阴险手段,先是要四凤的妈来接走四凤,后来又在周萍跟四凤半夜幽会时居然暗中尾随并关闭窗户,最后又逼迫亲生儿子周冲,要他来跟周萍争斗,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看,周家乱性乱伦到了何种地步!而这就是周朴园口口声声标榜的“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这是多么辛辣深刻的讽刺啊!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从根子上说,都是周朴园造的孽!如果他当年不对女仆梅侍萍始乱终弃,他后来不对蘩漪专制蛮横,哪有这后来的一切恶果呢?当然,从本质上说,这都是他那阶级本质使然,用鲁贵的话说,“反正有钱的人顶方便,做了坏事,外面比作了好事装得还体面”。他所属的阶级有钱有势,便为所欲为。作者曹禺当时可能有因果报应思想吧,给《雷雨》设计了那么一个结局,真应了鲁大海的那句话,“姓周的,你发的是绝子绝孙的昧心财!”而说这话的就是他周朴园的亲生儿子,“我自己的骨肉在矿上鼓动罢工,反对我!”真是天理昭然,恶有恶报!由此看来,鲁侍萍等人的个人悲剧其实更是社会悲剧,是地主、资本家们制造的阶级罪恶。
  2.鲁贵的自我标榜充分反映出了他的奴性
  作者对鲁贵的态度是批判大于同情的。鲁贵身上有着太多的劣根性,而最主要最严重的就是奴性。他尽管也对有钱人不满,但他不像大海那样去做坚决斗争,也没有鲁侍萍那样的骨气,而是靠抓住对方的把柄来维护自己的奴才地位,以确保自己做稳奴隶。他处处迎合主子,卑躬屈膝,谄媚讨好,“老爷太太”不离口,也要求子女这么做,“老爷就是老爷,什么董事长,上我们这儿就得叫老爷”。
  鲁贵身上有着太多的阿Q相。他总是不断地向四凤吹嘘自己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现当代文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4/5/14 14:32:29
精辟、深刻!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4/2/27 10:23:07
深刻、细腻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