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英语主要动词延长成分之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张薇薇 [字体: ]

在传统与法中,像like doing和want to do中划线部分在句子层面上都被视为动词补语,但是系统功能语法不这么认为。Halliday (1994/2000: 274-288)认为,类似于上面的两种结构被称为动词词组复合体(verbal group complex),更细划分为从属型动词词组复合体(hypotactic verbal group complexes)和并列型动词词组复合体(paratactic verbal group complexes),本小节研究的重点在从属性动词词组复合体。即使是在系统功能语法内部,不同分支对动词词组的研究也略有不同,正如Fawcett(2003 unpublished paper)本人所说,Halliday认的为动词词组中的元素在加的夫语法中被直接认为是小句层面元素:
  图1:Fawcett对从属型动词词组复合体的分析
  (Fawcett, 2003 unpublished paper: 14)
  在图1中,动词词组复合体是充当谓语的元素,换句话说在Halliday看来,动词词组复合体在小句中间接起着主要动词的作用。而Fawcett认为动词词组复合体中的tried和to reach都作为小句的直接元素:主要动词和补语,此外,这里的补语是由一个嵌入式小句充当的。在英语语法中,有很多动词后面可以衔接一些语法单位(doing或是to do),如like doing,enjoy doing, want to do和intend to do。根据Fawcett (forthcoming a),这些结构都被视为动词补语,下面我们就Fawcett的理论来研究这一结论是否合理。举例来说,seEing her与 to see her 在小句I like seeing her和 He wants to see her中被充当补语,也就是说他们是过程的参与者角色。但事实上Seeing 或是 to see都是与like 和want一起来完成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表达的是情感意义,在加的夫语法中称为心理过程(mental process)。也就是说seeing 和 to see是动词的延长成分,而非补语。
  4.1.1 Do作为主要动词
  Quirk等(1985:96)提出“动词作为词的一类被分为三个主要范畴:词汇动词、初级动词(be,have,do)以及情态动词(will,might)”。当do作为主要动词时,有一种特殊的结构如do me a favor,在英语语法中经常用到。这里的do与a favor一起表达一个完整的动作意义:帮助(help)。换句话说,他们符合本文主题主要动词延长成分的定义。此外,a favor不是do的宾语,而是与do一起起着表达完整过程的意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a favor,动词do是不足以表达“帮助”这个意义的。因此,a favor是主要动词延长成分。
  4.1.2使役结构
  根据《朗文语言教学与应用语言学词典》(2002:60),使役动词指的是“那些表示使动作或状态得以发生的动词”。通常最常见的使役结动词是let,其次have, get和 make也可以组成使役结构,例如:have my hair cut, get the chair repaired 以及 make you happy。不同语言学分支对使役结构的语法分析不尽相同。黄国文(1998)认为传统语法中把happy作为补语,Helen作为宾语是因为宾语本身不足以表达一个完整的意义除非后面接一个补语。但是根据系统功能语法,补语是由一个或多个成分充当,表达情景(situation)意义。当性质词组作为补语时,Fawcett(2008b: 85-86)有不同的看法:
  (8) They are reporters.
  (9) Is Ivy happy now?
  上面两个例子中划线部分都是补语,因为他们都具备一个共同点:“‘being a reporter’ means ‘being a member of the class of reporters’, ‘being happy’ means ‘being a member of the class of those who are happy’。但是将小句Henry made Helen happy中的happy作为补语时存在一些问题。因为make和happy不是小句中两个独立的成分,而是一起来表达完整的过程意义:使某人高兴(make someone being a state of happy)。换句话说,happy起着“延长”成分的作用。最后,让我们用下面的表格更清晰地呈现出各个派别对使役结构的不同分析:
  表1:不同派别的使役结构分析
  Type Henry made Helen happy. (Huang, 1998)
  Traditional S V O C
  SFL S M C
  New Interpretation S M C MEx
  5、结论
  作为系统功能语法的重要分支,加的夫语法为英语语法的分析提供很多新的思路与方法,但是每种理论都不是毫无缺点,对后来的学习者存在一定的探索空间。本文对加的夫语法中提出的英语主要动词延长成分进行新角度的研究后发现了一些问题,并在随后的章节中提出解决方法。总结来说,英语主要除加的夫语法以外,别的派别并没有提到过,可作为动词延长成分的语法单位是:副词、(具体化过程中的)名词词组、性质词组、介词词组、小句、从属型动词词组复合体中的doing和to do、使役结构中的语法结构(do, doing, to do, done, to be done)。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英语论文其他英语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