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论IMF协定在WTO汇率争端解决案中的适用性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崔蕾 [字体: ]
三、GATT第15(4)条:“外汇行动”与WTO协定对IMF协定的排除
  GATT第15(4)条规定,缔约各国不得以外汇方面的行动,来妨碍本协定各项规定的意图的实现,也不得以贸易方面的行动,妨碍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各项规定的意图实现。GATT第15(4)条与第15(9)(a)条的规定在字面意思上是直接冲突的。如何看待GATT第15(4)条与第15(9)(a)条间的关系?换言之,GATT第15(4)条是否优先于第15(9)(a)条?另外一个问题是,GATT第15(4)条是否构成在WTO体制内针对汇率操纵行为的单独诉讼依据?
  杰克逊指出,从GATT起草者的最初意图来看,意在将某种程度的保护措施包括在协定中,以对抗基于保护主义目的的外汇管制或外汇限制等措施。基于此,虽然IMF协定中已经有明确的条款禁止基于贸易目的的货币政策的滥用,但起草者仍然在GATT第15条中设置了该第4款。有学者指出,由于GATT成员方与IMF成员国并不完全等同,因此,设置GATT第15(4)条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调整GATT与IMF间的互动关系,更主要在于为那些并非IMF成员国的GATT缔约方设定独立的法律义务[7]。
  根据GATT第15(6)条,“凡不是国际货币基金成员国的缔约国,应在缔约国全体与基金商定的时限内,成为基金的成员国;如不能做到这一点,应与缔约国全体签订一个外汇特别协定。一缔约国如果退出国际货币基金,应立即与缔约国全体签订一个外汇特别协定。一缔约国根据本款与缔约国全体签订的外汇特别协定,应成为这一缔约国对本协定所承担的义务的组成部分。”根据同条第7款a项之规定,“一缔约国与缔约国全体根据本条第6款签订的外汇特别协定,须有使缔约国全体满意的下述规定:这一缔约国在外汇问题上采取的行动,将不妨碍本协定之宗旨的实现。”
  有趣的是,对GATT的早期历史进行考察,可以发现数个本应依GATT第15(6)条签订外汇特别协定的缔约国被豁免签订外汇特别协定的义务,其豁免理由是根据GATT第25(5)(a)条,在本协定其他部分未作规定的特殊情况下,缔约国全体可以解除某缔约国对本协定所承担的某项义务。另一个豁免理由则是某些缔约国在加入GATT时对此作出了保留。基于这一历史背景,现行的GATT在第15条增加了第4款,从而为缔约国设置了一般性义务,即广义上的外汇行动均不得妨碍GATT意图的实现。笔者以为,在GATT第15条的法律框架内,第4款应是适用于所有WTO成员方的一般性义务,无论其是否为IMF的成员国,它确立了一般性的同等义务,即使WTO与非IMF成员国的成员方之间不存在外汇特别协定,仍可能得以适用。在WTO争端解决程序中,GATT第15(4)条应该是优先于第15(9)(a)条的例外。
  第15(9)(a)条有关例外的规定是“与IMF协定相一致的外汇管制或外汇限制”,就其语义范围而言,第4款中“外汇行动”的范围更为宽泛。由于缺乏对该问题的正式解释,这种不确定性很难消除。杰克逊指出,GATT缔约方第9次大会曾组成特别小组专门研究第4款与第9款间的关系,但最终放弃解决这个问题,而是留待实践检验。对此,有学者认为第15条例示中所用词语均为支付和转移的外汇限制等词汇,因而“GATT第15条所使用的外汇行动和外汇管制等用语,指的是国际贸易中的国际兑付方面的内容,即以本国货币或IMF其他成员货币进行国际支付”,不包括一成员国的汇率问题[1]139。但也有学者指出,GATT第15条适用于与贸易有关的外汇措施,汇率制度属于与贸易有关的外汇措施,因此WTO争端解决机构可以对其行使管辖权[8]。
  有学者进一步指出,目前我国实施的是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央行为维持汇率稳定而采取的一系列市场行为,很难不被包括在“外汇行动”的外延范围内[9]。
  笔者以为,无论如何,该款“外汇行动”的范畴较广,远较第15(9)(a)条的“外汇管制或外汇限制”宽泛,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WTO的立法本意在尽可能地排除可能会影响到国际贸易的外汇措施。换言之,即使某些措施确实符合IMF协定,但如果影响了WTO协定意图的实现,则应予以限制。
  四、结语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操纵问题一直是欧美国家攻击我国的靶子。目前,IMF对成员国的汇率问题并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约束,IMF只能通过“对话和劝说”的方式与相关当事国就汇率问题进行磋商[10]。因此,美国倾向于将人民币汇率争端纳入WTO体制内。
  现有研究倾向于强调在WTO体制中对人民币汇率操纵问题提起诉讼的不可行性[11]。然而,通过对GATT第15条关键条款的分析可以发现,WTO体制从本质上是排除IMF及其协议的介入,这意味着WTO预留了在自己的法律框架内解决相应问题的可能性。尽管相关研究以汇率问题与外汇问题的区别等理由排除WTO对汇率问题的管辖权,但鉴于汇率问题与外汇问题的密切关联,以及汇率问题与贸易问题的密切关联,有学者指出:“现行WTO外汇机制的安排中的模糊性,是其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作出的刻意选择,其目的在于尊重成立在先的IMF对外汇争端的实质管辖权或专属管辖权,以便更好地实现IMF与WTO之间政策协调,避免造成共同成员方的权利、义务冲突,同时又在某些关键条款中留下灵活解释的空间,为今后WTO介入外汇冲突、扩张其在外汇争端方面的管辖权留下必要的法律空间。”[12]我们仍然应该警惕在WTO体制下发生汇率争端的可能性。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经济论文WTO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