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社交网络自拍文化的心理解读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张德华 [字体: ]

社交网络自拍文化心理解读

从本质上来说,自拍并不算什么新鲜事物,从学会在岩壁上作画开始,人类就已经尝试着通过各种途径来留存自己的影像。自文艺复兴以降,丢勒、达芬奇、拉斐尔、梵高等众多欧洲艺术巨匠利用自画像将“自我成像”提升到艺术创作的高度;1839年摄影术问世,这一新鲜的成像技术也很快被广泛应用到“自我成像”中,曼·雷(Man Ray)、南·戈尔丁(Nan Goldin)、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等现代艺术家将精彩的叙事、隐喻和戏剧效果揉入自拍照,使之成为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
  本文所指的自拍有别于以上利用自我形象进行的艺术创作,特指目前广泛流行于社交网络的自拍行为(selfie),即用户使用手机等设备拍摄自己的肖像,并加以美化和上传到社交网络的行为。
  自拍和传统肖像摄影的区别
  从“摄影是人对客观世界的视觉记录”这个角度来说,自拍在功能属性上和传统的摄影技术并无本质区别。根据麦克卢汉的媒介延伸理论,照相机不过是人眼功能的延伸, “观看”和“记录”这两种行为几乎概括了所有摄影活动。
  但是从摄影中的主客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体关系来说,自拍和传统的肖像摄影又有着显著区别。在肖像照的拍摄中,摄影的主体是摄影师,这个过程本质上依然是主体对客体的视觉记录,人依靠取景器实现了两个世界的明确分野。但自拍则有别于上述的主客模式,它使拍摄者和被摄者合二为一,使拍照演变成了个人的内部活动,实际上是对摄影行为的一种异化。自拍照成了拍摄者的一面镜子,在这个镜像里,虽然拍摄的空间被大幅压缩,但是它的功能却拓展到“观看”、“记录”之外,使得自拍活动常常伴随着拍摄者对自己(同时也是被拍摄者)的“欣赏”、“沟通”和“检视”等,这一部分在后文详述。
  除了拍摄模式的改变,自拍传递信息的方式和效率也和传统的摄影有所不同。通常的摄影活动中,镜头所捕捉的是多个符号的集合,人们可以依据符号间的关系来组织解读,比如在最常见的旅游照中,可以将景点和人物的符号组合理解为:“某人到过某地”。同时,因为取景框的局限,残缺的符号可以借助“心理闭合”[1]的过程实现信息的“解压缩”,例如,一只入镜的裙摆能够提醒观看者:拍摄对象身边可能还另有一名女性存在。而人在自拍的时候,往往过分强调“我”的存在,突出“我”的形象,让脸部占据了画面的绝大部分甚至全部,是一种简单直白的表达方式。总的来说,传统摄影拍摄的是复合且可延伸的对象,而自拍照传达的信息则更加单一和确定。
  自拍能够直接实现精神的满足
  我们普遍感觉到,自拍使人愉悦,与传统摄影中完成拍摄时的喜悦情绪不同,这种愉悦贯穿了整个自拍过程。“自拍”并不单指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它同时也包含了自拍时人不断调整面部状态、拍摄角度,以及拍摄完成后审视作品、决定是否继续拍摄的过程。传统摄影中必要的技术调整是为了更好地塑造作品,而自拍过程中的各种调整却似乎能够直接实现精神的满足。那么,是怎样的内在心理活动驱动了这种满足呢?
  和自拍类似的是,人们也乐意花上大段的时间来照镜子或者凝视自己的照片。这几种行为本质上都是接近的,即人的“自我凝视”。为什么凝视自己几乎成为了一种上瘾的行为?它满足了人类哪方面的心理需求?阿瑟·阿萨·伯杰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假设:
  如果现代社会将我们限制于约翰·伯格和苏珊·桑塔格所写的那种压力之下,那么便一定会有某种安慰性措施的出现,这种安慰性措施可以将我们自己封闭于某种自我陶醉的意象形式之中。正如纳西塞斯,那个神话中爱上自己倒影的人物一样,我们对自己的照片的确有一种强烈的自恋成分。我们自我陶醉的程度可能不会像纳西塞斯那么深,但我们对照片所呈现给我们的自身形象的确是抱有一种强烈的情感。[2]
  “自恋”机制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自我凝视”能够给人带来愉悦体验。弗洛伊德从精神分析角度给出“自恋”( narcissism)的定义是:自己对于自我投注力比多[3]兴奋的状态。科胡特进一步修正了之前弗洛伊德这个“自恋”的定义,提出 “自恋”是一种藉著自我胜任感的体验而产生的真正的自我价值感,是一种认为自己值得珍惜、保护的真实感觉。
  在自拍的过程中,我们持续审视自己的脸部,满足内在的“自恋”需求,源源不断地制造快感,沉溺其中不能自拔。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完成一张自拍本身只需要几秒,一个人的自拍过程却往往能够持续数十分钟。自拍过程中的“自恋”体验可以拆解为两方面的满足:“欣赏”与“检视”。这两种满足互相推演,呈现一种螺旋上升的趋势:一方面,人类固有的“自恋”心理机制决定了我们对自己脸部渴望进行持续的“欣赏”,源源不断地提供令大脑兴奋的原材料;另一方面,人对美的无穷尽追求又驱使自己不断“检视”自我形象并且加以调整,这种调整在自拍中往往表现为不停地变换角度、光线、面部表情,然后一张接一张地拍下去,寻求最佳的拍摄效果(实际上往往以精疲力竭告终)。“检视”行为本身或许不能给照片带来实质上的改变,但它可以给我们的意识提供暗示:“我们能够通过不断的修正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完美。”
  图形技术变革实现“一键美颜”
  图片美化通常是自拍的后续步骤,图形处理方面的技术变革极大地简化了“检视”行为,人们不必再纠缠于角度和曝光的细微变化,而这些繁琐的工作可以完全交付给Photoshop或者“一键美颜”,由机器来定义人们之前苦苦追寻的最佳效果。照片美化技术让自拍质量实现重大突破,也带来了新的认知困境。如前文所述,人们享受自拍的过程是因为这种自我凝视能够满足内在的“自恋”需求,而一旦美化完成,人很难绕过自己清醒的意识去忽略一个事实:这幅照片是经过处理的、失真的自我形象。伴随着自我认同减弱,“自恋”情结不再产生作用,那么美化图片的内在动力又是什么呢?究竟是人对于美的永恒追求?抑或只是人们脆弱的虚荣心又躁动地宣示对赞美的渴望,以实现一种肤浅的自我认同?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化论文社会文化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