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误读与回应:当代中国经济转型的马克思主义解释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罗浩轩 [字体: ]

误读与回应:当代中国经济转型的马克思主义解释

马克思经济转型思想内涵深刻、内容丰富,相较于西方转型经济学狭窄的历史视野和单一的研究对象具有很大优势。以系统的马克思经济转型思想作为指导,以渐进性为特征的中国经济转型将更加具有方向性、科学性。然而,当前理论界对蕴含着经济转型思想的马克思主义相关理论诠释、化用和重构不足,致使我国经济转型在理论层面上存在一定程度的话语体系“空场”,从而使西方经济学的某些理论在指导经济转型时占据主导地位,甚至让人们产生错觉,以为我国当前的经济转型就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①。这些情况无疑增加了研究马克思经济转型思想的紧迫性。
  一、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转型经济转型是一个国家在向现代化迈进过程中必然发生的客观事实,它是以生产力的变革为动力所导致的生产关系、资源配置方式和经济结构等的大变革。自17世纪以工业革命为标志的英国经济转型开始,越来越多的国家卷入了经济转型过程之中。这一轮的社会经济制度变迁,往往被称为“第一次大转变”。它是人类社会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过程,是以手工工具为标志的生产力向以机器为标志的生产力转变的过程,是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普遍化的配置方式转变的过程,同时还是炸毁封建制度,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过程。“第一次大转变”的经济转型,与现代化有着密切的联系
  布洛维针对原社会主义阵营的各个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发生的市场经济转型,在社会学意义上提出了“第二次大转变”的论断:“如果说马克思、涂尔干和韦伯的古典社会学致力于解释朝向市场经济的第一次‘大转变’的话,那么我们应当如何使社会学再次投入,以把握第二次‘大转变’的挑战呢?” [1 ]当代西方转型经济学,也主要是从这个含义上理解经济转型的。如热若尔·罗兰在《转型与经济学》中指出“在柏林墙倒下之前,转型理论并未预先存在”“1989年以前惟一的重要转型经验是中国的经验”等等。[2 ]这一轮经济转型的主要特征是原社会主义国家放弃以国有制为基础的中央集权计划经济体制,而向以市场在经济过程中发挥资源配置作用的经济体制转变。这场变革涉及欧洲、亚洲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1}涵盖了全球近1/4的人口。它借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东西方“冷战”格局的结束,使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方式第一次实现了全球范围的覆盖,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所说,此次经济转型和20世纪初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是“20世纪两项最伟大的经济实验”。
  然而,此次经济转型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就生产力发展水平而言,这一轮经济转型的绝大部分国家仍然处于工业化初中期;就产业结构而言,大部分国家仍未实现高度化;就经济体制而言,市场经济的转型目标毋庸置疑,但“泛市场化”的逻辑却使得许多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经济制度而言,基于“华盛顿共识”的国有经济大规模私有化导致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原社会主义国家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严重,经济持续动荡不安、徘徊不前,人民收入差距拉大。
  二、西方转型经济学对中国经济转型的误读
  国内外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当前处在两次大转变的交汇点上。一方面,中国经济仍然处在由传统农业经济向现代工业经济过渡的阶段。中国为实现西方国家上百年、经历几代人才实现的工业化,在国家权力的引导和推动下积极实施赶超战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工业化进程突飞猛进,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另一方面,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中国已经处于世界范围内的市场化浪潮之中。以市场经济为取向的经济体制转型,带动了生产力、经济结构和经济制度的转型。它冲击着社会的各个领域,深刻地改变着整个社会面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在经济、政治和社会各个层面与世界资本主义的主流文明相互缠绕,密不可分地受其影响和制约。然而,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是什么?当前,经济学界用来研究当代中国经济转型的形形色色的理论多是以新古典经济学为基础的西方转型经济学。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致的,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从以资本主义制度为人类社会经济制度的最终目标的西方转型经济学出发,必然会得出中国朝向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结论。因此,以西方转型经济学为视域,对中国经济转型方向的判断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就经济转型的目标而言,认为中国最终还是要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第一种观点认为,当前中国的政权有“开明专制”的色彩,如同明治时代的日本和20世纪70年代的韩国,正在走“原始资本主义积累”的道路。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以“民主和自由市场”为取向的,中国正在走上“美国之路”。第三种观点认为,中国在经济转型的目标上拥有诸多民主社会主义的色彩,比如经济上主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张“混合经济”、反对消灭私有制,扩大国有化,实施社会保障制度和建立福利国家提高公民福利等,中国未来必然走向“民主社会主义”。以上三种观点完全忽视了中国经济转型是在社会主义制度内进行的,其最终目标仍然是社会主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对党和国家而言是最具战略性的大事。[3 ]我们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能犯颠覆性错误。正如2013年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所说的那样:“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 [4 ]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化论文当代中国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