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论IMF协定在WTO汇率争端解决案中的适用性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崔蕾 [字体: ]
专家小组最终回避了这一敏感的问题,认为就本案而言,没有必要对GATT第15条的磋商要求是否适用专家小组这一事项进行裁定。相反,专家小组决定,将IMF视作在收支平衡领域内公认具有专长的机构,并依DSU第13条项下的自由裁量权与IMF进行磋商。由于该案在上诉阶段未涉及该事项,上诉机构拒绝就此发表意见,因此无法知晓上诉机构在这一事项上的态度。
  (三)2005年Dominican RepublicImport and Sale of Cigarettes案Panel Report, Dominican Republic-Measures Affecting the Importation and Internal Sale of Cigarettes, WT/DS302/R (adopted May 19, 2005), modified by Appellate Body Report, Dominican Republic-Measures Affecting the Importation and Internal Sale of Cigarettes, WT/DS302/AB/R (adopted May 19, 2005), para. 7.139.
  在该案中,专家小组认定,多米尼加共和国对进口香烟征收外汇费用构成GATT第15(9)(a)条下的外汇限制(exchange restriction)。专家小组并没有基于DSU第13条中的自由裁量权与IMF进行磋商,而是首次根据GATT第15(2)条的规定与IMF进行磋商。对此,专家小组作如下解释:
  专家小组考虑到,在诉讼程序中,有必要就IMF与多米尼加共和国间备用贷款安排的外汇费用措施的法律本质与地位寻求更多的资料。其次,多米尼加共和国认为该费用属于外汇限制,其征收符合IMF协定条款的规定。专家小组认为,有必要根据GATT第15(2)条与IMF进行磋商,以确定该项措施在GATT第15(9)(a)条下是否合法。此次争论的焦点,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外汇措施在备用贷款安排中是否构成外汇限制。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有第二个问题:外汇费用的征收是否符合IMF协定的条款,因而在GATT第15(9)(a)条下是否合法。
  然而,尽管专家小组在该案中选择基于GATT第15(2)条与IMF进行磋商,但并没有明确承认其与IMF进行磋商为强制性义务。换言之,尽管专家小组是根据GATT第15(2)条与IMF进行磋商,但其背后的逻辑观点似乎仍是基于DSU第13条的自由裁量权。
  就时间序列而言,上述三个案件似乎表明,在WTO争端解决阶段利用GATT第15(2)条解决汇率争端呈现出越来越强的可能性。然而,在涉及汇率争端的案件中,WTO争端解决机构可以通过多种途径排除IMF在此类问题上的介入。
  首先,可以通过对涉案问题的解释将其排除出GATT第15(1)条所列的事项范围。韩龙教授指出,汇率争端应为IMF专属管辖范围,不属于GATT第15(1)条所列事项,WTO对此无管辖权,因而不适用于该条款[1]141-142。然而,鉴于汇率问题与国际贸易的关联性,
  GATT在特定情形下具有管辖权,且按照韩龙教授的逻辑推理,WTO仍然可以该条款为由排除与IMF商谈的必要,从而完全由WTO管辖。
  其次,可以通过对本条款中“WTO”范围的限缩性解释,将争端解决机构排除在该条款的调整范围之外,因而争端解决机构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可以不遵循该条款,不必承担与IMF进行磋商的义务。当然,这种做法可能会引发争议。在India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案中,美国指出,如果将GATT第15(2)条理解为专家小组比其他WTO机构(如收支限制委员会)更不受约束,那么这将会导致专家小组与WTO其他机构间的不一致。Panel Report, India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 on Imports of Agricultural Textile and Industrial Products, WT/DS90/R (adopted Sept. 22, 1999), upheld by Appellate Body Report, India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 on Imports of Agricultural Textile and Industrial Products, WT/DS90/AB/R (adopted Sept. 22, 1999)
  再次,GATT第15(2)条有关与IMF就外汇事项进行磋商的要求并不意味着WTO必须将磋商涵盖事项的决定权移交给IMF。GATT第15(2)条根据磋商内容的不同对决定权进行了区分:“缔约国全体在协商中应接受基金提供的有关外汇、货币储备或国际收支的一切统计或其他调查结果;关于一缔约国在外汇问题上采取的行动是否符合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的条款,是否符合这一缔约国与缔约国全体之间所签订的外汇特别协定的条件,缔约国全体也应接受基金的判定。”
  最后,即使存在确实需要IMF提供协助的情形,争端解决机构仍然可以避免对GATT第15(1)条的援引,而是援引DSU第13条的相应规定,即基于自由裁量权而请IMF就相关问题提供意见或咨询。
  IMF在磋商过程中所作的判定,基于具体情形的不同,可能被WTO视作事实上的判定,或者法律上的判定[3]。在某些涉及汇率的WTO争端案件中,IMF对成员国维持低汇率的措施是否符合IMF条款的判定,属于法律上的判定,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如在GATT第15(9)(a)条中,IMF有关缔约国的外汇管制或外汇限制是否与IMF协定条款或外汇特定协定条款相一致的判定,即为法律上的判定。
  但在某些情况下,IMF的判定仅仅是事实上的判定,例如,WTO在决定某国的外汇措施是否适用GATT第12条的收支平衡例外时,需要根据该国的外汇储备水平等事实数据作出判定。此时,IMF所提供的关于外汇、货币储备或国际收支的所有统计或其他事实的调查结果并非针对是否可以适用收支平衡例外的法律判定,而仅仅是为WTO专家小组作出法律判断提供事实基础。有学者指出,WTO对DSU第13条规定的自由裁量权的援引似乎暗示着争端解决机构倾向于将其与IMF的协商视为授权而非义务[4]。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经济论文WTO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