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民进党谋求高度集权将把台湾引向何方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周忠飞 [字体: ]

民进党谋求高度集权将把台湾引向何方

  民进党上台执政已经一周年了。有民调显示,民众对蔡英文执政的满意度仅为18.4%,不满意度却有76.4%。大失光彩的数据显示了民心向背;停滞不前的两岸关系,台湾国际经济环境日渐增加的压力,被视为民进党第二次执政遇到的重大瓶颈。 
  近日,国民党新当选主席吴敦义提出,蔡英文在陈水扁时期担任陆委会主委时,曾经承认“九二共识”。吴敦义的言下之意,是要奉劝民进党改变拒绝承认“一个中国”的立场,回归“九二共识”,恢复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有感于此,本文提出观察民进党内政的另一根主线。对这根线的观察强调,以蔡英文为首的民进党当局,绝不会对“台独”路线偃旗息鼓。他们正在谋求高度集权,为民进党的“长治久安”进行铺垫。而且,为了实现“柔性台独”的目标,民进党在加快再集权的同时,还会进一步对外“放软姿态”,以便把台湾“不得不独立”、不得不“捍卫主权”的“台独”行径,“归罪”于大陆的“打压”。 
  民进党的这一策略,隐藏极深。从手法看,民进党一是利用“转型正义”的政治资源,对其“台独”目的进行掩护;二是抛出“亲中爱台”等口号,以假乱真,把水搅浑。因此,直到现在,民进党的这一用心,还没有引起人们的普遍警觉。民进党再集权的趋势可能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将会把台湾的发展引入到军政体制的轨道,以此造成两岸的长期对立。 
  加快对行政、立法、司法的高度集权 
  自蔡英文执政以来,从岛内政治方面看,蔡英文所采取的政党政策除了要对国民党斩尽杀绝、令其“绝无生还”之机外,还有一个重大特征,就是加快对行政、立法、司法的高度集权。在“转型正义”的旗号下,通过削弱法制、控制资源,为民进党长期执政奠定新的“合法性基础”。 
  与陈水扁执政时期相比,蔡英文执政下的民进党没有兑现其竞选期间的承诺,效仿当年陈水扁,在执政时期提出所谓的中间路线。这样做,除了是为了在社会舆论方面强化民进党对台湾岛内形势的看法外,也是为了解决蔡英文内心向往的“历史地位”问题,即通过为民进党创建“千秋万代业”,解决她个人与民进党关系的“政治定格”。 
  从这个角度观察,近日在台湾社会出现的许多纷乱现象,就可以从民进党的政治意图角度得到某种解读:一边是贪腐的“前总统”陈水扁“顺理成章”地被“保释出狱”,坦然享受天伦之乐的太平日子,还发出威胁要聘请律师为其“蒙冤”起诉“政府司法不公”。另一边则是始终清廉的“前总统”马英九,在民进党利用“立法院”多数席位优势、挟持“司法优势”,使国民党遭到全盘没收党产的“浩劫”时却保持缄默,而台湾社会的反应竟然十分“木讷”。这说明民进党搞“台独”的政治意愿不可低估;说明在民进党执政下,台湾社会政见的分歧将进一步加剧;说明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也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局势。切不可掉以轻心! 
  政治上“引火烧身”主动出击 
  去年5.20蔡英文执政以来,民进党利用拥有“立法院”2/3席位的“优势格局”紧抓立法权,对国民党一路开杀、毫不留情。在这一过程中,蔡英文对人对事予取予夺,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刚愎自用,丝毫不考虑兑现她自己过去承诺——走所谓的“中间”政治路线;更不考虑投靠绿营的泛蓝人士,令那些声言她参选的“文胆”们难言的“失落”“痛楚”与“愤怒”。 
  民进党执政后,围绕大法官的任免进行了一场“迅雷不及掩耳”的政治布局。蔡英文委任的几位大法官,政治立场都是主张“台独”的深绿人士,并由他们与其意识形态相似的绿营人士组成“司法改革委员会”,可以想象由这些人组成的“司法改革委员会”司法改革的结果将是什么。对台湾经济十几年持续下滑、消费低迷的社会现象,民进党一边进行粉饰,提出没有兑现能力的“新南向”政策作为“对策”;一边又推出缺乏论证、耗资巨大、预算超万亿台币的“前瞻基础建设计划”,花大钱搞建设,目的则是通过利益输送招兵买马。5月18日,民进党当局发布人事任命,令“国安会秘书长”吴钊燮接任“总统府秘书长”一职,“国安会首席咨询委员”严德发则递补“国安会秘书长”职缺。通过这些手段,民进党正在实现行政上的“再集权”。  “再集权”的危害性在于,民进党走这步类似威权体制复活的险棋,不仅可能危及台湾社会的健康发展,还可能导致两岸关系进一步停滞,国家走向分裂。 
  为实现民进党长期执政之所为 
  从政党轮替、政权转换的常识看,“再集权”是一着政治险棋,这种极端措施明显不利于岛内政局稳定,不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那么,民进党为什么还敢“引火烧身”? 
  笔者认为,从历史传承看,民进党总结了陈水扁执政时期的经验,他们认为,民进党在二次执政后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执政八年,因此,必须重新思考“如何走台湾之路”,为2020年“大选”埋下伏笔。从此目标出发,民进党认为,如果在两岸关系上,继续坚持极端路线、顽固对抗的立场,将有利于民进党在岛内长期的政治生存。但如果没有两岸关系的发展,没有两岸的交流交往,民进党的施政能力就落空了一半,大部分行政机构可能流入“空转”,此外还有可能遭到来自美国的压力。2017年4月舉行的“习特会”透露,近三年中美经贸关系的平稳发展已不可逆转。显然,这对民进党而言是一个困境。但民进党的政治考虑是与大陆的关系要靠民进党自己解决,不能“假手他人”,不能联合国民党。即使国民党跟着附和,也不能改变思路。 
  这就触及“引火烧身”作为对策的问题。从现实力量对比看,民进党预感到,由于大陆经济持续发展,国际影响日益上升,大陆作为地区砝码的分量毫无疑义将持续加重,大陆对东亚地区经济与安全格局的影响力将更加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民进党当局认为,过去民进党推行的对美政策——“唯恐不出乱子”和“麻烦制造者”的极端路线,已不能适应美国特朗普政府时期亚太政策的需要。民进党要实现长期执政,必须面对局势变化,在操作模式上进行再调整,管控目标是:既要有利于民进党增强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对两岸关系的“治理”能力,又要政策上刚好“切在边缘”,推出实为“台独”或者“柔性台独”的“软包装”,而不是公开搞“法理台独”。这样既可以体现在蔡英文执政下,民进党作为两岸关系“博弈一方”的出击能力,又能够将民进党的立场伪装为“主张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台湾问题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