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八一南昌起义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徐汤峰 [字体: ]

八一南昌起义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今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中国共产党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开始。八一南昌起义犹如一声春雷,好似黑暗中的灯塔,使中国人民在漫长的革命斗争中终于找到了依靠武装斗争才能最终取得革命战争胜利的光辉道路。如今,这段历史已经过去90年了,它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一页光辉夺目的历史篇章,更是值得后人不断学习、永远继承的精神财富。为此,本期“档案文化”栏目特别策划了“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专题,刊发了一系列围绕档案讲述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历史、发展历程以及所经历的经典战役等内容的文章,以此追忆90年前那段风云激荡的峥嵘岁月,缅怀、传承中国人民解放军百折不挠、英勇无畏的革命精神! 
  “八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上紧紧靠近五角星的符号,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上镶嵌在五角星中的符号。曾有人呼吁把这个符号改成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的“九月九日”或三湾改编的“九月三十日”,毛泽东坚决反对。1967年,毛泽东专门对时任解放军代理总参谋长杨成武说:“‘八一’不能改,这是很重要的一天,打响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并要杨成武将这段话的内容向周恩来汇报。毛泽东眼中的“八一”,绝不仅仅是一个偶然的军事事件,而是第一枪,是发令枪,它既不像“七一”那样在秘密中完成,也没有“十一”那样的从容不迫,它是我们党反复思索未来道路的缩影,它是我们党争分夺秒筹备暴动的定格,它是历史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一次朴实严谨的评价。 
  一、武装起义是必由之路 
  自1921年建党到1927年,中国共产党一共召开了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从处于秘密状态,到走上公开舞台;从联合共产国际,到被确认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从采取独立的政策到国共合作,大多数党员加入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不断探索着革命事业的方向,已是悬崖百丈冰,党在危急关头找到了一条电闪雷鸣映衬下的前路——举行武装起义,直接领导革命军队。 
  (一)惨痛的教训摆在全党面前 
  1924年至1927年,一场“打倒列强,除军阀”的革命运动席卷中国大地,国共两党在现阶段革命任务和目标相同的情况下,接受了共产国际的正确建议,实现了党内合作,开创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新局面。在当时的情况下,共产党曾真诚地相信,通过国共合作能够实现革命目标,救国民于水火之中。然而,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清党”,汪精卫召开“分共”会议,决定同共产党决裂,国共两党合作发动的大革命宣告失败。这次决裂,不是不欢而散,而是强权的血腥屠杀。据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时的不完全统计,从1927年3月到1928年上半年,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31万多人,其中共产党员2.6万多人。 
  惨痛的教训告诉共产党人,不武装反抗、不把党的工作重心放在武装斗争上,就只有死路一条。南昌起义10多年后,毛泽东回顾这段历史,说了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话:“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二)党孕育了自己的武装革命思想 
  在共产国际的指导影响下,早期的共产党人对军事颇不以为然,他们眼中的總司令,是学生游行的领导者,是工人运动的指挥者,而不是部队的统帅。这个阶段甚至可以追溯到建党前,例如,早年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湘江评论》时,就曾在亲笔撰写的创刊宣言中说:“用强权打倒强权,结果仍然得到强权,不但自相矛盾,而且毫无效率。”悲剧是命中注定的,共产党经常批评国民党只抓军事工作不抓群众工作,结果被国民党教了一课,无血革命付出了血的代价。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党认识到武装革命的重要性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从早期瞿秋白在宣传鼓动北伐战争时指出:“已经到了武装直接决战的准备时期,已经到了将近决死战争的时机”。1926年,毛泽东指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动。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确立了武装起义的方针。八七会议本应在7月27日召开,后因故推迟,又是在中央委员不到半数的情况下紧急召开,而且只开一天即匆匆结束,整个八七会议看似充满不确定性,但“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等会议精神已经成为党内的主流思想,并实质上领导着前后的武装起义。思想准备决定组织准备,同一时期,党内开始实行民主集中,并根据共产国际指示进行中央改组,否定了陈独秀一人领导下推行的右倾机会主义,并发表7月13日宣言,宣布撤回参加国民政府的共产党员。从这里开始,主张武装反抗的力量在中央取得领导地位。 
  (三)党具有发动武装起义的基础 
  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势力大大超过共产党,却并没有解决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之间、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之间的社会主要矛盾,反而因为其愈发地依赖帝国主义、地主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的扶持,导致矛盾加深。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没有改变,人民变革现状的期望依然强烈,所以中国革命的客观基础依然深厚,它必然会在短暂低潮中沉潜,而且随着压迫得越深,愈发积累能量,并在下一次民族解放的洪流中立于潮头。 
  再看我党,在参与领导大革命过程中,虽然开始时是一个小党,却走在了时代前列,逐渐发展壮大成为国内重要的政治力量,通过充分发挥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彰显了党的先进性,空前地提高了党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政治威望,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支持,吸引了一批追求进步的军事人才。与此同时,由于受到大革命的教育和锻炼,党在参与建立黄埔军校、北伐战争等过程中积累了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建军治军、政治工作和指挥作战等方面的经验,培养磨砺了党的军事素养,影响和掌握了一些武装部队。 
  二、南昌是最理想的起点 
  既已经决定武装斗争,紧接着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问题是制订行动计划。南昌被后人称为军旗升起的地方,不是由于一次擦枪走火,也不是因为一场毫无预料的遭遇,它是深处重围中的一丝空隙,更是慎重考虑后的前进方向,内忧外患带来的不稳定因素为它增添了神秘色彩,时移世易蕴含的战略艺术才是它的本来面目。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语言论文历史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