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重阳节怀念一位普通的老人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赵涛 [字体: ]

重阳节怀念一位普通的老人

姥姥一直是我们家里不可缺少的重要成员。
  姥姥出生在民国初期,受万恶的旧社会习俗的迫害,她从少女时期开始裹脚,把脚裹成了尖角形,只能用后脚跟走路。自记事起,姥姥就一直颠颤着小脚为我们一大家子忙碌。
  在姥姥走后的多年里,每当看到她为我的孩子做的小棉袄、小褓被子,心都会特别地疼。姥姥是这世上我最在乎的一位老人,她陪我走过的时光更是我内心不可触及的角落。记得一次和妻子看以前拍摄的家庭录像,突然姥姥的镜头出现了,我看着那熟悉亲切的面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惹得妻子也陪我一起流泪。
  对姥姥的感情,是一种触及灵魂的感情!
  我们好多孩子,都是姥姥带大的。记忆里多少个夜晚,我在姥姥的轻柔拍抚中,甜美地进入梦乡。
  姥姥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直到我们兄妹四人成家。她日复一日地尽心照料我们兄妹,料理着家里一切:吃饭、清洁、针线活儿、种菜、喂养家禽、洗衣,还要外出轧碾(人工推转着的石碾)。当时周围没有磨坊,姥姥要带着食材颤巍巍颠着脚走到远处,推着磨杆一圈一圈不停地转着碾压。
  那时候,我们家的院子不大,但是姥姥都充分利用起来,种植过很多花草树木:樱桃、向日葵、蓖麻、腊梅、桃树、杏树……房屋后面的果树郁郁葱葱枝叶茂盛,枝头盛开的鲜花,引得蜜蜂蝴蝶不停地来回飞舞。树下的空间很大,我们兄妹经常在下面钻来转去地玩耍;院子里还有棵很大的梧桐树,足够让我们夏天纳凉。
  姥姥最喜爱的是茉莉。茉莉花期很长,从暮春开到深秋,枝繁叶茂,花瓣如雪。每至晨昏,那淡淡幽香,飘过黛瓦青墙,弥漫至好远,悠悠不散。长长的花枝条被姥姥用细竹竿架起来,花架下面是一个养鱼的扁圆泥陶缸,缸周边长满了绿色的青苔。每到夏日,正是睡莲绽放的季节,一朵朵白色的、粉红色的睡莲,微微脱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出水面。姥姥常常坐在旁边,嗅着花香,看着鱼儿穿梭游弋,手握着小撮面麸子逗喂鱼儿,不时露出浅浅的笑容。看她那时的神情,宛如一位天真无邪的少女。
  受姥姥的影响,我从小对种植花草蔬菜就很感兴趣,家里有片菜园,更是欢喜,经常和大人一起挥汗栽种播耕。每当这个时候,姥姥总是端着针线筐子,携一小木凳子坐在边上,笑盈盈地看着菜地畔埂上的我们,不时还指点一番稀疏厚薄。由于这个缘故,我成家离开平房院落后,走到哪里,都会尽量利用有限空间打造一小块种植园地,种植各种蔬菜花卉,看着生机盎然的作品,心中惬意万分,既是赏心悦目,更是深深地怀恋那永远无法忘怀的时光。
  姥姥还喂养了长毛兔子(定期剪兔毛卖钱)和菜兔子(短毛兔专门食肉卖皮)、奶羊、山羊、猫、狗、鸽子等等,好多已经无法分辨是家禽还是走兽了,因为都如我们家里的成员一样,和我们朝夕相伴着。
  姥姥,平凡的一个老人,在89岁时突发心脏病走了,医生也无回天之力。我却不敢相信姥姥会走,一直站在姥姥跟前守候着,攥着她干枯渐凉的手,多么希望她能睁开眼睛来要杯水喝,可是姥姥没有再醒过来。最后,在姥姥咽气时,不知是生命机体原因还是留恋不舍身边亲人,老人家眼角缓缓地流下一行泪,我掏出手绢轻轻地给姥姥拭擦着,心中默默祈祷姥姥一路走好。
  姥姥也算是高龄喜丧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是她的离开却让我如此想念,总感觉还没尽够孝心。我爱她、我想她,她离开越久我想她越深,但姥姥真的不会回来了。
  姥姥不识字,却十分明理,她会轻抚小猫的脑袋,会原谅狗儿咬破自己的衣衫,会用慈祥的眼看着世人,会为陌生人一丝丝的苦难盈上泪水……她历经的坎坷人生,是一本读不完的书。没了姥姥的日子,世事依旧如昨,只是回忆起来,我的心情与往昔大不相同。
  感叹人生两件事不能等:一是行善,二是尽孝。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我不会忘记,在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有这么一位可亲可敬的慈祥老人在照料着、陪伴着我。
  天堂的姥姥,您好吗?写您的文字时,我一直双眼模糊,我多想用恣意流淌、不能自控的眼泪,去叩响天国的门铃,带去我一句话语:姥姥,想您。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节日大全重阳节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zhangshan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