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陕北说书:民间叙事文学的活化石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狄马 [字体: ]

陕北说书:民间叙事文学的活化石

关于陕北说书,不准确的说法很多。有人说陕北说书是流行于陕北地区的一种鼓书。可陕北说书的伴奏并不用鼓,用的是三弦或琵琶。没有鼓,怎么能叫“鼓书”?还有人说,陕北说书是一种评书。可向来的评书都是只说不唱的,而陕北说书不光“说”,同时还有大段大段的“唱”。也有人说,陕北说书是一种说唱文学,“说”的“话本”当然是“文学”,可它的音乐、它的表演怎么能算“文学”呢?因而,准确的说法是“陕北说书是一种流传在陕北地区的说唱艺术”。
  一
  陕北说书到底好在哪里?在以民主、科学、自由为核心的现代文化体系中,它究竟具有哪些研究价值?
  首先从思想价值方面看,它的大部分作品虽没有走出“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传统叙事文学的老路,但它的一些优秀作品已经超越了儒家功利主义的人生观,上升到了一种勘破生死、无亲无别的庄老境界。经典小段《十不亲》就有这种“死生无常,万事皆休”的宗教意味。它从天和地说起,一直说到父母、儿女、男人、女人、弟兄、亲戚、赌博人、串门子货①,历数这种种“人生实相”的虚空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都没有意思,什么都不要恋栈。其中张俊功的版本是这样的:
  天道说亲不算亲,金鸡玉兔转东西。
  日月如梭赶了个紧,也不知赶死世上多少人。
  地道说亲才不算亲,不晓黄土吃了够多少人。
  人吃黄土常常在,黄土吃人一嘴影无踪。
  爹娘亲来才不算亲,生下了儿女命归阴。
  不管这儿女过成过不成,他钻在墓窑里躲安稳。
  儿女说亲才不算亲,成人长大翅膀硬。
  在老人跟前没点疼心,未从说话倒把眼瞪。
  男人家亲也不算亲,狼心狗肺都是男人。
  抓髻夫妻暖不热个心,后老婆娶过门当神神。
  女人家亲才不算亲,铁心铁肠都是女人。
  等到他男人命归阴,撇下些儿女她配了旁人。
  弟兄亲来也不算亲,婆姨娶过门把家另。
  弟兄家另家狼虎心,大凡小事不如旁人。
  亲戚亲来才不算亲,有酒有肉才来往紧。
  你如果一下贫穷了,亲姊哥妹不上你的门。
  耍赌的亲来才不算亲,赌博人挣发有几个人?
  输了你的银钱落些臭名,把好子弟混得都不
  能正经。串门子的② 亲来才不算亲,长期到老有几人?瞎费你的银钱妄操你的心,临完完尽闪下一场空。劝了耳朵劝不住心,听不听来要记在心:再不要交朋友搭伙计,都是咱们男人家的瞎主意。为人再不要把五红③爱,五红杀人倒比钢刀快。银钱亲来也不算亲,人因为一分洋想把气争。死下断了那口元阳气,把黄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金赍玉都全丢哩。这就叫一段段十不亲,说到哒家(这里)算完成。我第一次听这个段子大约是在2000年前后,当时就觉得很震撼,以后又反复听了不下百遍。后来又读了一些同类主题的文学和宗教典籍,竟惊讶地发现:这个由不识字的民间艺人创作的段子达到的思想高度,和东西方一些经典著作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不信你看《红楼梦》中的《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这首歌共说了四件事的虚空:功名、金银、妻子、儿孙,除了“功名”一项《十不亲》没有提及外,其他三项分别对应的是它的第十一④、第六和第四不亲,它们思考问题的方法和得出的结论有何区别?
  《圣经·旧约》中也不乏这样的描述,其中以“传道书”最为典型。这书为古代以色列王所罗门所作。一开篇就是“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接着历数“喜乐福祉”“房舍田园”“人的智慧”“金银”“多子多寿”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其中在论述“金银难满足人心”时,这样说道:“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他来的情形怎样,他去的情形也怎样。这也是一宗大祸患。他为风劳碌有什么益处呢?”它和《十不亲》中的“银钱亲来也不算亲,人因为一分洋想把气争。死下断了那口元阳气,把黄金赍玉都全丢哩”,究竟有什么区别?
  陕北地处边陲,长期以来又深受北方游牧民族文化的影响,历史上饱受战乱和贫困之苦,反映在说书里就有一种对生命和历史无以名状的苍凉和悲哀;同时也有一种大悲痛之后的大释然。有一个小段叫《劝世人》,里面有这样的唱词:
  东海年年添新水,西山日日落太阳。
  河南湘州有个文王瓮,山东曲阜出过圣人。
  汉朝有个诸孔明,明朝里有过刘伯温。
  他二人能掐都会算,转的花花定乾坤。
  如今山水依然在,见人争名夺利来。
  众明公不信往路上看,入土的都在土上站。
  “入土的都在土上站”,这是陕北人对生命的认识。有了这样的认识,人们看待历史和自身的生活就豁达得多了,幽默得多了。说书人在“说古”之前常用的套词是:
  要问我今天讲何人,说一段前朝古代经。
  只听见古人传古名,谁也没见过古人走下踪。
  每听到这段唱词,我就觉得陕北人对时间和空间的感觉是非常大气的,有一种哲人般的智慧,而这种智慧是千年不变的伤害和绝望带来的。
  当然,这样“高端”的东西在陕北说书里是不多见的。正如古来的诗人很多,但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李杜”;写小说的成千上万,但传来传去只有四大名著是经典一样。在任何时代任何艺术门类里,够到一流的作品总是少而又少。这种结构正如金字塔,愈到顶端愈少,愈近塔基愈多。陕北说书也不例外。它的大部分作品还是没有跳出传统叙事文学的框子。爱情戏多半是公子落难,佳人相随,最后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公案戏多半是坏人当道,好人蒙冤,但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的眼睛,等一个清官——一般是包拯——出来,坏人就会被绳之以法,好人的冤屈就会随之昭雪。历史剧多半脱不了“奸臣害忠良”的窠臼。一般讲的是某朝某代,奸臣当道,黎民遭害,忠臣犯颜直谏,然忠而被谤,谏而受诛,往往是满门问斩之后,经历一番生死磨难,忠臣幸免于难的孑遗终于报仇雪恨,朝野皆弹冠相庆。这都是中了传统文学“大团圆”的毒。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文学评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