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浅谈女娲神话的流转与《红楼梦》“顽石”意象的生成

来源:中国论文联盟  作者:段宗社 [字体: ]
 摘 要:《红楼梦》的“顽石”意象虽与女娲神话有关,但它不是女娲神话的本有因素,而是该神话流转过程中发生置换变形的产物。顽石意象基于古代文人特有的“寒士”体验,生成于唐宋诗词传统。晚明思潮影响下的叶燮等人的书写又给它赋予了抗拒主流价值、维系个人真性情的启蒙价值。《红楼梦》中的“顽石”意象是对中国文学传统中“顽石”原型的复现,它的寓意是文学体验与书写所赋予的。
  关键词:女娲神话;《红楼梦》;顽石意象;
    
  《红楼梦》原名《石头记》,“石头”来自女娲神话无疑。所以周汝昌先生强调要从“女娲炼石补天”这一神话的本原意义上理解“石头”意象的象征意味。周先生强调此点的原因是续写者程伟元、高鹗恶意修改小说原文,将石头说成是“携入红尘、引登彼岸的一块石头”(第l回),从而把小说主旨附会到“顽石点头”、幡然悔悟这样的佛家意旨上去了。看来“顽石”寓意攸关小说题旨,不可不辩。周先生指出,石头出自补天济世的女神之手,那么他幻化来到人间,绝不是专意“向人间惹是非”,或“枉人红尘”,“受享一番”的,作者这样写只不过在曲意调侃。对于顽石,先生指出:“它想得很多,他看到了很多不幸和不平。它想改变这种不幸和不平的状况。可是,他愿望不得实现,‘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这种胸怀心境,在字面上好像雪芹只指‘身前’那次‘无材补天’的事,其实‘身后’这次‘枉入红尘’也是如此,换言之,两次本是一回事的幻笔。”周先生意思是,石头既然出自女娲之手,那么自然要联系女娲的功业理解“石头”的心志。关于女娲,周先生强调:“那女神并不是世外仙君,瑶池圣母,她是为人间为人民创造幸福的。”言下之意,经她手造的石头自然也有“补天”、“济世”之志,作为“身后”化身的宝玉当然就不是书中所说的“富贵闲人”,而至少应理解为具有救世情怀的人,石头及宝玉的痛苦是由救世心志引起的,那么小说的悲剧意味中也就有了“欲济世而不能”这样一层意思。先生从本源上考索“顽石”象征意味的思路是恰切的,但对于“顽石”与女娲神话关系的理解,未免简单。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汉代女娲补天济世的故事中,还找不到“顽石”的影子。“顽石”意象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的生成,有待于后世文人对神话的重塑和改写。这样,就“顽石”象征意义而言,它与其说是女娲圣王精神的写照,不如说是后世文人自我隐喻。对顽石意义的理解,不应该直接联系到女娲本身,而应联系到顽石意象的生成史。“顽石”的寓意,以及曹雪芹对它的书写,都是基于历史流转所形成的意义。人不经意的调侃,使女娲和伏羲结为夫妇。而一旦“戏说”成为后世文人处理神圣故事的方式,那原有的“神圣性”就会冲淡,“人”的情怀将突显。“顽石”意象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从“补天”原型中脱化出来的。
  中唐苦吟一派诗人姚合大约是顽石意象的首创者,他的《天竺寺殿前立石》云:“补天残片女娲抛,扑落禅门压地坳。霹雳划深龙旧攫,屈柴痕浅虎新抓。苔黏月眼风挑剔,尘结云头雨磕敲。秋至莫言长砣立,春来自有薜萝交。”女娲神话中出现了一块被抛弃的残片,《红楼梦》中的“顽石”意象大概是这时才开始酝酿的。姚合生活在9世纪前期,为玄宗时名相姚崇的曾孙,年轻时进士及第,历任监察御史、谏议大夫和秘书少监等职,在创作风格上与贾岛同属“苦吟”一派,这派诗人讲究斟酌字句,打磨物象。“顽石”这一非凡的意象大约来自他们“晴山荒景觅诗题的功夫。佛殿前的一块立石被想象成女娲炼石补天时丢弃的“残片”,这块石头就有了不同寻常的“身份”,“扑落”和“压地坳”顺理成章地写出它来到地面时的不凡气势。中间两联写它曾经历龙虎的眷顾,又被风雨吹打过。结尾写它现在屹立佛殿门前,略显寂寞。佛门本是清净之地,这块石头更以其卑微和无用于世而无人叩问。可见“顽石”诞生在一种被抛弃和边缘化的人生体验中,即使有强韧和执著的一面,也只是对失意人生的回应。
  南宋词人辛弃疾对女娲之弃石作了进一步书写,他的《归朝欢》(题晋臣敷文积翠岩)云:
  我笑共工缘底怒。触断峨峨天一柱。补天又笑女娲忙,却将此石投闲处。野烟荒草路。先生柱杖来看汝。倚苍苔,摩挲试问:千古几风雨?长被儿童敲火苦,时有牛羊磨角去。霍然千丈翠岩屏,锵然一滴甘泉乳。结亭三四五。会相暖热携歌舞。细思量:古来寒士,不遇有时遇。
  这首词作于庆元六年(1200),作者时已60岁。5年前他遭人诬陷,从福建提刑任上落职,闲居江西上饶。辛弃疾一生以英雄自居,渴望指挥千军万马,通过上阵杀敌“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破阵子》)。但他生不逢时,南宋王朝自1163年符离之役失利后,朝野上下失败情绪弥漫,投降派占了上风,遂使词人在南归以后备受压制,根本找不到用武之地,只好以词笔表达对英雄事业的向往和失意之感慨。“弃石”在这首词中的寓意明确指向“古来寒士”。辛弃疾的友人赵晋臣名不遇,因曾为敷文阁学士而称“敷文”,属馆阁重臣,是“弃石”的知遇者。石头这次跌落的地方不是古刹佛殿门前,而依然荒郊野外,草木丛生之地,历经风雨敲打和岁月磨难(儿童敲火、牛羊磨角),终于有一天被赵晋臣搬入府中,置于后花园。引泉作“瀑”,结“亭”其上,取了一个有诗意的名字日“积翠岩”,邀亲朋好友,引歌儿舞女,赏游其下。这对于弃石而言,是存在意义的另一种实现。落魄文人被一位朝廷重臣赏识和引荐,这是唐宋以来文人的集体幻想,辛词对一颗具体石头的想象中表达的是千古文人的集体意识。词的最后将弃石与“古来寒士”联系起来,说他“不遇有时遇”,有叹惋,也有慰藉。与姚诗相比,辛词更多了一份“寒士”之“知遇”想象。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古代文学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简单就好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