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以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简析吉尔曼的《黄色壁纸》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薛辉 [字体: ]

以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简析吉尔曼的《黄色壁纸》

夏洛特·帕金斯·吉尔曼的短篇小说《黄色壁纸》,被尊崇为女权主义的力作。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来研究小说中的女权主义,则更可以显示出资本主义社会中女性的身份、地位和价值。
  “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揭示了资本主义与父权制,阶级与性别压迫之间的基本矛盾。资本主义具有性别和经济两种剥削性质。资本主义父权制是妇女受压迫的根源。”1本文以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为理论基础,从经济独立和性别认同两方面分析小说中妇女受压迫的表现,揭露父权制社会妇女受压迫的本质。
  一、女性无法经济独立的现状
  1.妇女家务劳动的价值被占有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父权制导致劳动的性别分工。廉价甚至是免费的女性劳动力的存在是资本主义经济中一个重要的方面。男性可以走出家庭到社会上寻求可以付费的工作,而女性却不能。她们必须做好家务活以保证她们在家里的位置,然而即使如此,她们这种没有任何报酬的劳动仍然不被家庭重视。吉尔曼揭示出男权社会体制下,妇女们所做的家务劳动的剩余价值被男性无偿的占有。就如同小说中主人公发出的感叹“谁会想象我在做穿衣打扮、招待客人、安排家务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时花费多大的力气啊!”实际上,女性在家庭中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与外部世界的经济活动紧密相关,男性通过剥夺女性家庭劳动的剩余价值控制她们的权利和自由,使女性无法经济独立,因此她们与外界的经济交流只能在家庭环境中完成。
  2.妇女外出工作的权利被剥夺
  主人公对自我价值的意识萌芽,对自己作为一个独特个体的感知,使资本主义父权制度受到威胁。女性处于从属地位,因此她们在经济上也依赖于男性;正是由于女性经济上的不独立,使得她们必然要处于从属地位。写作是小说中主人公所能够胜任的唯一的社会工作,然而她却被残酷地剥夺了这一工作机会,也就阻塞了她进行创造性活动的唯一渠道。虽然与她的性别格格不入,但她却非常渴望去做同男性一样的工作。这种“不正常的性别颠倒”被“内科医生们”(包括她的父兄)诊断为神经错乱。女性对于外出工作的渴望被压抑,她们的个性天赋被埋没,这些都取决于她们被剥夺的经济独立的地位。因此,女性只有努力摆脱这种经济依赖的状态,才能获得完全的自由和解放。那么,要彻底改善她们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女性的经济独立就显得尤为重要。
  二、女性的身份认同危机
  1.男性的正统地位使女性受压迫
  在《黄色壁纸》中,通过叙述我们不难看出,主人公和丈夫约翰之间的关系恰恰代表了引起两性之间冲突和矛盾的性别压迫。主人公已经意识到了她所受对待的压迫本质,却还在不断地进行自我欺骗。比如,丈夫为她治病所安排的房间,被她描述成一个安全又充满体贴的舒适之所;然而在读者看来却是一个隔离严重精神病人的禁闭之地。她所处的实际环境与她对环境其中细节的解读之间的巨大差别很大程度上源于她更愿意去相信丈夫所说的话。她以这种方式所要表达的其实是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种自我欺骗当中,这种自我欺骗源于约翰以及他所代表的父权社会。通过这些父权社会的代言人,女性完全被控制。正是基于对这种被压迫本质的认识,主人公虽然没有用语言去挑战丈夫的正统权威却也心生反抗。她的想象力被看成是一种会威胁丈夫男性权威的危险助推力。男性的惧怕使得他变得更加说一不二,因为在父权社会中惧怕就代表示弱。主人公看到了这一点却无法言说,她不仅仅是在奋力地与这个社会和社会中的人作斗争,更是在与资本主义父权制社会中她所受的教育和价值观的教化作斗争。
  2.写作——女性反抗的唯一发泄方式
  主人公和丈夫之间充满了欺瞒,因为她并不想告诉丈夫他并不关心也不屑了解的事情。这时她的日记也就成为了她唯一能够坦白和解释她所欺瞒的一切是什么为什么。这些矛盾使主人公自我沉沦而且不可避免的成为所谓的“妻子”这一身份带来的恶果。
  约翰决定妻子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写作被严格禁止,主人公无奈只得将注意力转而集中在黄色的壁纸上。她开始强迫想象的和现实的东西发生交集。壁纸上的图像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映射出她自己现实生活的经历。最终想象和现实融合在一起而她自己也变成了壁纸中的女人。她可以被解读成一个传统的女性,约翰就是一个传统的男性,那么他们这种关系的解读显然是由性别决定的。
  3.詹妮——父权制度的牺牲者和帮凶
  与小说中主人公形成鲜明对比的另一个人就是约翰的妹妹詹妮。前者是父权制度的牺牲者,后者却是父权的帮凶。她完全丧失了自我,服从于约翰的需要和意愿。同为女性的詹妮甘于作为听命于父权制度一个工具反过来去压迫女性,这是女性丧失自我被父权压迫的一种病态行为,在小说中得到形象地体现。但是某种程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度上她也是值得同情的,因为她仍然是父权制社会中一个倍受压迫和折磨的牺牲品。
  通过对小说《黄色壁纸》的分析,我们发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男性是中心,是准则,占据正统地位;女性是他者,是被边缘化的群体。任何要追求自我,违背男权意志的女性都会被妖魔化。小说中被逼疯了的妻子的丑态正是资本主义父权制社会体制下被压迫的女性向往自由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惨状的形象体现。因此,以男性为中心的父权制才是女性受压迫的根源。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马克思主义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