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站内搜索
背景颜色:
阅读论文

微历史:民国其实很有料

来源:论文联盟  作者:丁振宇 [字体: ]

微历史:民国其实很有料

  辛亥革命不容易 
  1911年10月9日,革命党人孙武在汉口租界里配制炸药。炸药都放在一个洗脸盆里,孙武正在检验。这时刘公的弟弟刘同很好奇,也过来凑热闹,还叼着一根烟。刘同是个马虎蛋,看就看吧,一不注意就把烟灰掉到了盆子里。结果洗脸盆成了超大型炸弹,砰的一声,帅气的孙武就被毁容了。一时浓烟四起,目标被暴露。 
  孙武曾经在武汉很穷,他和邓玉麟、焦达峰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饿得肚子咕咕叫。最后穷得把衣服都卖出去了,以至于三个人只有一件长衫穿,汗衫睡觉时脱下,由孙武的老婆给大家洗好,等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晒干后,他们才能起床出门。为了革命,孙武的好友张振武把自己祖上留下来的房子家具都给卖了,把钱拿来充当革命经费。 
  孙武在辛亥革命时制造炸弹被炸伤了,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后来找到孙中山,希望能谋得陆军次长一职,没想到孙中山公正地拒绝了。孙武很生气,在黎元洪主持的一次会议上,孙发绪说孙文如何不切合实际,南京政府如何卖国,孙武不仅没有阻止,反而火上浇油说:“南京政府如此败坏,我宁可承认袁世凯,也不承认南京!” 
  1911年10月10日,革命形势严峻,革命领导都被抓走了,熊秉坤发动群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造反而死,也死得其所!”他扛起革命大旗,带领40多人起义,集合了各地的3000多名新军,进攻武昌。经过一晚上的激战,革命军占领了武昌城,两广总督曾言:“武昌已另成世界,满城士兵皆袖缠白巾,威风抖擞。” 
  辛亥革命虽然不是熊秉坤开的第一枪,但他却有“熊一枪”的称号,因为从领导组织层面来看,熊秉坤无愧于这个称号。后来溥仪意外地见到了熊秉坤,端起酒来向老熊敬酒:“谢谢您打了这一枪,让我这个皇帝当不成了,才有了我今天的新生活。谢谢您。”熊秉坤很尴尬,两个人笑着,合了一个影。 
  1911年,湖北一反,陕西、山西就像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都倒了,全国大范围地区宣布独立。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宣布独立的地方换汤不换药的也很多,比如甘肃独立了,都督赵维熙还拖着那根扫把辫,自己拖还不行,还得让别人也拖着。新疆的更狠,都督袁大化连红顶花翎都没去,也自称为巡抚部院。这些生动地解释了什么叫做假独立。 
  岑春煊是清末官场“三屠”之一,“三屠”就是:“屠财”张之洞,花钱不眨眼;“屠民”袁世凯,杀人也不眨眼;“屠官”岑春煊,则是弹劾贪官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岑春煊性情剛烈,不管你官有多大,只要你是贪官、庸官,一律弹劾。他任四川总督时曾准备一次弹劾三百多名官员,幕僚劝了半天才决定少弹点,弹劾四十个算了。 
  岑春煊做了两广总督,在任时,光因为他弹劾而被罢免的贪官污吏就有1400多个,你可以想象一下再加上他弹劾却没被罢免的能达多少。如果老岑弹劾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袁世凯杀一个,那老袁到最后也会被累得眼睛永远不会眨了。所以贪官们一听到“岑春煊”这个名字,比老鼠见了猫还要害怕。 
  岑春煊是个办学狂。他在山西时办了山西大学堂,在四川时又办了四川高等学堂、成都警察学校、武备学堂,任两广总督时又办了两广学务处、军医学堂、陆军测绘学堂、林业学堂、巡警教练所、两广优级师范学堂、陆军中小学堂、法政学堂、两广实业学堂、蚕业学堂、女子师范学堂、广西高等学堂……很多很多。 
  1911年后,革命兴起,一时成为一种时尚。四川的一个叫罗烟灰的师长当时也宣布革命了,他对着下面的官兵们开始吼起了破锣嗓子:“大家都说老子是假革命,现在老子光为了换革命的招牌,制造旗帜和领章臂章什么的就花了两万多!难道这些钱不是钱吗?还敢说老子不革命,那花多少钱才算是革命?” 
  中国为什么要一直革命呢?因为吃不饱。中国人在那个动乱的年代,要衣服没衣服穿,要食物没食物吃,平常年景,每天食不果腹。 
  杭州光复后,汤寿潜做了第一任都督。1915年青年学子曹聚仁第一次到杭州,就见到了自己老爸曹梦岐非常喜欢的偶像汤寿潜。结果见到前辈曹聚仁被吓了一跳,汤穿个土布背心,戴着一顶帽子,下面穿个拖鞋,手上拿把纸伞,活脱脱一个庄稼汉,差点把小曹给雷死。于是他临走时送给这位布衣都督一个外号:“汤雷人!” 
  1912年,即“中华民国”元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读誓词:“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 
  洪宪帝制那些事 
  袁世凯玩政治的同时,喜欢卖弄风雅。有一次,章太炎的弟子钟稚琚来拜访,吃饱喝足了,觉得得带走点什么,就跟袁世凯讨一幅字来。老袁很高兴,挥笔写了两句诗:“天生我材必有用,他人爱子亦如余。”袁世凯写完后,说:“跟你师父比,是差远了。”钟稚琚赶紧说:“哪里,好得很!”回去后就把这幅字扔得远远的。 
  袁世凯曾经对人说:“江苏人最不好搞,就是八个字:‘与官不做,遇事生风。’”民国成立没多长时间,袁世凯掌握了政权。有一天,他对张謇说:“听说江苏有一个黄某 (炎培),思想很活跃,我想招他过来,正好政事堂里还缺人。”张謇回答说:“黄某不适合做官,做了官他办公室外边就得找个人看着他才行。” 
  袁世凯喜欢聊西方的英雄人物,借此来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提高自己的身价。有一次袁世凯对杨度说:“华盛顿虽然也不错,但只能搁那当灵牌供着。只有拿破仑,跟我很像。依你看,我小站练兵与拿翁之募集十字军是不是很像?”杨度拍马屁道:“您就是东方的拿破仑!”老袁点点头:“唯有你了解我啊。” 
  袁世凯的智囊团里最得力的有两人,一是陈宦,一是杨士琦。云南独立后,四川将军陈宦对幕僚们说:“北京城玩的是猴把戏。蔡松坡 (蔡锷)不是一个轻举妄动的人。猴子登殿,早晚必倒!”章太炎第一次见到陈宦,就说:“中国第一人物,中国第一人物,他日亡民国者必此人也。”当时人们都觉得他神经质,后来都“乃服太炎神慧”

欢迎浏览更多论文联盟首页语言论文历史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荐 打印 | 录入:yjiemm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表情符号选择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导航