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例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例

徐州市经济贸易实业发展公司与山西大同市农业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前郭炼油厂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双方当事人因国家政策调整而合意解除合同的,不能认定任何一方对此有过错。因此,而造成的损失,应根据公平原则,由双方当事人进行合理分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民抗字第104号

    抗诉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州市经济贸易实业发展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黄河东路5号6门。
    法定代表人:张玉民,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东方,中豪律师集团(北京)事务所律师。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大同市农业石油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周家店村南三环路南侧
    法定代表人:翟晓东,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巍,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潘福元,该公司员工。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石油前郭炼油厂,住所地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石化街56号
    法定代表人:刘德佳,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申本金,江苏联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广阳,该公司法律顾问。
    申诉人徐州市经济贸易实业发展公司(以下简称发展公司)因与被申诉人山西大同市农业石油公司(以下简称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前郭炼油厂(以下简称炼油厂)财产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苏民二终字第054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高检民抗(2008)108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08年12月19日作出(2008)民抗字第104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人员曾洪强、侯巍出庭。发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玉民、委托代理人李东方,石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巍、潘福元,炼油厂的委托代理人申本金、李广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1995年12月15日,炼油厂和发展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约定由发展公司购买轻油罐50辆,出租给炼油厂,用于运输汽油、煤油、柴油、化工轻油产品等,期限三年。合同签订后,因实际承租该车辆的是石油公司,1996年2月10日,发展公司、石油公司、炼油厂三方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约定:发展公司将铁路轻油槽车45辆出租给石油公司使用,用途为运输汽油、煤油、柴油、化工轻油等,期限六年,自1996年3月1日起至2002年3月1日止;租赁费每年按320天计算,每天每辆130元,租金的交纳按月收取,每月5日前石油公司汇到发展公司账户。每月支付租赁费15.6万元,全年租金为187.2万元,每月支付8万元的罐车使用补偿费,全年为96万元;合同生效后石油公司需交付发展公司保证金28.32万元(按全年租金、补偿费的10%计算),合同期满后退还,违约归发展公司所有;槽车全年归石油公司使用,石油公司负担使用期内的全部费用(铁路修车费以及后期铁路有关规定追加的其他费用),租赁期间车辆的保养和维修由承租方负责,费用由其承担;炼油厂作为经济担保方具有不可消除的责任,一旦石油公司不能履约或不能完全履约,炼油厂有责任代石油公司完成合约,直至合同期满;炼油厂不得提前或拖后使用车辆,任何一方毁约或不能完全履行合同,受损方有权要求另一方赔偿经济损失(既得利益),担保方有责任代受损方完成毁约方应尽义务;由于发展公司购买自备油罐车主要是为了炼油厂生产所需,因此合同到期后,炼油厂有责任无偿为发展公司管理车辆,如发展公司需要,炼油厂有责任为其无偿办理车主变更手续或在不变更手续的情况下,无偿协助发展公司的后期使用等。该合同签订后,发展公司和石油公司于1996年3月初办理了车辆交接手续,石油公司亦按约交纳了租赁费用。同年8月7日,石油公司致函发展公司称:“经过五个月的运行,结合市场情况,我公司认为所租自备车成本过高,8月7日我公司韩经理与贵公司张玉民经理在炼油厂进行两次协商,要求你公司免掉每月8万元的补偿费。经协商,贵公司不同意,也不让步。后经我公司再次议定,愿承担违约金(即合同保证金28.32万元),并于8月20日前将贵公司该列自备车全部交于松原车站,请贵公司派人接管,特此通知。”发展公司收到该函后,于同年11月12日与石油公司签订了补充协议,协议内容为:“考虑到石油公司的实际情况,在炼油厂(担保方)的协调下,我方同意石油公司的要约,即补充协议如下:①从1996年8月20日前执行旧合同,从96年8月20日后执行新合同,原合同中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未作变动的仍旧有效。②槽车租金现改为每节每天170元,全年以267天计算,共45节,全年相金为2042550元,其他费用仍由乙方(石油公司)负担。③抵押金订正为204255元。④合同期内乙方再不对新合同提出异议,否则,仍应按原合同给甲方(发展公司)以补偿”。同日,发展公司给炼油厂发函称:“石油公司致函我公司,提出要求降低自备车租金,并声称如不同意降租,将于1996年8月20日单方撕毁合同,考虑到你们多次协调,更考虑到今后与你们的长期关系,我们还是同意了石油公司的降租请求,并于1996年11月12日签订了补充协议(附后)。特此通知。”补充协议签订后,发展公司、石油公司按补充协议的约定履行至1998年7月初。1998年7月4日,石油公司致电(电报)发展公司,内容为:“因国家政策发生变化,贵公司自备车合同提前终止,请派人于本月7日前到前炼验收,否则以松原站收车之日为准。”发展公司收到该电报后,于1998年7月11日电报回复石油公司,内容为:“贵单位因国家政策变化提出退车,造成我方损失即所租车辆厂修费,应由贵方承担,现去电查证,你方口头拒付该笔费用与否,如同意偿付,请于本月13日18时前复电,否则视为拒付。”石油公司收到发展公司的回复电报后,未予答复,即将所租车辆停至吉林松原车站。1998年7月8日,发展公司在炼油厂的帮助下将该列轻油罐车陆续转租他人,至1999年4月27日为止,发展公司收回部分租金并支付了一定的费用。1999年4月27日至今该列轻油罐车一直闲置在松原车站。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发展公司的该列自备车过轨合同以及所经区间等有关事宜是由炼油厂与铁路部门联系签订的。另查明:西安车辆厂规定的厂修轻油罐车第一、二次修程价格每辆为14230元。
