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时代高度看邓小平的历史地位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杨凤城 [字体: ]

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时代高度看邓小平的历史地位

2014年冬,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江苏、福建工作时提出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历史发展角度看,“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反映着时代要求,同时也是改革开放行进到今天合乎历史与逻辑的结果。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方面面均作出了重要贡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影响。“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时代认识和实践,为我们认识邓小平的历史地位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下面,我们尝试加以梳理和分析。
  一、从实现“小康”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众所周知,实现“小康”是邓小平率先提出来的。1979年12月,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提出中国20世纪的目标是实现“小康之家”、“小康的状态”,即人均一千美元左右。〔1〕此后,邓小平不断重申这一目标,中共十二大加以郑重宣布。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邓小平在实现小康问题上的认识和贡献需要充分关注。
  首先,小康目标的提出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思想的战略性调整或转变,即从“国家富强优先”向 “人民富裕优先”转变。众所周知,近代以来中国积贫积弱、备受列强欺凌,中国共产党执掌全国政权后,为了使中华民族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选择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道路。对于新中国而言,一方面是要尽快摆脱近代以来国际上的屈辱地位;另一方面是要打破冷战背景下西方对新中国的敌视和封锁。尤其是朝鲜战争爆发后,国家安全形势更为严峻。此外,就是苏联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榜样吸引力。俄国在欧洲原是一个落后国家,十月革命后为了保卫新生制度、尽快赶上并超过资本主义国家,苏联选择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道路。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和战后世界强国地位,又有力地印证着这条道路的成功。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起就坚定“走俄国人的路”,如果说这在初期主要是指社会革命和社会改造之路,那么在新中国建立后则主要是指社会主义之路和工业化之路了。苏联工业化的代价——民生之困——用当年惯常的话讲“农业和轻工业长期得不到相应发展”,是在斯大林问题揭露出来之后才清楚地认识到的。总之,历史和时代的原因,使得中国共产党几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道路。不能否认,这条道路对于建立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快速增强国防实力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事实上,1954年毛泽东曾经感慨:“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2〕而在毛泽东去世之际,中国不但能够制造汽车、飞机,而且在国防科技领域内取得了以“两弹一星”为标志的一系列成就,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当然,历史的前进不可能没有代价,那就是民众生活水平提高缓慢,许多农村地区连温饱均未解决。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在提出小康目标的同时不断提醒人们: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富裕而且共同富裕才是社会主义。这里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背景,贫穷导致革命,革命是為了更好的生活,首先是改变物质贫困。然而,长期的革命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经历养成的革命传统,却逐步异化出“穷则革命富则修”的认识逻辑,革命本身成了目的,似乎越穷越能保持革命、向上的精神,富裕则容易意志消沉,甚至精神堕落,因而“越穷越光荣”这一违背常识的理念大行其道。邓小平的话针对性很强,不仅批评和校正这种错误理念,而且要改变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社会主义不仅要使国家强大而且还要使人民富裕,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所在。而要实现人民富裕必须集中精力发展生产力,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会主义几十年的实践表明,生产力要获得迅速发展必须对传统社会主义体制进行改革。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个改革开放,是邓小平理论和实践的核心内容,是他留给当代中国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也是中国实现小康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坚持的原则。
  当然,与实现小康更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思想,在邓小平那里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两步走”战略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经济发展速度问题;二是先富与后富的关系问题。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基础上,要在20世纪实现一千美元的小康目标,没有高速度发展是不可能的。而且,诸多国家在现代化初期都实现过经济发展的高速度。一方面是国门打开后在国际比较中痛感中国的落后;另一方面“文革”十年“大动乱”又令人产生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的急迫感,所谓时不我待、只争朝夕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如果考虑到这一背景,就能够充分理解邓小平在经济发展速度上比较积极的态度了。当然,邓小平非常尊重经济领域领导人的意见,在小康目标提出后,邓小平一度担心放空炮、失信于民的问题,因而在“六五计划”和20世纪80年代十年规划出台之际,他希望有一个高速度的规划。但是,当经济领域领导人提出经济发展要走新的路子,不是将速度而是效益放在第一位,因而“六五”和“七五”期间经济发展只能是年均4%~5%至多6%左右时,邓小平虽感意外,但还是实事求是地加以支持,并主动做其他中央领导人的工作。及至80年代末,邓小平再次支持经济治理整顿,放慢发展速度。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社会论文邓小平理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