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从几个俄语谚语俗语看俄罗斯村社传统对苏联初期经济体制的影响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潇琳 [字体: ]

从几个俄语谚语俗语看俄罗斯村社传统对苏联初期经济体制的影响

语言文字是历史的直接载体,也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俄语中,谚语俗语记载了俄罗斯历史文化长河中的一幕幕剪影,长期的文化积淀已形成了精妙绝伦的语言文字。村社作为农村基本社会结构已经延续上千年,构成俄罗斯文化、经济、政治等重要方面,也潜移默化地渗入俄语语言文字中。传统的村社制度已深深地影响了俄罗斯人的思维观念,扎根于俄罗斯的文化经济政治体制中,更是影响了苏联前后的几次社会变革。首先我们通过几个俄语谚语俗语了解对俄罗斯有着深远影响的村社传统。
  1、从几个俄语谚语俗语看俄国村社传统
  村社(община)有“社会”的含义,一个村社即是一个社会。村社不仅是一个基本的农耕单位,更是一个行政单位、纳税单位等,它是集调节职能、生产职能、财政-税收职能,立法、司法和警察职能、文化教育和宗教职能于一身的政社合一的组织[1]。对于农民来说,村社就是他们的世界,农民的一生要在村社度过。同时它也是农民与国家、农民与外部一切联系的纽带。存在了1000多年的村社制度衍生出来了村社文化和村社意识,这扎根于俄罗斯人的观念中。有学者认为:“村社是俄罗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视为‘特殊的俄罗斯精神’。”这种村社文化代代相传,至今村社的观念仍深深地影响着俄罗斯人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Круговáя пор?ка[2]这一俗语(поговорка)原指的是村社中的连环保。帝俄时,俄国农村实行村社制度(община),为了便于统治,沙皇政府在村社中推行“连环保”法( круговáя пор?ка)。当贫农无法缴纳自己的那份税赋和义务费时,根据连环保的规定,富裕的农民有义务替他们承担欠税责任;而任何一个农民犯了法,整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个村社都要为他承担责任。因此,为了逃避惩罚,村社成员往往相互包庇,共同欺骗当局。现在常用这一谚语指相互包庇、攻守同盟,有贬义的意味。
  Как ни кинь - всё клин[3]也是俄语固有成语,现在表示想尽办法却仍然毫无出路。过去俄国农村村社分配土地时,农民要投签。投签时,将土地划分成若干小块,投中了哪一块,就得哪一块。但是那时候,农民“不管怎么投签,总只能得到一小块”。过去在俄国农村施行土地重分制度,该制度参照每个农户的劳动能力和缴税潜力,经常性地重新确定各农户的土地量,但是由于富农和地主往往有着较好地生产能力和缴税能力,能分到较多的土地,而大多数农民却得到越来越小的土地。
  2、村社在苏联初期经济体制中的复现
  村社文化传统以俄语语言文字的形式流传下来,并且形成宝贵的俄罗斯精神文化财富。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认为,一个社会的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及行为习惯等“非正式制度约束”影响着社会经济制度等“正式制度约束”的选择与变迁。当文化传统成为一种社会环境,这种文化背景会通过影响经济活动主体的精神状态、思维习惯、行为方式而影响他们的制度选择和交往习惯,从而影响经济增长[4]。但保留的村社传统文化却影响了后来的苏联初期经济政治体制。可以说,苏联的经济政治体制中存在传统的村社制度的影子。
  村社从10世纪一直存在到1929年苏联全盘集体化,1929年村社为集体农庄所取代,这不过是将村社改头换面以另一名称存在。延绵千年的村社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仍发挥着它的影响力。复现的村社传统制度也成为苏联农业经济长期落后的原因之一。在实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时采用余粮征集制、总管理局制和企业管理的一长制、分配的平均化等措施,与村社制度中的连环保(纳税机制)、宗法家长制、平均主义分配制相呼应。余粮征集制是以中央直接确定征收数额,制定分配标准,排斥价值规律和市场机制,是一种计划性、指令性制度;总管理局制和一长制是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笔者认为苏联初期的这种计划管理体制来源于村社传统制度,传统村社实行连环保要求村社集体为社员个人承担责任,也束缚着社员。1918年的“消费公社”体现了平均主义分配制,规定城乡所有公民都必须加入消费公社,粮食及日用消费品的分配一律通过消费公社进行。在集体农庄,成员食品和产品采取平均分配原则配售给农庄成员以及家属的食品。而1929-1932年苏联农业全盘集体化阶段,大批农民开始进入集体农庄,国家给集体农庄下达大量的指令性目标,生产数量、種类、方法等都是规定好的,由米尔大会规定每个农户必须种植的作物种类,播种、耕种、收获也都是米尔大会强制统一规定。集体农庄中的平均主义机制,打压富农,强制性服从纪律,“富农多征税,中农少征税,贫农不征税”的税收政策,与村社传统制度中的连环保形式下的税法制相似。苏联时期无论在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中还是在全盘集体化中,都会出现这种平均主义机制的身影,其根源是来自于俄罗斯文化中的平均主义。
  3、苏联初期村社复现的原因及弊端
  苏联初期村社的复兴是与俄罗斯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村社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考虑到要想在这个为村社制度桎梏下的经济文化落后的农民国家夺取和稳定政权,正确认识、利用、改造传统的村社是很有必要的,集体劳动、平均分配更为大多数农民所接受。但从长远来看,村社是一种落后的、陈旧的、带有封建宗法性质的经济形式,势必会在现代商品经济发展的大潮中被淘汰,这也就造成了村社只在20世纪20、30年代短暂复兴。虽然之后苏联也在探索经济改革方案,但由于受村社传统文化等社会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一直未能摆脱落后的农业经济,俄国的村社传统是其农业走向现代化、发展商品经济的隐形障碍。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语言论文俄语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