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从《溪山琴况》中看中国古琴音乐美学思想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赵镇 [字体: ]

从《溪山琴况》中看中国古琴音乐美学思想

1 徐上瀛与《溪山琴况》
  《溪山琴况》一书,是明末吴派民间琴师徐上瀛(别号青山,江苏太仓人)所著。徐上瀛不仅是明末著名古琴家,而且精通琴理、学贯乐味,著述除《溪山琴况》外,另有《万峰阁指法阴笺·凡例》及谱中所收《大还阁琴谱》六卷和《弹琴规范五则》。其中《溪山琴況》)(以下简称《琴况》)具有重要的美学价值,是一部全面、系统地论述古琴表演理论的重要琴乐美学专著。
  《琴况》一书,是徐上瀛在长期的琴乐实践、揣摩的过程中,借鉴、吸收和总结前人琴学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琴乐演奏与审美中的 24个命题,对古琴有关内外、主客、心物、形神等关系问题,以种属概念逻辑关系系列,从不同层次、不同维度和不同类别作出了周密的阐发。故《琴况》并非是一部音乐美学专著,而是以古琴的演奏技艺为其切入点,以自己独特的音乐审美观为统领,从实践到理论,由具体到抽象,兼收并蓄,内外兼论,合多为一,自成体系,从而使《琴况》的诸多命题形成了巨大的理论整体整合力,极富启发诱导性,这正是此书的难能可贵之处和独特价值所在,故 24 况可谓集中国古琴美学思想之大成。
  2 《溪山琴况》的审美
  《琴况》美学思想的立论基础,其书开宗明义曰:“稽古至圣心通造化,德协神人,理一身之性情,以理天下人之性情,于是制为琴。其所首重者,和也。”即以琴乐之情理陶冶人之性情,净化人之心灵,调协社会之人际关系,使之天下归于“和”。对于此“和”,本文以为,是泛指一般意义之“和”,具体的则是指“中和”。如《琴况》在论“润”况时所言:“凡弦上之取音,惟贵中和”,“润之为妙,所以达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其中和也。”在论“轻”况时又说:“不轻不重者,中和之音也,起调当以中和为主”等等。这显然是以儒家传统中和之美为准则。但除主中和之美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琴况》还贯穿着对“希声”境界的追求和对时古之辨、雅俗之辨的强调。那么何为“希声”?《琴况》说,“所谓希者,至静之极,通乎杳渺,出有入无”,又说“调古声淡,渐入深渊,……此希声之引伸也”、“疏疏淡淡,其音得中正和平者,是为正音”。由此可见,“希声”的特征是“淡”,是“疏疏淡淡”以至于“出有入无”的境地。此说如此强调“淡”,显然《琴况》又深受道家学说之影响,如老子讲:“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闻,用之不足既”(近)。庄子则进一步讲:“夫恬淡,寂寞、虚无、无为、此天地之本而道德之质也。以上对《琴况》中的“和”、“中和”、“淡”的梳理,本文以为,《琴况》是以儒家传统的“审一以定和”的“中和”审美观为基础,同是吸收、融合道家崇尚自然,追求“淡泊”之精神,从而将琴乐之审美理念,升华为一种具有新质规定性的审美境界—— “淡和”。
  3 《溪山琴况》弦、指、音、意关系论
  《琴况》以“淡和”审美准则为主旨,在其丰富的实践经验基础上,对涉及琴乐演奏中的弦、指、音、意关系问题,由具体到抽象,对此作出了辩证统一精辟论述。指出琴之演奏其要义有三:“曰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而和至矣。”
  所谓“弦与指合”,即客主、人琴关系。对此《琴况》认为,弦有存在之属性,所以操琴首先须掌握弦之特点与规律,不可违行,故指应顺弦;但又认为“正调品弦,循徽叶声”又“辩之在指,审之在听”,故指、听是其主宰;如能顺弦之性,尽指之巧,循听之微,指弦相合,如同胶漆,便能发出妙音。所以《琴况》说:“未始是指,未始非指,不即不离,要言妙道固在指也”,此即“弦与指合”。
  所谓“指与音合”,即琴之律、理关系。对此《琴况》认为,操琴务必严格按琴的徽位分数有序而奏,不可紊乱,此谓琴之律;同时在扶琴奏曲的音乐处理上,要“篇中有度,句中有候,字中有肯”,即对乐曲的演奏要合乎乐曲的章法、句式结构,才能产生富有韵味的乐调,此谓琴之理。所以他认为,“订谱一事,须先知琴理而后不谬,”(《大还阁琴谱·凡例》)琴之吟揉绰注、轻重缓急皆适中,才能“宛转成韵,曲得其情,”此即“指与音合”。
  所谓“音与意合”,有时指所奏琴曲、演奏者之“趣”、“神”、“意”;有时指两者的结合,但主要是指演奏者之意,这是因为古琴的演奏不是娱人,而是处无人之境的自娱、自赏和自况,在于“籍琴以明心见性”,上善我情,善于将有限存在的琴曲化为审美主体的心中之意,即“以音之精意而应乎意之深微”,得曲外之意,弦外之境,亦即“和”况所说:“其有得之弦外者,与山相映发,而巍巍影现,与水相涵濡,而洋洋徜恍。署可变也,虚堂凝雪;寒可回也,草阁流春。其无尽藏,不可思议,则音与意合,莫知其然而然矣。”这里实际上是着重强调了音乐审美心理中的想象、联想和情感意境的丰富体验,使其内心感受“其无尽藏,不可思议”变得更为充实。而从“署可变”,“寒可回”,这类具有内心情感体验来看,《琴况》的“淡和”审美境界所持的是一种“孤岑高寂”的情感意象。可见,“音与意合”强调的是音与意两者之间的美学关系理念,指出乐曲的音乐表现要顺应审美体验中的情感意境,即解决演奏中的审美问题。
  综上所述,本文认为,《琴况》一书是徐上瀛在长期的琴乐活动中,以儒家“中和”审美观为主旨,兼收道家“淡泊”之审美趣味,继承、总结前代琴家经验之长,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淡和”审美观。其演奏美学思想与审美对今天的器乐演奏艺术仍具有启发和借鉴意义。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哲学论文美学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