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红楼梦〉评论》表达的其实是王国维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肖悦扬 [字体: ]

《〈红楼梦〉评论》表达的其实是王国维

在坚船利炮轰开了大清帝国的大门之后,中国在一片水深火热中迈进了20世纪的大门。在这一背景下,如何学西方、如何合理地运用这些学来的知识成为一个在实践和理论层面都需要解决的问题。王国维同样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写作于20世纪初的《〈红楼梦〉评论》正是他用西方理论解释文本的一个重要尝试。
  20世纪初,《红楼梦》研究先后出现了两个重要派别:索隐派和考证派。索隐派的中心论点是,《红楼梦》是一部清初政治小说,宣扬反清主义。而考证派则认为《红楼梦》其实是曹雪芹的自叙传。余英时将这两个派别称为红学研究史上的“典范”(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其意义之重大和影响之深远可见一斑。发表于1904年的《〈红楼梦〉评论》并不属于两支中的任何一支,重要性却依然不容忽视。余英时在两种“典范”之外,又专门对王国维做出了评价:“从文学的观点研究红楼梦的,王国维是最早而又最深刻的一个人。”(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王国维在《红楼梦》上的研究方法与两个主流派别有着明显的不同,而其以哲学和美学观点为理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完整批评体系的做法,对于中国近现代美学研究的发展来说,具有深刻的意义。
  选择、接受与疏离——《〈红楼梦〉评论》与叔本华哲学
  1903年,王国维开始接触叔本华哲学,《意志及表象之世界》(今译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是岁前后读二过”(王国维,自序(一),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最终成为《〈红楼梦〉评论》立论的立足点。然而细察文本则可发现,王国维对叔本华哲学并非全盘吸收,而是对叔氏哲学做了一些微妙暧昧的改动。这些改动中或许就包含着中国近现代美学与西方思想交汇之际留下的缝隙。
  《〈红楼梦〉评论》受《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影响之深仅从文章的结构关系上就可见一斑。《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界》的整体结构如下:第一篇?世界作为表象初论——认识论第二篇?世界作为意志初论——本体论第三篇?世界作为表象再论——美学第四篇?世界作为意志再论——伦理学
  附录?康德哲学批判
  这种四篇一余论的结构为《〈红楼梦〉评论》所继承,具体的章节标题为:一、人生及美术之概观二、红楼梦之精神三、红楼梦之美学上之价值四、红楼梦之伦理学上之价值
  余论
  《〈红楼梦〉评论》不仅在结构框架上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相同,主体部分相对应的篇章思想上也具有某种对应关系。而叔本华在这一著作中所阐发的几个重要观点如“(人的)本质就是落在痛苦的手心里的”(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商务印书馆,1982)、原罪说、两种路径解脱说以及第三种悲剧说等都为王国维的论述所吸纳。然而下文所要讨论的是,作者做出了哪些调整或改动。
  从文本出发,王国维对叔本华哲学思想做出的改易又可以概括为几类。第一种可称之为减略,即对叔本华哲学里一些关键概念的省略或者范围缩小。涉及这种情况的主要是两个概念——“理念”和“意志”。叔本华承继了柏拉图的“理念”概念,并将其发挥定义为意志原始的和唯一恰如其分的客体性,并提出“文艺的宗旨也是在于揭示理念”(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商务印书馆,1982)。“理念”这个术语在西方文艺史上可谓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但在《〈红楼梦〉评论》关于艺术的论述中,“理念”或概念相近的词却从不曾出现过。但王国维并非没有注意过这一概念,在他介绍叔本华哲学的著述《叔本华哲学及其教育学说》中,“理念”一词及其定义曾经被明确地翻译出来:
  “若不视此物为与我利害之关系,而但观其物,则此物已非特别之物,而代表其物之全种。叔氏谓之曰‘实念’。故美之知识,实念之知识也。而美之中又有优美与壮美之别。”(王国维,叔本华哲学及其教育学说,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
  而到了《〈红楼梦〉评论》中,“故美之知識,实念之知识也”这一环不见踪影,直接就进入了对“优美”和“壮美”区别的论述,并且对二者区别的论述中,在审美过程中或优美或壮美之物使人成为纯粹主体,透过个体看到理念这个过程也消失了,领悟美的对象变成了具体的“物”。对于这样一个有意的忽略,笔者只能做出这样的猜测:或许在王国维看来,就审美而言,并不需要一个非具体、非实体、超出时空的对象。
  对于另外一个范围被缩小的概念“意志”,它作为世界的本质是叔本华哲学里最具创造性也是最核心的一个观点。在叔本华看来,意志就是一种全然盲目的冲动。世界万物都作为意志的客体化,从无机物开始,到植物、动物、人,客体化级别越高,这种冲动、欲望越强烈,表现越明显。
  “宇宙一生活之欲而已!”(王国维,《红楼梦》评论,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
  “若此物大不利于吾人,而吾人生活之意志为之破裂,因之意志遁去,而知力得为独立之作用,以深观其物,吾人谓此物曰壮美,而谓其感情曰壮美之情。”(王国维,《红楼梦》评论,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
  如果说前一段虽然主要还是直接从人的生存层次上来下断言的,并非从本体导出来,但还稍有一些本体论意谓的话,后一段对意志概念的使用就更不是从本体论上讲,而只是作为世界本体的意志在人躯体中的体现。虽然叔本华有时也会使用意志在这个层面上的意义,但这并不是精髓所在。纵观《〈红楼梦〉评论》全文,我们可以说,意志作为世界本质的这个在叔本华哲学里最重要的层面确乎是被忽略,起码是轻描淡写而过的。
  此外,王国维对叔本华的一套理论也有一些增补或扩充。叔本华认为,人生就像在痛苦和空虚无聊间摆动的钟摆,也就是欲望的不能满足和已满足都让人痛苦,而王国维进一步提出,在从欲望的产生到得到满足的这个过程,就是努力满足欲望的过程也是痛苦的,其悲观意味更胜一筹。而王国维做出的另一个补充是,人的堕落尘世也是意志自由在现象界的一种体现:
  “此可知生活之欲之先人生而存在,而人生不过此欲之发现也。此可知吾人之堕落,由吾人之所欲,而意志自由之罪恶也。”(王国维,《红楼梦》评论,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文学评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