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谭木匠 一个上市公司的管理重建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王宇航 [字体: ]

谭木匠 一个上市公司的管理重建

   2014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谭木匠位于重庆江北区的办公室里,没有多少办公的气氛。 
  100多人的团队,三分之二的人要离职。 
  谭木匠可能是国内最有名的木梳品牌,这家香港上市,市值10亿元的公司,却在2014年遇到了管理坎。 
  2013年10月,公司发出通知,春节后要从重庆搬家去江苏句容。跟着公司走,还是留下来,半年前,大家就开始考虑了。 
  对任何一家公司来说,总部搬家是一件大事,但在谭木匠这已经不是头一遭:头两次搬家,都是在重庆范围内,这一次却要从重庆搬到江苏句容。 
  用不少员工的话来说,“这是市中心搬到了乡镇”。巨大的环境落差、背井离乡、加上饮食文化差异,“不像是搬家,更像去受苦”。 
  大部分人选择离开公司,留在重庆。结果就是,财务、设计部都只剩下一名员工,行政、品牌部更是“人去楼空”,谭木匠的管理结构出现人员坍塌。 在这样的结果面前,之前就有过的质疑声越来越大,谭木匠搬家的决定是否过于草率? 
  从2009年12月上市以来,谭木匠连续五年高速增长,营收从2009年的1.4亿元增长到2014年的2.9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6.3%;同期净利润从0.46亿元增长到1.2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2.9%。 
  也就是说,谭木匠决定搬家的2014年,恰恰是上市以来数据最好的时刻。 
  为什么要在最好的时候搬家?谭木匠创始人谭传华的答案很坚定,“(管理)太浮躁了。” 
  浮躁病与惯性忙碌 
  2013年,谭传华少见地拍了桌子。 
  他三周以前让行政立项的设计项目,每周一都会按时问一次进度,结果问了三次,都还在走流程。“我亲自吩咐的事情都能拖三周,可想而知,整个公司的办事效率已经低到什么程度了。” 
  谭传华的二儿子,当时的总裁助理谭力子,做起事来也被各个部门推来推去。 
  有用户投诉谭木匠的牛角梳厚薄不均,谭力子把产品找来一看,只要把原有的0.8cm~1.2cm的厚度标准缩小为0.9cm~1.1cm,把允许的误差减少0.2cm,就可以改善用户体验。
  但执行过程中,障碍重重。 
  有人说,这是以前就定下来的规矩,不能改;有人说,厚度减少要影响采购成本;还有人说,一点点调整就会影响工艺流程和成品率…… 
  平时很好说话的谭力子,也来了脾气:做一个0.9cm~1.1cm的牛角梳到底有多难! 
  标准改起来麻烦,他亲自来改;物料报废不划算,他就自己向公司说明申请。为了落实一把梳子,谭力子重庆、万州两地跑了3个月,高速路发票攒起来都不只0.2cm。 
  三个月, 0.2cm的标准终于改了下来。 
  看着新标准的牛角梳上市,谭力子心中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在公司办个事,真的太难了”。他觉得,把工作做好本来就是本分,但这在公司居然成了难事。 
  作为元老员工,财务经理黄超也感到谭木匠变了。 
  公司发展最快的这四年,财务部逐渐在内部被边缘化,财务前置的监督职能成为一句空话。“只有签字的时候,才把文件发过来。为什么要這么多钱,钱怎么使用,财务都不知道。”黄超生怕自己签的那些字,发生点什么事。 
  越怕的事儿就越有可能发生。 
  公司电商部门一直是独立核算的,部门 6个员工利用制度漏洞截留公司收入,直到2013年底,团队内部发生争执事情才爆出来。 
  问题摆上高管会议桌时,财务负责人连忙站起来澄清,“当初说好了的,电商部归营销部自己管,这不是财务部的责任。” 
  流程无法推动,关键部门边缘化,部门间推脱责任……企业内部积下的浮躁病,被年年增长的业绩所掩盖。 
  未来国际43楼的办公室里,西装革履的高层们,每一天都在“惯性忙碌”。每一个人都能看到,谭木匠的年报数字一年比一年亮眼,但被财报数字所掩盖的浮躁病,似乎没人有一点点警觉。 
  重启设计部 
  东下苏南时,谭木匠只剩下三十几人的团队。 
  尽管谭木匠提供了“涨薪+补贴”的待遇,但架不住两地分居、父母儿女的责任与思念,随行来的老员工也陆续离职返回重庆。 
  后来负责设计的柴伟入职时,心情并不好。 
  他本来向谭木匠投了一份美工简历。上班不到十天,还没有设计任何一把梳子,就被调到运营的岗位上了。理由是运营缺人。 
  柴伟从美工变成了运营。从上架新品开始,客服,零售,询价……每一个运营要做的事情,柴伟都从头到尾学了一遍。 
  摸爬滚打了两年,好不容易对运营有所心得了。领导又把柴伟叫到会议室,这一次,是设计部差人了。 
  搬到句容后的谭木匠,设计部几乎全军覆没。仅有的一个老设计师,呆了一年也辞职离开。大学学美工专业的柴伟,被谭木匠紧急提拔为设计部的管理人。 
  尽管觉得“命运弄人”,柴伟还是接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下了任命。 
  没想刚一接手,他就挨了几记“闷棍”:手下的年轻设计师们,招一批走一批,“11个川美、南艺的大学生,一个也没留住”。设计团队的不稳定,直接影响到了新品推出的速度与质量,加盟商的销售也随之受到影响。还有加盟商专门来抱怨新品不够。 
  曾经沾床就睡的柴伟,那段时间不知道失眠过多少次。放假超过两天,他就要一个人回公司摸摸电脑,“我这个人重启慢,生怕在家呆久了,忘了放假前的东西,回来耽搁事”。 
  为了提高新产品打样效率,谭木匠在设计部对面新建了一个工作室。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管理论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