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当代中国的话语转型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 [字体: ]

当代中国的话语转型

  二○○七年的“散步”“购物”;二○○八年的“打酱油”“俯卧撑”“叉腰肌”以及“雷”“囧”“槑”,二○○八年底、二○○九年初的“草泥马”;二○○九年的“躲猫猫”“被××”(被自杀、被就业等);二○一○年的“感谢国家”“我爸是李刚”;二○一一年的“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二○一二年的“屌丝”——几乎每个重大事件都会产生一个新词。这些新词不同于奥威尔所说的“新话”,恰恰相反,新词有效地拆解了“新话”。在新词的映衬下,“新话”成了老话、套话、废话;尤其是“草泥马”,堪称话语转型的标志,理性地表达反对立场和戏谑性地使用反讽话语,成为网民的主要文化特征。
  从二○○七年、二○○八年开始,中国进入加速转型时代。文化转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思想观念,二是话语方式。两者缺一不可,只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有思想观念和话语方式同时更新,才说明文化转型进入纵深阶段。
  进入网络时代,一种匿名的民间智慧重新成为可能。可以看到的不再是被改造过的“民间文学”,而是原生的“民间语文”。“民间语文”一直都有,但是“民间语文”如果要被接受,中间需要经过一个筛选程序;而经过筛选之后,“民间语文”是否还是原生的,就值得怀疑了。但现在的网民可以直接在网络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再经过一个为权力所主导的筛选过滤程序。
  话语不仅因为网络而分层,也因为不同的网站而分层,比如“乌有之乡”和“凯迪网络”、“强国论坛”和“天涯社区”完全不同;甚至同一种类型的网站也会存在差异,比如“新浪微博”和“推特”。有人认为碎片化的形式会肢解思想,但当年顾炎武的《日知录》,从形式上看和微博也差不多。如果今天的思想缺乏深度,那是思想者的问题,不是网络以及话语的问题。
  话语的断裂
  二○○八年底、二○○九年初“草泥马”的横空出世,是话语转型的重要标志。当下时代的话语方式的基本特征是断裂,即不同群体的话语方式截然不同,仿佛来自两个星球。
  此前,表达反对的语言,往往跟反对对象的语言是一样的,互相打倒,互相推翻。在“草泥马”事件后,生成了一种完整的表达不同意见的话语方式。如果上网,会发现“草泥马”的话语已经变成了主流;而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则又不停地出现“雷人雷语”,如“先感谢国家,再感谢父母”,几乎每个月都会出现。双方的话语方式完全不同,于是断裂出现了。
  前面有三十年的时间,个体被纳入国家的看视之下,没有自己独立的规则。后来虽然个体话语复苏,但是一直缺少开放的表达平台。进入网络时代后,个体话语终于可以跟标准话语处在并立的位置,不再是隶属关系。个体话语可以用来反抗,也可以用来描述日常生活,也可以是非政治性的、表达文化等其他领域的内容。个体话语是一个独立的多样世界,不像过去一样随着反对对象的存在而存在、消失而消失。
  “草泥马”的话语,与那种正襟危坐的标准话语完全不同,更具反讽和戏谑的效果。权力是最怕笑声的,它不怕暴力,因为它掌握了最大的暴力机器,如果你跟它玩点暴力的话,它根本不担心。
  这个时代的话语呈现出多样性,但是难以对话,只是断裂。对话的基本条件是不认为自己的话语是垄断真理;如果认为自己可以垄断真理,是排他性的话,那就没法对话。断裂的修补也是这样,前提是不能认为自己是垄断真理的;如果你先默认不用对话,别人只有遵从,那就不是对话,而是训话。
  话语的博弈
  二○一○年,新词目不暇接。“蒜你狠”“姜你军”“苹什么”“油你涨”“糖高宗”“豆你玩”“棉里针”……物价上涨之处,就有新词应声而出。但最值得关注的不是这些新词,而是各种新的句式、文体。话语转型更加深入,网民从造词发展为造句,不同于标准话语的个体话语变得多样。除了“鸭梨(压力)很大”“神马都是浮云”“感谢国家”和“恨爹不成刚”珠联璧合,成为年度流行语。
  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选手周洋表示,获得金牌可以让爸妈生活得更好一点。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声称,在感谢爸妈之前,首先要感谢国家;随后周洋按照要求,感谢国家。但是,“国家必须先于父母”的说法,并未得到网民的认同。“感谢国家”被网友反复使用,这种过度使用恰恰是对“国家必须先于父母”的质疑。这涉及到个人和国家的关系,个人的权益不能以国家的名义来削弱或剥夺,这种观念在“文革”之后已经开始确立,但是先感谢国家、再感谢父母的话语方式,却一直沿袭。直至此次“感谢国家”,这种话语方式终于获得重新审视。
  “恨爹不成刚”的原型是“我爸是李刚”,事发于河北大学的一起车祸。虽然司机是在何种情况下说“我爸是李刚”存在争议,但是从事后的处理过程来看,“我爸是李刚”发挥了不可小觑的作用。“恨爹不成刚”的出现,与此前对“×二代”的讨论有关——“富二代”“官二代”的隐形世袭,引发公众不满。
  二○○九年的“欺实马”事件,焦点是“富二代”司机;二○一○年的“恨爹不成刚”,焦点是“官二代”司机。两次事件的发生具有偶然性,但是公众的注意力从“富二代”转移为“官二代”,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福建平南、浙江温州、江西武宁、江苏句容、安徽巢湖、湖南怀化等地的政府机构或事业单位,招聘条件向“官二代”倾斜,甚至为“官二代”度身定做,类似事件在二○一○年频频曝光。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湖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文化论文当代中国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