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浅析戴望舒的西方诗翻译对其创作的影响

来源:  作者:王爱英 [字体: ]

  论文关键词:颓废 音乐 性  诗意  (情)  超现实主义  象征主义

  论文摘要:外来影响的 民族 化与本土 艺术 传统的现代化是 汉语 诗学所追求的目标。本文以戴望舒的三本诗集旧锦囊 雨巷 、灾难的岁月为时间线索,以其所译介的外国诗歌为参照,试图阐释戴望舒诗歌创作对外来影响 (尤其是法国象征派)的借鉴。

  对外国诗歌的 翻译 、介绍,既是一种 语言文化 改写,中间需经过不同 文学 传统、语言系统的过滤,又会对本土创作产生一种潜移默化式影响。现代派抒唱部落里的许多诗人都兼有诗人与译者的双重身份,作为中坚人物的戴望舒译作数量更是丰硕。本文所要探讨的就是戴望舒的诗歌翻译对其创作的影响。

  满溢着颓废的《旧锦囊》戴望舒写诗之初国内诗坛正是写实诗派和浪漫诗派逐渐势微,而格律诗派日渐兴盛的时期。出于诗人的敏感,以及对诗的表现艺术的追求,戴望舒很自然地接受了格律诗派的某些影响,做诗 “追求着音律的美,努力使新诗成为跟旧诗一样地可 ‘吟’的东西。押韵是当然的,甚至还讲究平仄。”此期,戴望舒还翻译了英国世纪末颓废派诗人道生的诗,施蜇存先生回忆说:“当时,郁达夫在 《创造季刊》上介绍了英 国诗人欧纳思特 ·道生的诗歌,恰巧商务印书馆西书部新到了 ((近代丛书  本的 《道生诗集》望舒就去买来了一本,就倡议和杜衡合译。不到三个月,他们把道生的全部诗歌和诗剧都译出了。”这期间,戴望舒正在创作《旧锦囊》,里面的那些作品,思想情绪或表现方法都像是道生诗的拟作。如此看来,戴望舒第一本诗集 我底记忆  (1929年 4月,上海水沫书店出版)中的  旧锦囊一辑诗里,所受影响至少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闻一多的格律派诗论,比如对语言的音乐潜能和诗的韵律的注重 ,另一方面,也是这里所试 图阐释的,即道生的颓废主题和忧伤基调。

  如 《寒风中闻雀声》一诗,开篇就勾勒出了一副枯枝悲叹,残叶零落的萧瑟秋景。“薤露”是出自汉乐府的旧典,指生命之短促就像薤叶上的晨露一般,借以慨叹韶华转瞬,生命易逝。短短四行,“自伤自感”的基调就此奠定。第二节 ,抒情主体 “孤零的少年人”在 “孤零的雀儿”的导引下进入诗境,与传统骚客不同的是,戴望舒不再把 “雀儿”之类的 自然物当作自在之物,当作诗人内心的外化或情绪的载体,而是强调一种 “对象化”过程的效果,把 自然当成一种近于神秘的生命隐喻。这其中有着道生抒情技法的影子:在道生的《我的情人四月》中,“四月”和情人是一对神秘的对应体,道生在四月无法永远停留的客观中抒发了情人终究会韶华不在伤感。戴望舒则从 “雀儿”的孤零中为 “少年人”找到了同命相怜之感。不是靠直抒胸臆,而是凭借意象的营造。综观全诗,所用的“枯枝”、“死叶”、“寂寞”的大道、“无声”的高楼、“孤零的雀儿”等意象,满溢的忧郁又飘逸出某种委顿、颓废的气息。这种气息,在戴译道生的《秋光》中,是由 “枯林”、“残枝”、寂寞的 “树梢”、“迷茫”的秋色、“灰朦”的柔情来传达的。

  流浪人的夜歌一首更是深深浸染了道生绝望,神秘的情调。我们可以将其与道生的 Villanelle比较。夜因其静默,黑暗,无边昭示了神秘,委身于茫茫夜色,诗人试图在流浪中找到归属,而黄泉与夜同质。《夜歌》中,首节由 “残月是已死美人”,为自己 “细弱的魂灵”啜泣,暗示失落,逝去。到第二节,生命 “悲鸣”,“嘲笑”,“荒坟”指向死亡。第三节,此地为黑暗占领,人生没有希望,只是 “茫茫”的空虚。第四节,“我”泪水盈盈 ,既然在此地找不到希望,不如同已死的美人一同消沉,或许还将重新拥有什么。摘取道生Villanelle中的几句也可达到同样的效果:“离了这昏沉 日照的光天”,“忘了爱情与生命也复萧闲”,“我不要一些生命的芳甜”,“在那黄泉惨白的边缘… ‘这是劳辛所得的王冠”,“这是无穷的安卧”。

  在表达主题方面,《旧锦囊》中的十二首诗,要么想表达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苦伤感,要么是为失落的爱情,无定的命运垂泪,这一点恰可引道生为同道:道生为自己的诗集自题卷首时引用了贺拉斯的诗句 “生命的短促阻止我们悠长的希望”,既是必死者,道生便将对死的肯定表现为对生的怀疑,所以用 “葡萄叶与紫罗兰… 编成了易朽的花环”供奉 “那生存一日的爱神”(《冠冕》),所以 “那世间一切,我曾作几度希求/今都已深厌”(《烦怨》)。

  同质的意象,相似的主题,相同的基调,难怪卞之琳先生评道:“在望舒的这些最早期诗作里,感伤情调的泛滥,易令人想起 ‘世纪末’英国唯美派 (例如陶孙——Emest Dowson)甚于法国的同属类。”《雨巷》中和着忧郁底音乐 舞蹈

  1925年,戴望舒由上海大学文学系转入震旦大学法文班就读。这是一所教会学校,神父允许读雨果、缪塞等法国浪漫派诗人的作品,禁止阅读法国象征派的诗。但戴望舒课堂上读浪漫派,枕下压的却是魏尔伦和波德莱尔的诗集。“望舒参与了成功的介绍法国象征派诗来补充英国浪漫派诗的介绍,作为中国人用现代白话写诗的一种有益的借鉴。”“在这个阶段,在法国诗人当中,魏尔伦似乎对望舒最具吸引力,因为这位外国人诗作的亲切和含蓄的特点,恰合中国旧诗词的主要传统。”《魏尔伦在诗艺》中说,“音乐先于一切准则”“依然和永远是音乐性”。与之相应,其诗作的最大特点之一便是对音乐美的追求。如戴译《泪珠飘落萦心曲》押韵为 aabb aacc ddee aacc,Ⅸ一个贫穷的牧羊人》押韵为 abbaa cdedc ffdff gfgfgabbaa。戴望舒从译诗中所受的最大影响也主要体现在这一点上。如在他 自作的 流浪人的夜歌 押韵为abb baa bab baa,而 ing韵本身就使声音低沉,辅以“嘤嘤”、“声声”、“盈盈”的加叠,强调了音乐感,突出了悲凉感。Mandoline的押韵为 aba bcb cdc ded,每节中,末句的韵脚完全应和首句的韵脚,“玲”“情”【ing】,“边… ‘间”[al1],“窗… 方”,“泣”“歇”。四组韵脚之间又是从舒缓到紧张再回到舒缓最后归于紧张,几度回旋,终戛然而止,犹如肖斯塔科维奇的 《第七交响曲》用一个短暂的抒情来结束强大的高潮,这也是叙述的解脱。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学论文文学评论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中国论文联盟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