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概念释义与内涵厘定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张林 [字体: ]

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概念释义与内涵厘定

思想政治教育制度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一个重要范畴,长期以来没有受到研究者应有的重视。虽然已有部分学者开始探讨思想政治教育的制度问题,但总的来说,对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首要的一个就是要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概念内涵。正如黑格尔所说:“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作的劳动才能获得。”[1]思想政治教育制度作为制度的一个从属概念,与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共通性。要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概念内涵,我们不得不从制度这个概念入手,而关于制度的概念界定,迄今为止,也可谓是众说纷纭。
  从制度的语义分析来看,“制度”是由“制”与“度”两个单音节词组合而成的复合性词语。要理解制度,就要先明白“制”和“度”的各自内涵。《说文解字》给出的解释是“制,裁也。从刀,从未。度,法制也。从又,庶省声。”“制”在最初是会意字。有裁制、限制和制度等内涵;“度”在最初则是形声字。有度量和法度等意思。”[
  Symbolr@@ ] 当然,随着汉语词源的发展和演变。“制度”开始慢慢被人们当成一个单独的复合词使用。古汉语辞典《词源》中对制度的内涵做出了两个方面的界定:一是指法令礼俗的总称;一是指一些特别的规定或用法。比如文学作品《西厢记》中的“当归活血,怎生制度?”。而现代汉语辞典《辞海》则把制度理解为一种在一定历史条件中形成并为主客体共同遵守的规程或体系。比如我们经常用到的请假制度、经济制度、政治制度等等。可以看出,《词源》中对制度的内涵界定与《辞海》中的制度含义还是具有相当差异,特别是《词源》中的第二种解释,把制度看成是一种特别的规定或用法,极具文学引申色彩,这在我们当前的日常生活中几乎不再使用。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词源》中把制度的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范围推及到了“法”、“令”、“礼”、“俗”四种形态,这对我们拓宽制度的研究视野具有重要作用。
  同时,在学理层面,学者们对制度的界定也是广泛而深入的。马克思从社会关系的角度揭示了制度的本质,认为“制度只不过是个人之间迄今所存在的交往的产物。”
  相异于马克思从社会的角度出发,新制度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诺斯( North.D.C.)从个体的角度入手,认为“制度是众多被制定出来约束或调整人们行为的规则秩序和伦理体系。”
  而在制度哲学和伦理学的研究中,学者们更倾向于对制度做本体论式的思考,中央党校的辛鸣教授认为“制度是一种调整人与人以及人与社会关系的历史性存在物;它在影响人与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带有明显的强制性。”[5]南京师范大学的高兆明教授则认为“作为社会关系结构的制度是人的现实存在方式。”[6]
  通过对已有制度概念的简单梳理,我们发现,一方面由于角度和关注的问题不同,学者们对制度的界定存在很大差异,要对制度下一个为所有人都接受的定义实在是强人所难。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各家各派对制度的界定还存在差异,才为我们研究制度留下了宽广空间,也为我们界定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提供了借鉴基础。虽然要对思想政治教育制度下一个准确的、为各方所认可的定义十分困难,但笔者认为,一个完整的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内涵厘定,至少应当包含以下几个基本方面。
  一、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是一种历史性存在
  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是一种历史性存在,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产生、变化和发展总是根源于一定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同,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表现形式也就不同,反映的生产关系也不一样。关于制度的历史性起源和历史形态的演变过程,我们可以从恩格斯论述国家的起源中得到有益的启示。他认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人们为了生产和交换的需要。会把每天重复的物质生产活动用一个共同的规则固定下来。这种规则最早会以习惯的形式表现出来,慢慢地发展成律令。而随着法律的产生,就必然产生以维护法律为职责的机关——公共权力,即国家。”[7]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产生也经历了同样的历史过程, 在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萌芽时期,人们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逐渐有意识地开始重复一些对教育活动有利的行为,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套能够用来指导教育活动的行为规范,这些规范最初以一定的教育习惯表现出来,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习惯愈发不能满足教育实践的需要,于是在教育习惯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相对系统的教育纪律,在教育纪律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形成了正式的教育制度。诚如施里特所言:“制度并不是在真空中形成的。它们在相当程度上依赖和继承于过去的行为组合和合法化观念。”[8]由此可以看出,思想政治教育制度在本质上是一种历史性存在,不仅制度本身具有鲜明的历史阶段性,制度的演化也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不断发展的历史过程。
  同时,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历史性存在也是历史性与现实性的统一。虽然思想政治教育制度形成于人们教育实践中的设计和创造,但并不等于人们可以随意地设计和创造,从根本上看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变革还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是现实性与历史性的辩证统一。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制度是由现实生活中的教育主体在现实的教育实践中创造而成。另一方面,教育主体对思想政治教育制度的创造又只能在既有的历史条件下才能进行。正如恩格斯所说:“我们拒绝想把任何道德教条当作永恒的、终极的、从此不变的伦理规律强加给我们的一切无理要求,这种要求的借口是,道德世界也有凌驾于历史和民族差别之上的不变的原则。相反地,我们断定,一切以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的产物。”[9]不同的现实经济关系状况,决定了不同社会制度的现实性和历史性。所以,历史是动态中的现实,现实是静态中的历史,二者在本质上是辩证统一的,离开了历史性来谈现实,思想政治教育制度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离开了现实性来谈历史,思想政治教育制度又会成为没有任何实际内容的抽象产物。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教育论文教育体制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