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不同空间视角下创新网络与知识流动研究进展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曾刚 [字体: ]

不同空间视角下创新网络与知识流动研究进展

  从经济理学领域近年来的相关文献来看,有关创新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协调问题、邻近性与地理环境(包括集群、溢出、合并和网络)、流动和联系(包括交易、贸易和链条)、企业和企业家精神、创新和知识五个核心主题[1],创新网络与知识流动成为学者们关注的热点。Freeman较早提出了创新网络的概念[2],Cooke进一步对创新网络的关系进行了界定[3]。Rothwell指出网络创新是继技术推动模式、需求拉动模式、交互模式、综合模式后的第五代创新模式,是未来创新研究的主导方向[4]。Tracey根据创新活动的范围和创新主体的不同,把创新分为渐进式创新、激进式创新、企业系统创新和区域创新网络4种形式[5],其中区域创新网络是创新的最高级形式[6-7]。创新网络本质上可以看作是一个联系紧密的实体或系统,由主体间的各种正式关系和非正式关系交织而成,而创新网络的创新主体一般包括企业、大学与科研机构、政府部门、资本市场、中介机构等。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企业与上述主体为创新联合在一起,形成的组织就是企业创新网络,大量的这种组织的集合就构成了区域创新网络,企业在创新网络中起着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的作用;大学与科研机构是创新网络中的重要的知识生产者和转移者,承担着基础性的研究,并为企业提供知识来源;政府、资本市场、中介机构等在创新网络中是知识的传送者,负责营造良好的创新网络氛围,组织和引导知识在不同的创新主体间进行流动[8]。 
  根据网络联系是否跨越地域边界可将创新网络分为区域内联系和区域外联系,受Dicken空间尺度划分的影响[9],也有的学者将创新网络细分为全球、区域、国家和地方创新网络,而且不断分化为三个主要研究方向:一是曼彻斯特学派,重点关注全球生产网络,代表学者有Jeffrey Henderson、Peter Dicken、Martin Hess、NEil Coe以及Henry Wai-Chung Yeung等;二是北欧创新学派,重点关注区域创新系统,代表学者有Philip Cooke、Kevin Morgan以及Peter Maskell等;三是全球-地方创新网络(Glocal Innovation Network)研究,重点关注全球与地方相结合的创新网络。实际上,从经济地理学思想演变来看,创新网络理论可追溯到杜能农业区位论、韦伯工业区位论和克里斯泰勒中心地理论等基于距离的经济地理学传统理论,这些理论主要关注地方空间尺度,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发展,基于关系的经济地理学思潮开始成为主流,主要关注全球空间尺度,并逐渐向全球-地方(Glocalization)综合空间尺度转变,形成了新经济地理学[10]。因此,本文重点从全球、地方(包括国家和省/市层面)和全球-地方三种视角探讨创新网络与知识流动的关系。 
  由于构建区域创新网络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单个企业创新能力的有限性和资源的稀缺性,个体通过在创新网络中可获得知识流动、外溢效应,从而能够获取更多的知识和资源[11]。众所周知,知识与创新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源和推动力,创新能力大小可直接决定区域经济发展的成败,而区域创新能力主要由区域内知识流动及区域内主体构成的网络所决定[12]。因此,有必要对不同空间尺度创新网络与知识流动关系相关研究进行梳理总结,这对于经济地理学的理论创新大有裨益,同时也有助于厘清当前研究最新进展、存在不足以及有待研究的新方向,从而促进经济地理学者更好地开展创新经济地理学的相关研究。 
  1 知识流动研究的兴起 
  知识流动的概念最早由Teece于1977年提出,他认为技术的国际转移能为企业带来相应的知识积累,OECD在1997年发表的《国家创新体系》报告中指出知识流动主要指发生在创新主体之间的知识、信息和技术的流动,同时还包括创新人才在不同部门间的流动[13]。由于考察对象的不同,知识流动相关研究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与知识流动相关或相近的概念,如知识溢出[14]、技术扩散[15]、知识扩散[16]、知识可达性[17]、联系[18]。刘燕华等认为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交流与扩散的空间过程是从地理学视角研究创新系统的重要方向[19];曾刚等基于张江高科技园区的案例研究,主要探讨了技术扩散的过程及影响因子[20];马铭波等则以国内乐器制造业为例,认为行为主体之间的知识流动可形成知识网络,知识通道则是知识流动及知识网络的保证[21];李国平等分析了我國省际创新活动,证明了知识溢出的存在性和空间局限性[22]。 
  知识流动通常被经济地理学者认为是创新活动的基本形式,且知识流动的实质是促进创新要素的有效组合[23]。同时也有学者将创新看作知识流动的结果,不同知识的流动和学习整合则是创新的关键[24]。知识流动能有效促进创新,这在学界已有共识,但有关不同类型、不同渠道知识对创新影响的差异尚存争议。知识一般包括隐性、可编码化、科学、技术、文化、美学、表述和符号等类型,这些不同类型的知识维持了地方集群内企业的竞争优势,并有助于提升经济竞争力[16],其中隐性知识和可编码化知识在学界应用最为广泛,二者间在表达形式、交流方式、转移难易程度、地理空间范围等方面存在着显著差异[25](表1)。Bode以西德1990年规划区为例,对不同经济区域的知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识溢出的空间形式进行研究,发现外部知识对区域创新的贡献较低[26];曾刚等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创造新知识的能力欠缺,更加偏重于对外部科技知识的吸收,但仅仅停留在本土企业对国外技术的吸收与模仿上[27];Liu、Buck研究表明本土企业的技术扩散对企业创新绩效具有正向影响,而跨国企业对本土企业创新的促进作用并不显著[28]。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计算机文网络文化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