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新公共管理的政治哲学基础研究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付新惠 [字体: ]

新公共管理政治哲学基础研究

许多学者经常指出新公共管理成立基于所谓“新保守主义”、“新右派”或“新管理主义”的政治哲学,但很少有学者去了解上述三者的含义或予以区别。本文经整理新公共管理改革起源地——英国——的相关文献发现,以“新右派”作为改革的政治哲学较为适当。首先,新右派包括自由主义及新保守主义,而这两张政治哲学本质上充满许多对立之处,所以单用“新保守主义”称之并不恰当。其次,对“新右派”政治哲学及新公共管理议题系统的了解,有助于理解“改革策略”与“重建政府正当性、权威及公共性”之间的关联。
  新公共管理的理论基础
  对于新公共管理式改革的基础与渊源,虽不乏行政学先进加以关切,例如将交易成本论、代理理论及公共选择理论等新古典经济学重要学派视为改革理念来源与理论基础,因而能从人的自利、理性行为以推估个别官僚、公共经理人在公共部门的行为,并据此了解如何设计制度,利用趋利避害的心理,提升公共部门的管理绩效。
  其次,在所谓“管理主义”为新公共管理改革基础的说法上,英国学者Pollitt在其1993年出版的《Managerialism andPublic Services:Cuts or Cultural ChangEin the 1990s》一书中,曾提到公共管理的改革基础是“管理主义哲学”或“管理主義”。Pollitt明确指出五个管理主义核心概念,包括:(1)社会进步主要途径是通过经济生产力持续增加;(2)经济生产力的增加,源于技术的发展,包括咨询、组织、科技,而此与生产物质的硬体技术同等重要。(3)生产技术的发展,仅能通过为达到生产力目标而高度组织化及纪律化的劳动力才能达到;(4)管理是独立且明显的组织功能,此功能在规划、执行及测量生产力的改善时,扮演重要角色。(5)为执行“管理”这一关键角色与功能,管理者应被赋予合理的资源动员空间(合理的管理权力)。
  本文认为,部分英国学者以“新右派”政治哲学基础,作为新公共管理的理论基础,似乎较具参考价值。“新右派”或“新保守主义”也是新公共管理改革基础常见的说法。不过,行政学界在研究引用之际,似乎不见其加以区别。以英国为例,学界多以“新右派”称呼这种改革,因为新右派包括自由主义(特别是古典自由主义)以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及新保守主义,而且18世纪以来,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之间存有跨世纪争论与对立,所以两者相当不同,单用“新保守主义”指新公共管理式改革,显得有些不够适当。不过,到20世纪末期,两者求同存异地结合以对抗左派论述(福利国主张)与集权规划国家。
  自由主义
  从英、美等民主政治中政党发展主流史来看,从18、19世纪到20世纪,欧美民主政党主流属性大致历经“古典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及“新保守主义”。简述如下:
  古典自由主义:在启蒙运动的进步思想引领下,欧洲社会出现大变动,在19世纪与20世纪初,正当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阶段,古典自由主义的政治与经济理念是:强调个体自由、个人主义、个人权利的保障、法治与立宪主义、市民社会的自主性、国家中立性、私有财产与自由市场、权力分立与定期改选的政府。
  社会民主主义(新自由主义思想):自由主义到了20世纪初,分化为对社会正义及国富强兵两种不同的呼声。美国在二次大战后,为化解经济恐慌,凸显公共利益而实施“新政”,因而调整若干自由主义传统主张。
  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的重要主张包括:重视传统与权威等有机的社会稳定因素,重视财产及其具有的家庭自由联结功能、重视有机的、相互依存的中介群体。
  20世纪中叶以后,传统保守主义蜕变为“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不仅保留了保守主义的基本信念,也吸收了古典自由主义的思维,并在1970年后为欧美各国执政党主流意识。
  新右派主张
  在1970年代末期以后合流的“新保守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所产生的“新右派”,基本主张包括:
  社会不平等是发展与进步的前提,而财产权的重要性远高于社会公民权的发展。
  主张有机的国家、社会及个人责任。左派有增加社会公民权的主张,代表增加政府角色及限制个人自由,右派对此持反对态度,认为应限制政府干预经济与福利事务,限制官僚组织及官僚权威,使个人自由最大化,并应赋予权力给广泛的社会团体,让慈善福利团体、家庭、教会等中介社群参加社会福利服务,甚至促使个人自立及自我依赖。
  市场机制具有优先性,以提高经济成就,强化社会稀少资源的最适配置。新右派不反对国家有必要提供一定公共财货,但应谨慎设计使之最小化及必要化。
  新右派(古典)“自由主义”及“新保守主义”之间的跨世纪之争,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抹平,但是在1979年前后,两者为对抗左翼势力及其所代表的福利国家,古典自由主义及新保守主义各自修订部分主张,求同存异地结合在一起。主义包括:
  各取所需:自由主义是合流后的新右派经济与政治的政策目标,而保守主义提供一套正当性论述以追求自由主义的政策目标。
  共同反对“福利国”:两者皆反对社会公民权的扩张,因而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团结在向“福利国家”挑战的大旗下。
  发展出“强政府、弱国家”的折衷共识:关于“自由市场及有限政府”与“强大国权以维系权威及社会秩序”间的矛盾,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两者之间的调和,是转换为“强政府、弱国家”即透过强势集权的政府,可以维持社会秩序及层级权威,亦可强化家庭价值;另一方面,削弱公共部门运用市场机制以降低国家干预,则落实自由主义的期盼。
  结论
  从上述对于新右派政治哲学初步的文献回顾后,本文认为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学界适宜以“新右派”作为新公共管理改革基础的认知。部分学者指出,当代新公共管理成立基于所谓的“新右派”或是“新保守主义思维”,但却不见学者加以区别。事实上“新右派”包括自由主义以及新保守主义,而且两者在1970年代以前是站在对立立场,所以两者相当不同,单用“新保守主义”以指称新公共管理模式改革显得有些不够适当。
  以新右派政治哲学为改革理念基础的新公共管理,事实上具有一定的伦理逻辑、人性基设、以及历史因素。对此议题系统了解的重要性在于:各国以新右派基础的新公共管理理念,竞相实行政府再造措施,是否真能理解“改革策略”与“重建政府正当性、权威及公共性”之间的关联?或仅是逃避公共责任,甚至是借民营化之名而行出售国家资产以增加财政收入之实?还需进行深入研究。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管理论文公共管理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pyuan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