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主要矛盾的文化向度与社会转型战略思考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陈超群 [字体: ]

主要矛盾的文化向度与社会转型战略思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表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改革三十多年来,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与落后的文化生产力之间矛盾的解决不尽如人意,党中央已经充分认识到并正在着力解决这个大问题。与近代中国被动(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转型不同,目前中国社会转型是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积极而自觉的选择。党中央已经把文化建设作为全党的重点任务之一,要求提高文化生产力、积极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更加自觉主动地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充分发挥文化在引导社会、教育人民、推动发展中的功能,在“十二五”期间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为中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国社会转型指明了方向。2009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意味着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新的重要增长点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我国前三十多年着重缓解社会主要矛盾的物质需要部分,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应把重心转移到缓解“文化需要”部分,并通过文化发展进一步带动经济和其他各方面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一方面,这是为过去二三十年“补课”;另一方面,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一、中国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的三个突出问题
  (一)顾此失彼还是统筹兼顾:社会主要矛盾的全面缓解
  中国共产党确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提供了依据。在“文革”刚结束、经济面临崩溃的特定时期,缓解人民温饱问题自然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战略是中国在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的举措,完成了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中心论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中心论的战略转型。我国三十多年经济的快速发展,带动了综合国力以及其他多方面的联动发展,为今后进一步发展和提高打下了坚实基础。但对经济至高无上之价值“过长时间”的“过分强化”已引发了诸如文化堕落与道德滑坡等不少问题。我们不能因为经济大发展取得的成就而冲昏头脑,不能只管经济不顾其余或顾此失彼。正如邓小平警告的那样:“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绩,形势喜人,这是我们国家的成功。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有什么意义?”[1](P154)
  诚然,我国三十多年致力于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确实把人民群众的物质欲望及其生产积极性全面调动起来了。但人们的文化需要和文化生产力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不仅没有生产出足够的作为精神粮食的文化产品,更重要的是没有激发和提升人民群众(包括知识分子)基本的文化欲望(如求知欲、理论偏好、艺术追求等)和文化品位,未能形成尊重文化知识和文化人才的社会风气,教育和教师的社会地位早已被经济方面的成就及其成功人士所淹没。党中央已充分认识到文化教育滞后的现实与隐患,近几年不断强调和提升文化和文化产业的价值,并提出了一系列崭新理念。十七大把“文化产业占国民经济比重明显提高、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适应人民需要的文化产品更加丰富”列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把文化直接与小康生活结合起来,形成“文化民生”的重要理念,这是认识上的一大飞跃。《规划》关于文化产业是“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途径”的观点,不仅深刻揭示了文化的本质及其最主要的功能,也为我们纠正狭隘和错误的文化观念指明了方向。
  (二)是“花架子”还是真功夫:“两手都要硬”思想的切实贯彻
  没有人会理直气壮地宣扬文化不重要、精神文明不需要,但如果仅停留在口头上或文件上,而没有体现在制度上和浓郁的文化风气上,仍然属于对文化事业的不作为,甚至是放任自流,其客观效果仍然会是文化的日益衰落。三十年后的今天,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都要硬”的思想还是没有得到切实的落实。物质文明一手已经很“硬”了,但精神文明却一直缺乏力度,甚至有日益疲软、萎缩的趋势,主要原因是缺乏足够的社会资源支持和相应的制度保障。精神文明这一手要“硬”起来就必须制度化或体制化,并且需要足够的社会资源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否则永远都“硬”不起来。习近平关于“打造软实力要有硬抓手、实举措、真功夫”的思想可以说是对邓小平“两手都要硬”思想的极佳阐释,而且已经清晰看出了文化建设的误区(“花架子”)、难点(“需要持之以恒的长期工程”)和路径(“硬抓手、实举措、真功夫”)。
  我国经济所以快速发展,一是有意识形态支持笔者倾向于对意识形态作简明而直观的界定:意识形态就是“形态化了的社会意识”,形态化的标志就是“制度化”、“生活化”和“社会资源集结化”,是建设中心和核心价值。经济建设的意识形态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及其指导下的价值观,包括诸如“市场经济”之类的核心制度及其影响下的市场化了的社会生活。,二是有制度保障(一系列经济体制改革,如包产到户、市场经济、权力下放、股份制等),三是有指标要求(对各级政府GDP的硬性要求),四是有利益(既有物质上的,还囊括了精神方面的,如每年对“经济年度人物”无以复加的宣传、渲染和赞美)驱动,以至于实现了经济的中心化及其价值的至上化,其标志是经济成功人士成为全社会追慕、模仿的榜样和崇拜偶像。而在文化教育方面,这一系列措施几乎没有。中央电视台也举办“最美乡村教师”评选,其结果令人感动,催人泪下。但若要人们也那样去做,对大部分人而言不可能。不是因为太高,而是因为太苦,太缺乏吸引力。大部分人崇敬这些教师,但不会效仿他们,因此也不可能成为事实上的让人羡慕和追随的社会榜样。这样的职业或事业更不可能像人们崇拜“经济年度人物”那样令人心醉神迷并趋之若鹜。文化建设这棵小树被经济建设这棵过分庞大的大树的树冠所遮蔽,失去了阳光雨露的滋养(文化之树的“阳光”同样是相应的意识形态)。所以虽然没有人故意摧残它,但也只能默默承受自生自灭的命运。倘若长此以往,则会出现经济繁荣而文化萎缩,物质丰富而精神空虚的畸形,并反过来阻碍经济的持续发展,甚至可能导致社会的全面危机。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化论文文化战略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