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西方思想中的反民主传统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薛巍 [字体: ]

西方思想中的反民主传统

 可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怜的雅典人
  赞美雅典民主政治的有德谟克利特、伏尔泰、黑格尔、卡尔·波普尔,批评雅典民主政治的思想家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卢梭、休谟……总体上说,后一阵营更加庞大。罗伯兹因此说,在整个西方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雅典民主政治臭名昭著。她按照年代顺序梳理了这两个阵营之间的交战。
  她指出,伯里克利著名的演说看似对雅典民主自豪的赞美,其实带有令人瞩目的防御性口吻,强调了当时对雅典政府的各种指责,这些指责部分是由不满的雅典贵族自己提出的:如有价值的和没价值的人被同等对待,民主的自由意味着人们自由地生活在无政府状态中,不受任何文明交往的规则的限制,雅典人对艺术和才智的热情意味着堕落和软弱,民主制国家花了太多的时间来讨论和辩论,以至于无法像寡头制那样高效地行动起来。
  最先是雅典的知识分子对雅典的民主观念本身发起了精心谋划的攻击:说雅典政治是一种阶级政府,形成了穷人对富人的暴政;像所有暴政一样,这个暴政是随心所欲而非依据法律进行统治;民主政治在执行对外政策时的无能,使其先败于斯巴达之手,随后又败于腓力。苏格拉底被处死仅仅是雅典司法制度腐败最为突出的例证,因为它很大程度上从下层阶级选择陪审员,甚至为公民付出的时间支付薪水。平民毫无理性,对领袖的期望过高,因此对待他们严厉且不明智。雅典制度注定失败,因为它基于下述错误的假定:优点不平等的人获得同样的份额;那些相对不够优秀的人不应该得到好像他们是优秀之人那样的待遇,为生存奋斗的劳动者无望达到有闲和有教养阶级才能达到的智慧和客观。
  在18世纪,伏尔泰之类富有创造力的思想家将雅典视为艺术、雄辩、自由和商业的保护人,戳穿了流行意见中关于奢侈、衰败和贸易相互纠结的观念。在19世纪的英国,“詹姆斯·密尔把米福特德的希腊史放在了他儿子的手上,但他也告诫其子谨防米福特德关于希腊政治的看法”。小密尔坚定地为雅典帝国辩护,青睐雅典人而非斯巴达人,认为后者特别狭隘和自私。他说,斯巴达的目标是能够提供稳定,但不能培育进步。对此,雅典提供了鲜明的对比。密尔写道,在希腊其他民主政治中,“谁也不曾享有优诺米亚,即法律的无上权威,免除帮派的暴力,由于雅典式的自由或者天才,它们是非常雅典的特性。它让生命和财产较在希腊其他任何地区都更加安全,提供了心灵的安宁,后者也是思想或想象力取得高度成就的条件之一”。美国的建国者们认为雅典是个负面的榜样,麦迪逊经常抱怨混乱的雅典民主政治的骚动,约翰·亚当斯在人民主权者看到的是对财产神圣性的侵犯。
  “苏格拉底那些为人所知的魅力,与他对智慧问答的辩护交织在一起,使20世纪的平等主义的读者相信,像苏格拉底那样姿态谦逊、捍卫言论自由的人,根本不可能反对民主政治。那些自己反对民主政治的人同样认为,像苏格拉底一样富有洞察力的人,绝对不会发现不了民主政治的明显不足。”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充满激情地赞同苏格拉底支持雅典民主政治的观点。他说,苏格拉底作为雅典及其民主制度的批评者,可能与很多反对开放社会的反动领袖们表面上具有相似性。但一个批评民主及其制度的人,并不必然是民主政治的敌人。苏格拉底对民主政治的批评是民主派的,实际上那正是民主的生命所在。
  20世纪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的崛起,总体上是强化了雅典优于斯巴达的新倾向,因为民主政府放纵的可能性,似乎远不如极权主义的威胁那么令人厌烦。可是反雅典的传统继续兴旺,嫁接上了许多古代没有的新特征。雅典人今天受到的责备,是压迫妇女、奴隶、同盟者,“一度因过于民主被谴责的这个国家,如今却因一直不够民主受到口诛笔伐”。面对两次世界大战的美国人曾经幸福地自认为是心地高尚的雅典人,为世界上民主的安全战斗,越南和海湾战争期间,对西西里远征的不祥的回响,让人们将注意力放在了帝国主义的危险上。与此同时,雅典人因古代希腊社会总体上的好战特性,连同其对隐私的漠不关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民主制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