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农业部三官员涉经济问题自杀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罗科 [字体: ]

农业部三官员涉经济问题自杀

两个月间,农业部3位官员相继自杀,另有两位官员受到处分。
  2009年4月17日,中国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主任张喜武与全国畜牧总站体系建设与推广处副处长蒋桂芳夫妇被发现在家中自杀身亡。
  而就在此前的2009年2月,农业部市场司一位邓姓处长从农业部办公楼三层跳楼身亡。
  其间的2009年3月,农业部总经济师张玉香和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工作期间跳楼、夫妻俩一起死在家中,这两种自‘文革’后少见的自杀方式今年却接连发生在农业部,这不光弄得内部上下人心惶惶,也给农业部外在形象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农业部一位原司级官员感慨说。
  农业部自2005年多位官员在蓝田案中落马后,再次陷入风波。张喜武的遗书
  张喜武在媒体上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09年3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全国草原防火工作暨《草原防火条例》宣传会议。
  会议上,张喜武代表农业部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通报了草原防火工作情况。根据会议要求,张喜武等人讲话的贯彻落实情况要于4月15日前报农业部草原防火办。但就在4月15日这天,张喜武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实际上,2009年3月间,张喜武夫妇已多次被有关部门谈话和接受调查。原因是福建省一家企业在被当地警方调查中,附带交代曾向张喜武行贿5万元的情况。“张喜武承认受贿该企业5万元一事,同时,他还主动交代了福建一个地方畜牧局也曾向其行贿9000元的事实,并退回了所有赃款。”农业部经管司一位官员称。
  据消息源透露,张喜武选择自杀的时间,是在纪检部门对其调查已经基本完备,准备正式进入逮捕起诉阶段之时。
  农业部多位官员称,张喜武平时给人的感觉是低调、谨慎并且老实。“或许因为很重视自己的名声加上快退休了,却即将遭遇起诉后的身败名裂。这使得他走向绝路。”上述原司级官员说。
  在张喜武自杀后,调查人员在他家中发现其留下的遗书。“遗书中,他再次交代了收受来自福建5万元的情况,并谈到自己没脸见人,对不起在美国的孩子”农业部一位官员私下感慨道,“如果只因为5万元而自杀,很不值得。”
  上述原司级官员也表达了同样的感慨:“看上去5万元贿赂与其他落马官员比算不得什么,似乎也不至于要自杀,但农业部工作是长期与善良、贫穷的农民打交道,因此部里的干部被组织谈话后,更容易背负心理压力而走向极端。”
  联系到2月份跳楼自杀的农业部市场司邓姓处长,来自农业部的信息源称,年仅38岁的邓姓处长竞争上岗任处长一职仅半年时间,因牵涉经济案件,有关部门曾两次找他谈话,最后不堪承受而跳楼自杀,原因或许在于有关部门未注意向涉案官员谈出路问题。
  虽然两起自杀案件相隔时间较短,且发于同一个部委,但两案“目前从部里角度来看,是各自独立的”,农业部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相关人士称。
  长期掌管畜牧业
  自2000年后,张喜武开始担任农业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2004年畜牧和兽医职能分开,张喜武转任畜牧业司副司长。直到2006年,张喜武从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一职转任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这个事业单位的正厅级主任一职。在这一年,畜牧业司的正副司长全部换班。
  在任副局长和副司长期间,张喜武长期负责奶牛业和养猪业的管理工作,拟定行业发展战略和政策,以及动物源性饲料的安全监管工作。在此期间,张喜武妻子蒋桂芳则在农业部直属的事业单位——全国畜牧总站任职,从事畜牧业技术推广和财务管理。
  农业部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士称,尽管夫妻俩在同一个系统工作,客观上可能为收受贿赂提供了便利,但这并没有违反人事管理规定。
  在掌管畜牧业期间,张喜武力推奶牛业。养猪业快速发展,规模化扩张。然而业内人士称,正是在“快产、高产”的思想指导下,盲目追求高产率,安全和质量才被忽视,各地区畜禽养殖数量和畜产品价格也总是呈忽高忽低曲线发展状态,给畜牧业生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但在遗书中,张喜武并没有提及自己是否涉及三聚氰胺等一系列在奶牛、养猪行业发生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但据了解,其接受贿赂的企业就属于一家畜牧类企业。而接受采访的农业部官员对张喜武生前是否失职于畜牧业管理的问题,未作出评价。
  但广东粤海饲料集团董事长郑石轩称,大陆企业在饲料中加三聚氰胺,大致是2002-2003年从水产养殖行业开始,后逐渐向畜禽养殖等行业蔓延。三聚氰胺废料变身后的“蛋白精”在饲料行业中至少已经存在了五六年。对于这个长期公开的“行业秘密”,时任畜牧业的主管者张喜武不可能不知情。
  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后,广东省卫生厅一位副厅长曾指责,人们早已吃了好多年用三聚氰胺喂养出来的猪肉、牛肉、鸡肉,喝了很多年添加了三聚氰胺的成人奶粉。正是由于政府未能有效管制,三聚氰胺这个黑手,才从最初的牛羊饲料市场蔓延,终于伸到了婴儿奶粉这个领域。
  三鹿奶粉事件,最终使农业部总经济师张玉香和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在2009年3月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上任仅一年多的王智才受到降级的行政处分。
  目前,农业部正在就《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力图从饲料源头加强食品安全,该项条例预计将在2009年底前公布。
  危机处理
  “自杀事发后,部长现在既紧张又重视。”前述农业部原司级官员称。作为目前中国最年轻的正部级干部,孙政才自然不希望在其农业部部长任内出大的纰漏。
  而在张喜武夫妇自杀事件发生后,农业部随即下发了内部文件。“文件一方面对张喜武自杀的一些情况和原因做了简单通报,另一方面严厉要求各级官员在任何情况下不得接受采访,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一位不方便具名的农业部官员称。
  5月12日,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对张喜武近期情况的询问,仍然以“张喜武主任出差了”进行答复。而平素善于与媒体交流的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对于张喜武的相关问题避而不谈。
  对外沉默的同时,农业部内部展开了密集的座谈会。2009年5月6日上午,分管畜牧业的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受部长孙政才委托,代表部党组与草原监理中心全体干部职工进行座谈。
  座谈中,高鸿宾称,一个人、一个单位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冷静、理智地去对待这些困难和挫折,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通过张喜武案,高鸿宾点出,人员比较年轻的草原监理中心最大的问题就是对基层了解不够,对农牧民了解不够。“如果我们对农牧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民不了解,制定的政策与农牧民的实际想法和利益不符,那是行不通的。”
  在张喜武任职草原监理中心期间,草地毁坏及承载能力下降与牲畜头数迅速膨胀已成为全国草原保护的最显性问题。
  紧急接替张喜武一职的草原监理中心主任马有祥向高鸿宾表态,将向领导、向组织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此前,马有祥的职务是常驻联合国粮农机构代表,曾获得“农业部十佳公务员”的荣誉称号。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经济论文基本经济问题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