    1999年9月1日,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在审理此案时与炼油厂运销信息处处长高景峰的谈话笔录,证实1995年铁路运力不足,炼油厂的油运不出去,需买自备列,而发展公司意欲购买,炼油厂与发展公司签订了书面租赁合同,保证租用其所购车辆。后为了简化手续,经炼油厂介绍,由其用户(石油公司)直接与发展公司签订合同,而炼油厂对该合同提供了担保。后因市场行情变化,价格过高,石油公司找到炼油厂,由炼油厂出面与发展公司进行协调后,降了价。
    还查明:1998年5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1998]14号文件,即《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组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有关石油公司划转问题的通知》,该文件内容为:“国家经贸委《关于组建两个特大型石油石化集团公司有关问题的请示》已经国务院批准。《请示》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有关要求,提出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石油公司及其加油站,分别划归所组建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两大集团公司)。为了加快两大集团公司的组建工作,现将两大集团公司涉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石油公司及其加油站划转等有关问题通知如下:(一)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重庆、四川、西藏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大连市石油公司及其下属各石油公司和加油站,划归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吉林省吉化集团公司、吉林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划归中国天然气集团公司。北京、天津、河北、山西等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宁波、厦门、青岛、深圳市石油公司及其下属各级石油公司和加油站,划归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二)上述石油公司及加油站和有关企业的国有资产无偿划转到两大集团公司。(三)企业有关财务、工资、职工在册人数等财务指标的划转,以财政部门批准的1997年企业决算为准。(四)通知下发之日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人民政府和两大集团公司要紧密配合,作好交接工作,争取在1998年6月30日前完成等。1998年6月29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发了《关于严禁炼化企业自销成品油的通知》的明传电报,对炼化生产企业重申规定:①各直属生产企业必须严格按集团公司确定的加工计划组织生产,确保油田后路畅通和成品油总量平衡。②所产成品油一律以出厂价按配置计划交由销售公司分公司或省区市石油公司销售,不得以任何理由自行销售成品油;原有的加油站,储运设施和联营单位,也必须纳入当地省区市石油公司的销售计划,按批发价供应。具体办法由省区市石油公司与炼油企业商定。③在6月5日前,与区内用户签订的销售合同一律停止执行,与区外用户签订的销售合同在6月30日前必须执行完毕。④成品油必须严格按规定的质量标准出厂,不得以任何理由以溶剂油、燃料油、化工轻油以及非标准产品名义出厂销售。
    一审法院于2001年4月19日在山西省大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的石油公司1991、1997、1998、1999年企业法人开业登记注册书和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共四份,均证明石油公司自企业注册成立至今,其经营范围,经营方式末发生变化。
    一审法院认为,发展公司与炼油厂于1995年12月15日签订的财产租赁合同,明确约定了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后又变更为发展公司与石油公司(1996年2月10日)签订了财产租赁合同,而炼油厂为此合同提供了保证。该合同明确约定了财产租赁的名称、数量、期限、租金数额,支付方法,且已实际履行,该合同履行期间,由于石油公司认为租费过高,在炼油厂的多次协调下,发展公司与石油公司于1996年11月12日签订了补充协议,该协议除对租金数额作了调整外,对其他条款均未变动,且已实际履行。故以上三份合同均是各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的,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虽然从发展公司的企业登记看无财产租赁的经营范围,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该行为并非国家禁止实施的民事行为,且各方当事人在上述三份合同签订后均已实际履行。发展公司出资购买该列自备车后,由炼油厂与有关铁路部门签订了过轨合同,由此铁路部门予以认可。故石油公司、炼油厂以发展公司超越经营范围而导致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对于发展公司与石油公司于1996年11月12日签订的补充协议,炼油厂认为其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应用文稿合同样本财产租赁合同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